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投资未来:美中语言交流的重要性

2017-11-20
S1.jpg

美国国务院为我提供了大约2.5万美元学习汉语。作为高中NSLI-Y奖学金和大学“重要语言奖学金”获得者,我在中国同寄宿家庭一起生活了两个夏天,每天学习九小时汉语。读本科时,我花了大约2000小时课堂时间坚持学习汉语,说实话,我在我的汉语能力上还是小有投入的。

然而,即使有这一大笔钱,我仍然用了很大力气来达到流利的程度。目前还不清楚,将来我的职业生涯中会不会经常用到我的语言技能。这让我思考,国务院是希望有什么样的投资回报呢?到底是什么驱使我练习发音,记住汉字呢?

许多人一下子就能指出,语言技能在竞争日趋激烈的职场中的价值所在。确实如此,但我不太情愿把学习汉语带来的收入好处,与我自己的目标和打算绑在一起。这项投资的意义,最好是在更大的关系——联系我们两个国家的政治、文化,当然还有经济——背景下去理解。

今天,约3.5亿中国学生在学英语,相比之下只有20万美国学生在学汉语。2009年,奥巴马总统试图通过推出“十万强”计划,在五年内送十万美国学生到中国学习,从而解决这个巨大差距。2015年,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共同宣布“百万强”计划,建议到2020年使美国学习汉语的学生人数增加到100万(约占美国学生总数的2%)。双方对语言交流的承诺力度很大,但相关理性对话却经常缺少具体办法。

人们交谈中最先提到的,是语言交流的经济意义。作个快速调查,“为什么对美国人来说学习汉语很重要”?绝大多数回答都在强调说,要在美国培养一代“中国通”领导者,以便抓住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机遇。中国是美国超过1100亿美元产品的出口目的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泉说的简单明了:“我们现在是主要经济体……全世界明白,中国很长时间内会是一个强国,因此学习语言是必需的。”

有些人很快指出,汉语取代英语作为国际商务语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理由是,英语已在全球普及,众多中国学生已经学习英语,而非母语人士学习汉语困难重重。也因此,汉语兴起之说未免显得夸张。但这些怀疑者不得不承认,学习一门外语有许多无法量化的好处。

语言远不仅是沟通的能力。外语学习还可以提升同理心、加强认知发展,并更有创见性地洞察人类状况。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这些裨益也适用于接触多种语言的人,而不只是语言说得流利的人。

语言学习带来的技能,特别是同理心,可以让商务会谈和外交国事访问有更好的结果。当你在谈判桌上讲别人的语言时,就是在含蓄表达你的合作愿望。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美中关系仍然是首要话题,确保合作,增进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作为动荡时代的标记,今年早些时候,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格雷厄姆·阿利森教授出版了《注定一战:美国与中国能否避开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注意到,灾难性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正是雅典崛起,而斯巴达因此内心恐惧,战争才不可避免”。在这本书中,阿利森把修昔底德的框架,扩大到500年来崛起国家对守成国家的16次类似威胁。在这16次当中,有12次发生战争。对那些接受阿利森观点,认为中国和美国适用这一模式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不,是可怕的统计结果。

如果觉得阿利森的说法耸人听闻,就不必相信美中必有一战,而接受美中可持续的关系是稳定世界秩序的关键。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中国的迅速崛起让美国不“舒服”,最近几届政府模棱两可的言辞证明了这一点。特朗普总统对中国的第一个行动是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公然反抗北京的“一个中国”政策,几个星期后他屈服了,公开确认他在电话里向习近平主席承诺遵守“一中”政策。即使从前认为实力外交是正当手段的人,这个先例也让他们忧心。

对中美两国来说,一个互惠互利的未来是建立在理解、尊重和认同之上的。自从尼克松总统1972年进行了开创性的访问,美国走过了漫长道路,前方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语言交流可以照亮道路,提供文化洞察力,支撑我们共同的立场。

作为本科生,我曾在华盛顿的一个两党研究智库实习。头一个月,我参加了在国会的一个论坛,名为“中国新国家安全法意味着什么”。我从国会雷伯恩办公楼拾级而上,为能向尊敬的中国法律学者代表团学习感到兴奋。大约50名代表国会主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参加了论坛。

一个小时后,我想起托马斯·杰斐逊给女儿的信中写的:“政治真是一种折磨,我建议所有我爱的人不要掺合进来。”我兴奋地想观察外交行为,聆听世界最复杂、最强大国家代表之间的对话,然而我所目睹的是一个小时的琐碎指责、争论,个人固执地表达而没有倾听。这是一次令人沮丧的经历,但也颇有启发,让我思考这种无效对话的根源和改进办法。

当我的大脑对花费数小时记忆语法、或译读一段文字发出抗议时,让我坚持下来的,并不是我的语言技能所拥有的潜在经济好处。学习汉语是我能想到的最谦逊方式,去接触中国这个拥有5000年复杂历史的国家。

作为一个语言学习者,我深深意识到,我们两国的相互依存,要靠以汉语为母语的人的慷慨与支持。凭借语言优势,我体验了中国的美好、好客以及深奥的细微差别。文化交流和汉语学习并不能为中美面临的严峻政策挑战提供明确的解决办法,但学习汉语的经历养成我持久的好奇心,让我致力于理解和尊重。这就是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