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普世主义与中国民族主义

2015-06-04

在媒体日常报道尤其是关于亚洲争端的报道中,我们常常遇到中国民族主义这个话题。实际上,美国的“普世主义”才是国际政治中更大的问题。

按照现代美国人所受的教育,民族主义是贬义词,是政治、种族、民族冲突的起因,是和平与安全的障碍。

在美国这个高度敏感、种族混杂、充满文化困惑与紧张、个人主义盛行的社会里,带有种族和国家认同色彩并有意强调共同的民族习俗、价值和目标的民族主义,被认为是愚昧、过时、压迫、反动甚至是危险的。

美国进步精英认为,有必要在政治上和道德上取代民族主义的,是超国家主义,也就是普世主义。普世主义不认可民族主义,不认可种族或文化的价值观或规范,只认可“普世性”的概念。

美国普世主义通常被表达为普世价值,它最大的矛盾和问题,就是它实际上一点也不具备普世性。

正如已故新加坡领导人和政治家李光耀在2013年3月5日《大西洋月刊》刊登的一篇访谈中所说:“美国人相信,他们那种个人至上、言论自由至上的思想是普世的。但并不是,从来不是这样。”

美国人和美国政府宣称的普世价值,实际上已成为当代美国自由与政治进步的识别口令,而这种普世价值的最高体现,就是(美式)民主。

为避开甚至诅咒国内的民族主义取向,美国的普世主义注定会主导美国外交政策的主题和基调。美国外交政策与措施的特征就是以促进民主、人权和“多样性”为名,对其他社会的文化、政治和价值观进行蓄意瓦解和准帝国主义式干涉。

这与中国的民族主义有天壤之别。对中国人来说,民族主义始终是一种正能量,对实现现代化、摆脱外来侵略和半殖民主义、维护社会稳定起着推动作用。

中国民族主义向国人灌输中华文化价值观(包括当代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和道德标准,加强爱国主义,提升民族与文化的认同。

与美国普世主义相反,中国民族主义对中国外交政策没有实质性影响,更谈不上引导。中国外交政策既非民族主义也非普世主义,它的构建基础是以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国际主义”惯例为基准的民族国家。亨利·基辛格博士在他最近出版的《世界秩序》一书中提到,这个惯例的基本原则,是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

和布什政府一样,奥巴马政府也引用美国普世主义教义,宣称美国有权在包括亚洲在内的全世界各地行使“领导权”。要遵从美国的领导,各国必须接受已经认可的民主模式。在没有实行这种模式的地方,美国就会竭力去推行。

对这种状态最纯粹的一次表达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2013年11月22日在乔治敦大学作的“美国在亚洲的未来”演讲。

赖斯说:“在这个新世纪的初期,我们必须帮助亚洲巩固和扩大民主,使越来越多的人充分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

美国将支持为打开民主大门而努力的人们,那怕只打开了一点点。从柬埔寨到斐济……,在这一地区所有国家,我们会努力加强对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人士的保护,帮助这些国家认识到民族多样性是深层力量的源泉。”

美国普世主义和中国民族主义在哲理和作用上的区别,可以通过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与中国孔子学院的制度对比看出一二。

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官网的自我介绍是:

“在全世界促进自由、民主和保护人权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美国支持渴望生活在自由中的人们,支持渴望拥有民主政府来保障世所公认的人权的人们。”

该局的“旗舰项目”是人权与民主基金(HRDF)。在2010财政年度里,这个基金的支出超过2亿美元。基金的官方网站称:

“人权与民主基金是国务院的民主与人权“风投”基金……。由于保持了政治上的敏锐,基金推进民主和个人自由的计划取得了显著效果。这些计划使美国能够为全球民主人士提供支持,并在奋斗中的或新兴的民主国家、在专治政权国家内开启政治的空间,为这些国家带去积极的超越国界的改变。”

相比之下,中国孔子学院的使命是通过增进、尤其是增进文化领域的相互尊重与了解,加强中国与其他国家民众之间的友好关系。孔子学院官网对其工作的描述是:

“近年来,孔子学院……为世界人民学习汉语言与汉文化提供机会。孔子学院已经成为中国与世界进行文化交流的平台,成为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加强友谊与合作的桥梁,因而受到全世界的广泛欢迎。”

过去一年里美国爆发了争议,一些大学教员声称,美国校园内的孔子学院对“学术自由”产生威胁。他们投诉说,孔子学院(中国政府为其提供赞助是众所周知的)是在宣扬中国政府的官方立场。

我们应该把这种完全虚幻的“威胁”与频繁有意地破坏外国当地的政治、文化和社会制度作一个比较。后者是某些计划公开宣称的目标,这些计划直接由美国国务院或非政府组织实施,并由人权与民主基金提供所有资金。

每个国家都有权依从各自的历史与国民来确定自己的政治、社会、文化制度和价值体系,也就是实行所谓的民族主义。没有哪个国家有权把自己的价值观或制度强加给别国,即使是以普世价值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