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靠多样化艺术资助满足国内外需求

2017-04-05

各国艺术家都面临资金问题,中国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什么?一个字:“变”。随着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它不仅把政府经营的工厂变成私人企业,也转变了由政府经营的剧场和表演团体,彻底改变了艺术的资金来源。2006年及“十一五”计划以来,政府系统性地削减了对文艺团体和演出场所的资助,鼓励它们依靠市场。

B5.jpg

然而挑战在于,并不存在一个收入多样化的成熟市场可资依赖。没有独立的基金组织,只有很少量的政府基金在支持表演艺术,公司赞助十分有限,个人捐助者少之又少,场馆和艺术节过度依赖门票的销售。结果是,众多艺术场馆和艺术节只对它们认为对现成观众有吸引力的作品趋之若鹜,而不愿为默默无闻的艺术家和艺术形式承担资金风险。所以在中国,保守的安排往往不是来自政府的审查,而是来自某种束手束脚的底线。

场馆和艺术节的演出严重依赖外国政府给外国艺术家来华巡演提供赞助。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许多外国文化部一直乐意承担本国舞蹈、戏剧和乐团在中国巡演的费用。这方面美国是例外,美国没有文化部,与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同行相比,美国派到中国的表演艺术团体要少得多。

直到2013年,北京享有盛誉的国家大剧院才迎来第一个美国剧团。当时我的公司乒乓策划(Ping Pong Productions)带着洛杉矶剧院在中国六个城市巡演。美国团体开展这样的巡演必须靠自己筹款,因为当地剧场给的演出费通常负担不起开支。

2014年和2016年,我们策划了奥斯卡奖得主蒂姆·罗宾斯和他的“演员班”剧团的中国巡演,在北京和上海为坐满剧院的观众演出。2014年11月,我们策划了马克·莫里斯舞蹈团的第二次中国巡演。为了这些巡演的费用,这两家团体都不得不在本国国内大量筹款。

尽管外国团体在中国巡演面临相当大的资金困难,但实际上中国自己的当代表演团体要面对更大的挑战,因为它涉及到经济上的生存。政府虽然减少了对国家供养的大型团体的支持,但它同时在为较小型独立团体开发可供选择的融资机制。

2009年以来,乒乓策划组织了中国独立舞蹈和戏剧团体的国际巡回演出,其中包括现代舞团体“陶身体剧场”和戏剧导演王翀。我们在五大洲的50多个国家巡演,并为在瑞典、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韩国等国艺术节和场馆表演的艺术家提供创作新品的委约资金担保。

这些巡演和委约作品创作不只是为了名利,它们也是生存的需要。在中国,独立公司对赞助的选择余地很小,当地主办方因为在他们的剧场演出,还经常向中国艺术家收取5万美元以上的高额租赁费。

尽管有的时候资金很困难,但近年来的新形势是,这种情况正得到解决,中国正在培育一个更健康、更多样化的艺术生态。

2012年,中国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由政府主办的演艺行业大聚会——上海国际艺术节推出了“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委约年轻有为的舞蹈、戏剧、音乐和多媒体独立表演艺术家创作新作品。该计划如今已经进入第五年,它为年轻艺术家每年10月在上海国际艺术节表演提供赞助和演出的机会。

虽然中国文化部还不具备赞助机制,为中国境内独立艺术家和艺术团体提供运作经费,但文化部赞助了这些团体去国外巡演的旅行费用。许多国际性艺术节对邀请中国艺术家参加犹豫不决,因为它需要高昂的出行和托运支出,所以,文化部的出行赞助让年轻的独立艺术家有机会去国外巡演,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陶身体剧场2012年在纽约林肯中心艺术节的演出以及随后的巡演,包括在中东欧,在印度 Attakkalari 双年展,在赫尔辛基艺术节和著名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都是因为文化部在出行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这一切才成为可能。

2016年,有55年历史的以色列耶路撒冷艺术节首次迎来中国戏剧。由王翀导演的多媒体作品《雷雨2.0》获得北京市文化局的赞助。文化局提供了20张机票,以及一个装道具的大型集装箱。2013年以来,以色列艺术节总监伊奥·谢尔一直想推出这个剧,但由于预算有限最后都不得不取消,2016年由于北京市文化局提供了资助,他在经过三年的努力之后终于能够把这个作品带到以色列。

值得注意的是,开展这些巡演的团体,并不是完全由中国政府承包费用的大型政府团体,而是被国际艺术节选中并邀请的独立中小型团体。常常是,在国际艺术节前来询问旅行赞助事项之前,政府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些艺术家。如今,一种良性循环正在形成,独立的中国当代表演团体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邀请,导致中国国内提高了有必要赞助这些团体的意识,这意味着有更多的资金支持它们,更多的海外巡演成为可能,从而使海外越来越多地见识到中国日益多样化的艺术生态。

过去三年里,中国国家和地方的艺术机构建立了“创作扶持”计划,委约年轻的舞蹈编导、导演和作曲家创作短而新的作品。2013年12月,当时的文化部长蔡武宣布创立中国国家艺术基金(CNAF),主要由中央政府出资,同时接受公众捐款。CNAF是中国第一个为个人表演艺术家和未注册团体直接提供资金的政府实体。

2016年,北京市文化局建立北京文化艺术基金会,其运作与美国的艺术基金会相仿,是由指定艺术类别(话剧、舞蹈、音乐、视觉艺术等等)的专家组成的小组对申请进行审查,并提出建议。成立当年,它就资助了所有类别的80多个不同项目,包括在国内创作新作品和在国内国外巡演。

对中国发展演艺市场的多样化赞助,不只是为了回应国际需求,更多的还是为了满足中国本国观众和购票者的需要。中国观众开放、精明、踊跃。去年进行的11场演出,每到结束后蒂姆·罗宾斯和演员都会走上舞台,与观众进行演出后的对话。每晚都会有近七成观众留下来,讨论总是持续近一个小时,直到剧场不得不关门逐客。

中国观众比美国观众年轻,大多数人年龄在20岁到40岁。如果票价不是过于昂贵,许多学生和年轻白领每星期会看一次甚至两次演出。在中国,开放性和对各种项目安排的需求是巨大的,更加多样化的艺术赞助会带来更加多样化的艺术创新,进而为海内外观众培养出一个更加多元化的艺术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