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和中国:学者的竞相退出

2019-05-09
c.jpg

在谈到最近对中国学者访美的签证限制时,曾在康奈尔大学就读的北京大学教授贾庆国指出,美方的这一举动既反映了焦虑,也说明缺乏信心。尽管他谈的是虚张声势的恐惧,即担心在美国的中国学生是“第五纵队”势力,窃取连强大的美国安全机构都明显保不住的机密,但是,他关于美国丧失勇气的看法也适用于更广的层面。

美国确实充斥着焦虑和信心危机。

否则,如何解释富有、偏执和骄纵的特朗普总统的歇斯底里?他不断地推动“建墙”和“把他们关起来”。想到这个掌握世界上最令人生畏核武库的男人,花时间去纠缠无法穿过的边界墙,并派军队阻挡一群衣衫褴褛、两手空空的难民越境,实在是让人抓狂。美国的移民和难民处置也许的确需要一场行政改革,但还不到大喊“狼来了”和动用军队的时候。

问题是,如果在更大问题上,如教育交流,或是控制太平洋的航道,或建立核威慑,也具有同样病态的焦虑和信心不足,那么一连串糟糕的选择和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有可能实际上引来一场真正的战争,从而铸成历史大错。虽然这是更理性的头脑无法想象的,但总统圈子里有一群热衷挑起与中国激烈冲突的好战顾问。在国内,特朗普那位应当受到谴责的小心眼儿顾问斯蒂芬·米勒呼吁取消给所有中国学生的赴美签证。不过谢天谢地,更冷静更友善的声音占了上风,其中包括美国驻华大使泰里·布兰斯塔德。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也认同贾庆国的上述担忧,他说:“当中美两国向对方学者发起签证战的时候,没有赢家。”沈大伟强调,针锋相对的报复是有害的,虽然他不客气地直接批评中国是始作俑者。但即便如此,在有争议的当下,双方也都需要更多的克制和相互理解,那怕只是为了进行更明智的冲突管理。

上个世纪初,对包括博学识广的胡适在内的中国学者来说,康奈尔大学曾是一个热门的目的地,直到1949年之前,这所大学培养了许多来自中国的顶尖科学家和学者。冷战期间,中国人的入学数量急剧减少,当时只有少数学者能获得必要的旅行证件,比如人脉颇广的陈依范。从上世纪80年代起,在中国革命导致了30年的中断之后,中国大陆学者重新大量涌入美国,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呈现指数级增长,现已成为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康奈尔大学各院校的中国学生已经达到2100多人。

尽管在同化问题上出现了些许抱怨,但在校园每个角落听到中国人的声音,是完全符合大学平等精神和当今世界的国际化现实的。中国学生在这里求学已经超过一个世纪,而且这里还能听到许多其他的语言。更重要的是,伊萨卡(康奈尔大学所在地)的房东、店主、餐馆老板,更不用说资金紧张的大学本身,都对中国学生的到来心存感激。

作为先在康奈尔大学学习汉语,然后又在中国享受过留学生生活的人,我可以看出在康奈尔大学有点孤立的中国学生团体与在中国总是孤立的美国学生之间许多有趣的相似之处。不说自己的语言,同时又力求有自己同类的那种熟悉度,是要花一番功夫的,但跨文化交流就是要走出人们的舒适区。

不过从一开始,在中国学习的美国人和在美国学习的中国人在数量上就极不平衡。已经做出各种努力来纠正这种差距,而康奈尔大学再次提供了值得思考的有意思的例子。

2005年,我在北京参加了康奈尔雄心勃勃的CAPS对华交流项目启动仪式。仪式是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嘉宾包括老布什和罗伯特·盖茨。虽然项目发展得到康奈尔大学校友和赞助人迈克尔·扎克斯的支持,以及校长亨特·罗林斯的推动,但这个两种文化的搭桥项目并没有实现它最初的承诺。停滞的原因包括后任校长不重视中国、中方和美方均有项目管理不善问题,以及美国年轻人的求学目的地有了变化。人们访问中国的兴趣可以说在2008年奥运会时达到顶峰,此后一路下滑,其原因是兴趣转变、政治紧张加剧,以及老大难问题——污染。主修中国问题的康奈尔学生减少到了五人,虽然今年的毕业班还有九人。

由产业与劳动关系学院和中国人民大学合办的另一个康奈尔交流项目,由于担心中国缺少学术自由而在去年被取消了。这虽然不是康奈尔大学与中国接触的终结,但它对未来并不是好兆头。

尽管对是否能够自由探索的担心是合理的,大学有权随意退出,但美国也应该为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即由于自己的行为而接受评判。而且,这种行为有可能导致他人退出与美国的教育交流。

中美教育交流的施受关系,反映了更大的关系的强度、不对称和脆弱性。如果中国学生因为直接被拒签,或者因为觉得留学美国越来越没吸引力而不再前来,那么即使是那些主要大学也会深受冲击,科学研究将受到影响,大学城内的商店将纷纷倒闭。

特朗普白宫那些有毒的偏执狂实实在在地提醒我们,反应过度会使事情变得比反应之初的不完美状况更糟。

这种可怕力量在美国对恐怖主义的愚蠢应对中已经被悲剧性地证明了。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导致几场不宣而战的战争、数十万人的死亡、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开支、国家安全状态的兴起和隐私权与公民权的随之倒退。

竞相退出双边交流计划是将民主的未来置于危险之中,就像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它威胁着信任与善意的传递,而信任与善意有助于中美两国的繁荣,有助于保持历史上最引人注目双边关系之一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