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黎洪和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

适用于朝鲜的越南模式

2019-03-04
b.jpg

来到越南河内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举行第二次峰会的朝鲜35岁领导人金正恩并不仅仅是为了与美国就核问题达成协议。他的长期目标是要让他的国家摆脱外交孤立,从多年国际经济制裁中得到解脱,改革贫困的“隐士王国”,从而使自己在未来几十年内继续掌权。

在绘制国家未来的路线图时,金正恩有可能发现越南过去30年的经历是最有用的可效仿模式。这也是他本周单独对越南进行的双边访问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原因,这一点在围绕特金会的大肆宣传中不应该被淹没。

今天的朝鲜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放并实施所谓“革新(Doi Moi)”的市场改革之前的越南有许多相似之处。那时越南实行的也是由效率低下的国企主导的指令性经济。过多的国防支出导致普遍的贫穷和落后,由于占领柬埔寨,该国还面临着严厉的国际制裁。经过30年改革后,越南经济增长30倍,2010年摆脱了低收入状态。现在越南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贸易总额为GDP的两倍多。

更重要的是,虽然越南没有被金正恩这样的强人统治,但越共对权力也有类似的垄断。越南过去30年的经济改革加强了越共的统治,尤其提高了党在国内和国际的合法性。毫无疑问,这会让非常担心自身和政权安全的金正恩感兴趣。

在对外关系方面,越南同样曾经是美国的死敌。直到1994年美国才解除对越南的经济禁运,为来年两国关系的正常化铺平道路。自那时以来,美越双边关系稳步加强,直到今天达到了准联盟水平。如今美国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和第十一大外来投资方,越南则是美国公司日益重要的市场,也是美国地区安全战略中的重要合作伙伴。

如果金正恩真心想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实行经济改革,那么越南提供的模式比中国模式更适用。首先,越南的体量与朝鲜更接近。相比之下中国有超过14亿人口,它给予中共的政策实施空间是朝鲜和越南望尘莫及的。其次更重要的是,金正恩不希望因为采用中国模式而显得更依赖中国,因为从长远看这会让朝鲜变得更脆弱,破坏它与美国关系正常化的努力,后者正日益把中国看成是威胁。

与上世纪80年代越南不得不先解决柬埔寨问题,然后才能摆脱国际制裁并开始与美国关系正常化一样,朝鲜也必须先解决它的核问题,之后才能指望从美国获得可观的回报。而且,考虑到双方面临的巨大风险,指望通过区区几轮谈判来达成重要的美朝核协议也是不现实的。

尽管如此,由于这是第二次峰会,我们有理由相信双方将争取在河内有具体的进展。金正恩需要有一些积极成果来表达他的善意,促进与美方的进一步谈判。特朗普则需要另一件外交政策战利品,在2020年总统选举前巩固他在国内的地位。谈判的一个可能结果也许是更清楚地定义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或者美朝试图发表声明正式结束朝鲜战争。自从1953年根据停战协议停火以来,这场战争从技术上说仍在进行中。

不管峰会结果如何,金正恩也许都愿意从越南与美国的交往中吸取另一个政治教训。一些越共领导人曾经担心美国企图通过“和平演变”颠覆他们的政权,也就是通过鼓励越南的自由经济和政治改革,最终侵蚀党的统治。为减轻这种担心,2013年的美越双边声明写入了双方彼此尊重对方政治制度的承诺。

本周朝鲜也可能想从美国那里得到类似的承诺,指出破坏金氏政权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在目前以及未来几十年里,美国在东亚的重中之重是遏制中国的崛起。就像越南自从“革新”以来越来越独立于中国,一个更有经济活力的不那么孤立的朝鲜远比一个贫穷而依赖中国的朝鲜更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确实,我们不应当对第二次美朝峰会有太多的期待。我们不知道金正恩是否会认真考虑放弃他的核武器,我们不知道特朗普究竟有多大诚意与朝鲜接触。但正如过去30年美越关系显著改善所显示出来的,敌意不一定是永远不变的。如果朝鲜寻求走越南的道路,美国也将受益。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he Vietnam Model for North Kore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