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鼎 新泽西拉玛珀学院副教授

美国中期选举如何影响中美关系

2018-06-28
b.jpg

2018年11月6日,还有不到五个月时间,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就将面临它的第一个中期选举,见证美国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的争夺。此外,还将举行39个州的州长和大量其他的州及地方性选举。经过特朗普总统导致两极分化的执政,以及民主党在2016年令人震惊的痛苦失败,2018年的关键焦点将是民主党能否凭其“蓝色浪潮”(译注:蓝色为民主党的颜色),在国会两院一举击败共和党多数。

事实上,自从1946年以来,总统所在的政党几乎总会在中期选举中丢掉席位。当然总统越是受欢迎(支持率超过50%),其政党丢掉的席位就会越少。例如1998年和2002年,克林顿和小布什总统各自所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中期选举中赢得席位,因为两者的支持率均超过了60%。但这些是例外,不是常态。当总统的民望降到50%以下,他的政党往往会输得很惨:在众议院失去的席位平均达到36个。在最近的2006年、2010年和2014年中期选举中,由于公众好感度下降,小布什和奥巴马的政党都损失惨重,甚至失去国会两院的多数席位。

有鉴于此,对反特朗普情绪大加利用的民主党显然有理由在2018年11月赢得更多席位。为了重新夺回众议院,民主党人需要守住他们目前的194个席位,并至少再从共和党人手中夺得24个席位,才能占据多数。至少目前从算数上看,形势是有利于民主党的。目前大约48个区胜负难料,竞争激烈,而在其中的41个区共和党处于劣势。在这些区中,至少有25个在2016年曾经投票支持希拉里·克林顿,或者特朗普仅以微弱优势胜出。尽管这样,观察人士却警告说不可过于乐观。虽然特朗普上台后,他本人戏剧性的领导风格、充满争议的政策、其政府受到司法调查等等,这些都导致他的得票低于平均水平,但这位总统最近的支持率已经有所提高,从2017年12月的37%上升到了2018年6月的43%。虽然数据仍很低,但2016年特朗普的获胜表明,一位直言不讳的戏剧感总统不是没可能让预言落空,让常规被打破。

借助强劲的美国经济、上升的股市和美朝领导人举行的历史性峰会,共和党或许能阻止民主党通过维持众议院的微弱多数以图东山再起。就算有30多位共和党众议员,包括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都决定退休或不再谋求连任,但这中间的大部分席位仍被共和党阵营牢牢控制,民主党依然无法翻盘。至于参议院选举,民主党只需再增加两个席位就能成为多数派,但那也是一场硬仗,因为有10位民主党现任议员要在特朗普获胜的州争取连任,尤其是密苏里州、印第安纳州、佛罗里达州和北达科他州。

虽然共和党日益保守、激进和民粹的观点让许多中间派或独立选民对之疏远,但他们也未被民主党说服。民主党拿不出一个改进的、可行的、一致的政策议程,更缺乏强有力的领导来对抗特朗普主义。

中美关系

即便如此,无论2018年的选举结果如何,特朗普政府都会继续采取对抗方式,在安全、经济和技术领域对中国发起挑战。

华盛顿的外交决策一直以来是行政部门的唯一特权。特朗普政府由那些主张更强硬地回击中国的官员和顾问组成。虽然按照宪法国会有权制约外交决策,但它最终还是倾向于遵从总统的决定。因此,特朗普政府在设定美国对外事务特别是对华关系方面仍然是最重要的。

而且,美国国会对中国的立场一向比白宫强硬,后者一直主张建设性地与北京接触,以深化中美互助合作。近来,随着特朗普政府基本认定接触对促进中国自由化改革不起作用,政府与国会间的这种失衡已经变得不那么明显。事实上,特朗普的白宫正在加大贸易上反击中国的力度,着手推进关税和其他惩罚性经济措施,以纠正两国间的“不公平贸易”,防止“美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继续不公平地被转让给中国”。它的主要目标,是要遏制中国在“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发展本国高科技产业的雄心。而北京方面针对美国的汽车、飞机、机械、威士忌、大豆及其他出口农产品进行了报复,这使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进一步升级。由于中国的关税有可能打击美国农业州的产品,而这些州又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核心政治基础,因此可能给中期选举带来麻烦。不过,政府已经呼吁农场主们发扬“伟大的爱国主义”,忍受任何可能的经济后果,并断言中国“比我们的损失大得多”。

尽管在政治上对抗,但参众两院的共和党人、民主党人都在为总统的决定喝彩,只有在认为政府未尽全力回击北京时(例如特朗普决定让中兴复活),他们才提出批评。虽然批评人士,尤其是那些赞成自由贸易的人,对特朗普的保护主义表示怀疑,认为这会给美国的就业和消费者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但他们并不反对政府对中国总体强硬的立场。相反,他们敦促美国把盟友和合作伙伴拉入针对中国展开的多边施压行动。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政治舞台上更自信、更具影响力的参与者,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竞争会愈演愈烈,这是国际地缘政治结构中权力转移的必然结果。美国行政部门和国会,以及主要两党,它们在把中国确定为“修正主义大国”方面正罕见地取得共识,认为中国决心要打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相对立的世界”,企图“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扩大其国家驱动经济模式的影响力,按自己的利益对该地区进行重新组合”。

就选举短期前景来说,特朗普和共和党竞选人有可能炫耀他们的反华标签,以吸引民族主义选票,而民主党人则可能寻找一切机会盯着政府,看它是否放松了对北京的压力。同时,美国将继续加强对南海和台湾海峡的干预,以抵御中国在当地的影响力。此外,2020年总统大选在中期选举结束不久之后就会到来,对(将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总统,以及确保自己的席位不被潜在挑战者夺走的参众两院共和党及民主党人来说,“抨击中国”仍然是政治正确。从长远看,由于中美对抗可能持续升级,美国政治或选举格局的任何变化都不会明显改变美国当前的对抗性对华政策立场。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因为在华盛顿眼里北京已经是强大的战略竞争对手。

然而,要确保华盛顿鹰派政策立场的有效性,有三个变量是至为关键的。首先,中国人很容易被激发起狂热的民族主义来对抗美国的敌意。鉴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对中华民族的复兴至关重要,中国人不可能轻易在美国的胁迫面前低头。其次,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单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已经使它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日本等传统盟友和伙伴的关系出现裂痕,因此美国同多方的矛盾纠葛有可能破坏美国对华政策的一致性。最后,尽管特朗普与金正恩相见甚欢,但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仍然充满挑战性和复杂性。在解决朝鲜问题方面,美国在多大程度上需要北京的支持与合作将影响到华盛顿对抗中国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