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传统智慧:写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

2017-08-01
S1.jpg

现代社会的反常现象之一就是,作为当今世界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之一,每五年召开一次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领导层交接在国际主流媒体上几乎得不到关注。如果我们与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或是今年6月出人意料的英国大选获得的关注度作比较,将于今年10月或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其关键人物、进程和可能出现的结果获得的关注度不及其万一。

当然,部分原因在于中共十九大并非选举。这里没有提名,也没有竞争。相反,在一个一党专政体制下,决定变化的是内部决策,而内部决策机制无法从外部世界窥探。即便如此,尤其是今年,北京发生的一切变化,其影响将是全球性的。随着中国扮演的角色史无前例地超越了国境,中国在经济、气候变化管控、全球治理和安全领域产生的影响从未如此深远。我们应当对此给予和华盛顿、巴黎或伦敦政治同样甚至更高的关注。

今年的十九大值得关注的是宏观政策主题,以及三种大体上可能出现的结果。每种结果都会产生极其不同的影响。在政策层面,最重要的议题就是我们能够从领导层交替的方式窥探新成员对市场在中国经济中应扮演何种角色的态度。中国的市场是政治化的市场,大多数重要领域都由中央政府控制。即便如此,中国领导层当中有一部分人仍倾向于向市场化开放更多领域,而另一部分人则更加保守。哪一方占多数,就意味着我们将得以窥见,中国政府会在2017年后期至2021年达到中等收入水平这一关键时期推出哪种改革议程。我们将会得知,我们很有可能面对的是一个亲商业、亲市场开放、亲外国投资的政府,还是要面对一个更加谨慎内敛的政府。鉴于中国的经济增长从未像现在这样对外部世界有如此重大的意义,这一议题格外重要。

在领导权交接层面,主要存在三种可能的结果:正统型、非正统型和混合型。首先来看正统型结果,这种结果大体上意味着维持现状。中国的最高决策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将维持现有的七个领导人席位。那些超过非正式年龄上限(68岁)的现任常委将卸任,他们的位置将由拥有相似背景的官员填补,这些人在中国各省度过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担任高级领导职务,技能都包括出色的管理能力和不错的经济发展经验。他们一定都是男性,汉族,年纪约在50多岁或60出头,是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这意味着候选人将会是像汪洋、胡春华或韩正这样的人。

非正统型结果将会打破现行规则。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人数将被削减至五人,退休年龄上限将变得无关紧要。现任反腐头号领导人王岐山将留任,虽然他的年龄已经接近70岁。其他人物,如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栗战书,将入选政治局常委。现任总理李克强也将留任,但可能会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这种结果将使现任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掌握主导权。

第三种可能出现的结果是混合型。政治局常委人数维持在七人不变。王岐山将继续留任,虽然这会打破非正式年龄上限规则,但其他超过这一年龄上限的人将不得不卸任。替补人选将来自中央和省级领导层。这种结果将导致前景不明,或者习近平一人独大,或者出现一种更微妙复杂的情况。

当下或许没有人,哪怕是那些身处北京的关键人物,能够预知将会出现哪种结果。前任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几周前还公认是极有可能入常的热门人选,现在已经遭到免职并接受调查。其他如胡春华等可能入常的人选,或许会走上同样的道路,也或许会被大幅提拔。而接替孙政才的陈敏尔,几周前还不是中央政治局25名委员中的一员,但在他接手了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后,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会得到提拔。情况在几个月内有可能发生重大转变,只有那些愚蠢的人才会在眼下作出预判。情况从未如此不明晰。在2012年召开的十八大上,至少人们还愿意谈论一批很有可能被擢升的候选人。这一次,连像那样清楚明了的名单都没有。

现在我们能做的最多是探讨一下出现这种特殊变化的语境,以及现在与2012年相比有什么不同。首先,与2012年不同的是,国际政治环境更加动荡不安。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变得非常难以预测。欧洲形势也不尽明朗,英国“退欧”这种永不完结的戏码就是众多不稳定因素之一。中国自身所处的地区也备受各种潜在挑战的困扰,朝鲜及其核外交冒险政策是其中最严重的威胁。

自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体上一直享受着良好的国际环境,这令它可以全力应对艰巨的国内问题。对于本地区以外的世界,中国似乎更乐见可预见性和稳定性。中国并不怎么欢迎类似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这样的冲击。

如果外部世界情况更加稳定,必须拥有风险管控这一必备技能的中国领导人或许会更倾向于选择一个非传统的结果,即第二种结果。但是,鉴于当前的各种不确定性,他们给自己制造一系列新麻烦的可能性与一年前相比大大降低了。因此更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以一个更传统、维持现状的方式,选出一个谨慎的、对中共未来了然于胸的领导班子。当下中国稳定的经济发展和自身的全球角色都面临巨大挑战,中国领导人无法承担犯错的后果,但也不排除出现意外结果的可能。毕竟,甚至在美国和英国这种我们熟知的政治体系中,都在上演惊天大逆转。但对于那些愿意打赌的人来说,今年下半年北京最有可能出现的就是传统、最多是混合型结果。不管怎样,对中国领导人来说,当全世界都急于向你输出麻烦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制造麻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