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毕若曦 纽约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

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给美国敲响警钟

2017-11-15
S1.jpg

中国于2017年7月18日知会WTO,称计划禁止24类固体废物的进口,包括多种塑料制品和未经分拣废纸。该进口禁令将从2017年底开始生效。这一决定对中国最大废品回收主顾美国产生了威胁,因为废品是美国向中国出口的第六大产品。眼下,这一年产值高达56亿美元的产业正面临消失危险。

中国在提交给WTO的文件中说,在进口固体废物中发现大量混杂的有害原料(包括塑料废品、有毒钒渣和废纺织原料),这导致了严重的环境污染。

在出台进口禁令的同时,中国还鼓励国内进行更多废品回收。该计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中国国内固体废物回收量从2015年的24.6亿吨增长至35亿吨。中国正在加大力度开发国内废品利用和废品回收技术。

上世纪80年代,中国依赖进口固体废物来弥补国内石油资源的短缺。重新利用回收废物远比开发石油资源或砍伐树木更为便宜、快捷和便利。重新利用一吨废纸节约的能源可以满足一户普通美国家庭六个月的能源使用量。通过重新利用固体废物生产塑料制品,可望节约高达87%的能源消费。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中国曾一度积极进口固体废物。

然而,由于石油产品泛滥、垃圾走私和缺乏相应的废品处理措施,污染、食品卫生和环境破坏问题已经变得极其严重。此外,一些地区和企业缺乏正确的废品处理意识也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曾因存在巨大的能源缺口而不得不依赖进口废物。但是,得益于回收技术的快速发展、新能源开发以及公众日益增强的环保意识,中国的能源和资源政策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

去年,中国进口了730万吨废塑料,占世界进口总量的56%,对中国来说,这远远超出其承受能力。而触发中国收紧环保政策的契机不仅仅是废弃物的泛滥成灾。近期,中国一些大城市爆发的PM2.5污染(一种可以造成严重健康问题的空气污染物)和工业废水排放问题令治理环境污染成为中国政府的首要议题。作为对策,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绿色能源发展。产业政策也在随之发生转变。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机动车市场,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电动汽车的生产(新能源汽车政策)。得益于该政策,中国已经占据了全球电动车市场40%的份额。中国政府已经宣布,计划将在未来若干年内全面禁止汽油和柴油汽车。这些新政策的出台正是出于环境保护的考量。

出台固体废物进口禁令只是中国公众舆论日益转变的一个迹象。面对公众压力,中国政府无法继续无视环境和食品卫生安全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进口禁令并非突然的政策转向。

当然,中国决定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的计划将损害美国经济,但同时也会给环境带来积极影响。当前的情况为美国提供了一次机会,令它意识到无法再继续依赖中国来解决国内的废物利用问题。美国必须采取行动,寻求其他进口替代国或加强国内的废品再生产业链。改善后的国内废品再生政策和战略将创造出一个更为有效的再循环系统,提高国内固体废物回收和再利用率。此外,有效的监管将减少废品,提高公众的资源节约意识。但显然,美国无法立即找到解决方案来弥补中国禁令带来的缺口,出口到中国的废品占美国全部废品出口的40%。每年产生的价值50亿美元的废品将何去何从?如果美国无法找到解决方案,堆积如山的垃圾将给国内环境造成负面影响。美国必须尽快采取应对措施。

如果美国对中国的进口禁令发起抗议或试图通过协商解决问题,这只会给两国带来更多摩擦。相反,考虑到长期发展趋势,美国应当提高国内废品回收技术,并出台能够满足国内需求的新能源和产业政策。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废品制造和出口国,为什么美国没有在国内建立起一个大规模回收市场?虽然美国无需像中国那样依赖废品回收弥补能源短缺,但回收产业本身即是一个庞大的商业机会。长期以来,相比回收或再利用,美国一直对生产拥有更浓厚的兴趣。美国的公众意识、科技发展和产业政策一直落后于对环境友好型产业和政策的全球需求。

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赋予了中国成为环保协商合作新全球领导者的机会。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在一个全新的国际外交领域发挥领导作用的机会极具吸引力,这也是中国进一步致力于环境保护的另外一层原因。截至2017年,超过160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已经批准或同意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但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追随美国退出该协定。相反,法国于2017年宣布出台一个五年计划,作为巴黎气候协定的一部分,力争到2040年全面禁止汽油和柴油机动车。而印度、英国和挪威已经先于法国颁布了一系列致力于保护环境的类似计划。

世界发展的趋势正在发生变化,那些无视环境问题、仅仅优先发展经济的政策已经被时代淘汰。美国必须追赶这股潮流,重新审视自身的环境和回收政策。固体废物进口禁令为特朗普政府敲响了警钟。中国的这一决定或将在美国环保政策领域触发积极的转变。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世界也将随之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