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宿景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美日印澳“四国军事联盟”无法阻止中国崛起

2020-11-13

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外长10月初在东京召开会议,决定让澳大利亚参加11月举行的“马拉巴尔”军演,标志着美日印澳“四国军事联盟”和“亚洲北约”基本成型。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给整个亚太和印度洋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带来了新的威胁,但无法阻止中国的崛起。

“四国军事联盟”和“亚洲北约”的构想是奥巴马时期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核心内容。特朗普政府不遗余力地落实这一构想,不仅将美国遏制中国的行动推向一个新高度,同时也再次证明美国对中国实施的遏制政策是连续性的,至少在今后十几年里,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都不会改变这一政策。

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政策建立在其过去几十年来形成的“大战略”基础之上,从理论上说是无限期的、永久性的。美国的“大战略”包含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宣传等多个层面,但军事总是放在优先和首要位置。

按照美国最新的军事学说,自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之后,在军事意义上,世界秩序已从美苏主导的两极变成由美国主导的单极。在这样一个新的单级世界秩序里,美国是唯一拥有主权的国家,也是唯一有权动用军事力量的国家。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包括欧洲和日本等美国的诸多盟国,可以被简单地看做是一个个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储藏库。美国追求的目标相应也更高了,不再仅仅是为了美国的经济运行与其他国家争夺资源,而是通过控制资源来控制世界。对于那些至关重要的资源,如能源和技术资源,美国经济即使完全不需要,也应由美国决定谁可以利用它们,谁将被剥夺这些资源。美国军事力量的核心任务就是服务于这一战略目标。

美国不允许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等国出口石油,不允许委内瑞拉动用其存在英国的黄金储备,不允许世界各国使用中国的5G设备,不允许荷兰向中国出口芯片光刻机,不允许俄罗斯修建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不允许德国使用俄罗斯的天然气。这些单边主义外交行动的背后,有军事学说的理论支持。美国外交战略和军事战略密切关联,同样是以控制资源为目标。美国的设想是,各国为能获得必需的资源和技术来维持基本经济运行,不得不加入美国组建的新联盟,遵守美国制定的规则。

美国拒不承认多极化是世界历史潮流,不承认它已不再拥有绝对支配地位的现实,依然强调“美国优先”、“美国例外”,不仅继续围困俄罗斯、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国,而且将中国作为首要威胁,进而实施全面遏制战略。正是这种与世界潮流相悖的政策和做法,使整个世界进入了新的系统性复杂时代。

“四国军事联盟”的成型虽然是针对中国,但由于它让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直接卷入美国制造的漩涡,服务于美国的战略意图,所以它既给整个亚太和印度洋地区制造了新的紧张和不安,也使这些国家自身处于不利的位置。美国的策略是让盟友自费与中国对抗,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新近都从美国购置了大量原本不需要的武器装备。美国通过军事合作进一步加强了对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的政治控制,最终这三个国家将会发现,它们无法从中国崛起中获得应有的利益。

中国是当今世界唯一具有完备工业体系和制造能力的国家,人口和市场规模庞大,基础实施完善,物流体系快速高效,对国际资本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中国秉持发展原则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积极响应。在战略纵深方面,中国与俄罗斯、中亚和伊朗构成的整体地理空间是当今世界上最安全的地区,有无限的回旋余地。中国注重防御,军事装备优良,有能力对入侵之敌给予沉重打击。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历史性进程,必然从国家舞台上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展开,在世界舞台上实现。美国的遏制政策无法阻止这一进程,而中国有充分的信心应对这场“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