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金刻羽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

中国70年来取得的进步

2019-10-09
1.jpg

10月1日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庆祝活动将是一大盛事,其中包括五光十色的文化活动、有中外名人参加的奢华国宴,以及天安门广场盛大的阅兵式。况且,在与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关系高度紧张之际,它还会被注入更多的爱国热情。不过,中国虽有许许多多值得庆祝的事情,却依然任重道远。

由于灾难性的“大跃进”和“文革”,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前30年是为人诟病的。但中国的现代化却取得巨大进步:建立起了地方和国家电网,工业生产能力提高,人力资本迅速得到改善。

其结果是,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标70年前还与印度相差无几,如今却遥遥领先。从1949年到1979年,中国人的识字率从不足20%上升到66%,预期寿命从41岁提高到64岁。这一切为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大计——这一政策开启了近40年来中国经济的腾飞——创造了条件。

今天,中国需要做的事情仍有很多,但中国领导人一直在努力落实各项计划,从减少不平等,到扭转环境退化,再到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如果他们想取得成功,巩固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之成为西方式自由民主的可行替代选择,那么他们还必须在将来解决两个关键的当务之急。

首先,中国要实现高收入。迄今为止,中国依靠庞大的市场规模和生产的快速增长提高了收入,但这些只是经济上的,中国的体制、技术和主流价值观仍旧对标今天的1万美元人均收入,与人均收入3万美元的国家还有差距。

其次,中国必须确保“一带一路”倡议取得成功。这意味着,它是一个有成本效益和环境可持续的包容性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不会带来不可持续的债务。

这两个目标都不容易实现,尤其是在外部环境充满挑战的情况下。虽然中国沉醉在自己的国庆当中,但以美国为首的外部世界却对中国渴望成为技术和地缘政治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而忧心忡忡。

当一艘巨轮起航的时候,无论操控多么巧妙,它的航迹都会使其他船只随之摇晃。中国就面临着自己航行时让其他国家保持稳定的艰巨任务,这首先要求中国与外部世界有开放、坦诚和始终如一的沟通。

但责任不能全让中国承担,西方领导人也必须接纳中国的努力。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向世界承诺要“和平崛起”。与19世纪的美国不同,中国不存在要维护自身势力范围的“门罗主义”,也未曾自诩有不惜一切代价扩张疆土的“天定命运”。事实上,从邓小平起,除了一次例外,中国所有的边界争端都是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的。中国曾经用11年的时间,寸土必较地与俄罗斯谈判边界问题。

然而,多数西方国家以及亚洲国家还在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这种习惯性思维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正如阿尔贝·加缪曾经写的:“错误的观点常以流血而告终,但无论什么情况,流血的总归是别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某些思想家总是喜欢信口开河。”

为了避免落入战争陷阱,西方的政治领导人和思想领袖们决不可盲目相信那些认为与崛起的中国对抗是不可避免的人。如果说有什么历史经验值得借鉴的话,那就是,险兆事件和误判是多么容易让对峙演变成为一场灾难。

以往的事件都是通过谈判来解决的,比如1999年北约部队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或者2001年美国和中国飞机在海南岛上空相撞。但是,由于对中国的敌意越来越大,没有人知道如果今天发生类似事件的话,领导人是否还会设法复制那种结果。

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第一个70年带来了高速发展,但最终只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繁荣。现在,中国必须将注意力转移到提高收入和有效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上来,而只有和平与稳定,这些目标才能够实现。中国领导人明白这一点,但他们还必须说服西方国家,让它们也明白这一点。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hina's 70 Years of Progress”(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