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读美国枪文化

2016-07-27

不少中国领导人和民众对美国枪文化感到困惑。中国微博网站常以美国及其枪械法律为主题进行讨论。一些中国网民对美国枪文化大加嘲弄,有中国媒体甚至专门开设名为“美国枪击案”的网站,罗列并讨论美国枪支暴力事件。诚然,对大多数外国人来说,美国人对手持武器的痴迷既离奇又恐怖。

Gun-Control-SM.jpg

一个外人,例如一个中国情报机构的政治分析专家,如何向其国民解释美国的枪文化呢?或许,可以吸取汉学家向美国政策制定者解释特定中国政治文化的经验:通过回溯历史,分析支撑一国政治文化、往往和国家神话相关的历史渊源。

碍于篇幅所限,我将不详细探讨宪法第二修正案,以及美国步枪协会(NRA)的影响(该机构是反对任何形式控枪的中坚力量),我将重点探讨两个互相关联的因素,在我看来,这两大因素深刻影响了今天的枪文化,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从1983年到2012年美国发生了32.5万起枪击命案,但却未引发大规模公众抗议。

荒蛮西部,这是美国枪支制造业在19世纪用来鼓励美国消费者购买枪械的主要政治神话:购买枪械不仅在一个动荡世界里增进美国人民的安全,而且不依靠政府、通过自己捍卫自身不可分割的权利,还有助于推进美国的文明和自由。这是一个包装成爱国责任的完美植入广告。

正如帕梅拉·海格在其《武装美国:商业和美国枪文化的诞生》一书中指出的,在枪支成为奢侈品而非日常必需品之后,美国枪械产业为了继续创造需求,将目标瞄准了国内消费者。海格解释说,枪械因此“成为一种更多满足精神需要,而非服务于战争、经营牧场、征服土著居民、开拓乡村经济等实用需要的商品……曾经的必需品如今必须被珍爱”。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枪械产业必须利用美国荒蛮西部的传说和暴力,并将之重新包装成为美国政治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而非异类)。海格指出,一些特殊武器,例如被称为“赢得西部之枪”的温彻斯特杠杆枪击式步枪M1873,完美契合这种叙事:全副武装的开拓者手持趁手武器对抗野蛮人和恶棍,推进自由事业。

“如果将温彻斯特M1873步枪比作一本小说,一定是本低俗小说:由大规模生产的通用件组成;自动、可靠、简单;导向结果高效而精准”,海格写道。她的类比清楚解释了围绕枪支刻意构建的叙事:枪械被视为是美国个人主义、阳刚之气,以及最重要的美国自由的象征。

当然,这和荒蛮西部的历史事实不符。不过,由于这种将枪支和神圣政治价值相挂钩的强大叙事,“在枪械已经丧失了大部分使用价值后,制造并贩卖枪械者”成功说服美国人民继续购买枪支。从这一方面来看,作为公民自由组织的全国步枪协会成功复制了枪械产业的胜利,自1980年代以来将自己重塑为美国自由的捍卫者。

不过,仅靠枪支产业还不足以塑造美国西部神话。事实上,存在着更广泛的智识努力,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将之称为边疆假说:要准确评估美国的国民性格,就必须把美国人的西部边疆经历纳入考虑,“西部是崛起的文明和衰落的荒蛮相遇之地”。由此看来,相较于美国独立战争或内战遗产,荒蛮西部更加成为现代美国共和党身份认同的有机组成部分。

和大多数其他国家一样,美国也诞生于战争,正如赫拉克利特所说,战争是“一切之父、一切之王”。不过,美国独立战争不仅是武装冲突,还是追求普世原则的革命抗争。虽然打赢战争靠的是一支欧洲人训练的大陆军和法国军队,但手持步枪的公民最终打败大英帝国的神话却在战争期间广泛传播,并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观念:拥有枪支是所有热爱自由的美国人的典型职责。

美国西部的文化影响力,以及与之相关的美国枪文化,还可以从好莱坞西部片中得到印证。罗伯特·皮平在其《好莱坞西部片和美国神话》一书中说:“希腊人有《伊利亚特》、犹太人有《希伯来圣经》、罗马人有《埃涅阿德》、德国人有《尼伯龙根之歌》、斯堪的纳维亚人有《萨迦》传奇、西班牙人有《熙德》、英国人有亚瑟王传奇,而美国人有约翰·福特。”

大多数好莱坞西部片不仅仅是关于枪战和牛仔。在其最内核,西部片常常是关于在霍布斯式的自然状态,或者是19世纪晚期经济从乡村农耕向城市工业缓慢转变的深刻转型过程中,如何建立政治社会。

在皮平看来,“很多伟大的西部片都是关于在近似于传统'自然状态'理论所描述的无法律(或法律腐败、无效)状态下,如何建立现代中产阶级、法治、私有财产、市场经济、技术先进的社会”。

由于美国人特殊的历史——尤其考虑到美国西部在其集体心灵中被夸大的影响,可怕的帝国殖民历史,以及在征服西部过程中的屠杀战争——美国比很多其他国家更能理解这一点:本质上来说,所有政治系统的建立最初靠的是枪而非法律的力量。或者更直白一点说:人类历史上所有国家都建立在某种非正义之上。

就美国来说,枪械产业、西部神话以及更深层的对政治固有暴力性的哲学理解,都影响了其政治文化,而这样的政治文化又塑造了美国现代枪文化。如果中国政治分析人士根据上述观察对美国枪支和政治作一个预测的话,很可能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

骇人听闻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对精英统治阶层与日俱增的不满,强大的公民自由利益集团对美国历史的无休止利用,将导致美国人作出下意识反应:唯有枪支而非法律才能最终保护他们免受伤害。但在真实的美国西部,是法律和联邦政府而非左轮手枪保护了人民,例如内战之后怀俄明州曾一度禁止持有任何枪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