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
  • 徐培婧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助理

中国智库:招贤纳士的全新“旋转门”

2017-02-03
S1.jpg

“旋转门”是美国政治中的一个显著特征,这一机制有助于观念和专业知识在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之间顺畅交流。在美国智库,研究人员经常“旋转”出去担任政府公职,同时前政府官员也“旋转”进来接受研究职务。尽管“旋转门”这一说法对中国来说相对较新,但这一做法事实上并不陌生。中国的“旋转门”此前基本是单向运作,即党的退休高级官员进入智库,但相反的流动罕有发生。不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的表态和举措暗示,真正的“旋转门”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中国智库的重要支柱。

过去两年多来,习近平多次强调有必要壮大和发展中国智库。2016年4月,他在一次讲话中表示,他愿意将智库视为招揽党的领导干部的新来源。表示要“把优秀人才凝聚到研究部门中来”,并“打破体制界限”,让人才能够在政府、企业、智库间实现有序顺畅流动。他明确表示:“国外那种'旋转门'制度的优点,我们也可以借鉴。”

在过去10多年中,众多中国共产党的退休领导人加入了著名中国研究机构和智库。中央党校前常务副校长郑必坚出任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这是北京一所聚焦国内和国际事务的智库。前国务委员唐家璇出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会长,此后又担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顾问。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则同时担任南京大学周恩来政府学院,以及位于北京的外交学院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前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2008年退休后担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在2012年退休后也出任暨南大学校董会董事长,并担任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名誉院长。上述只是退休的党领导人转型进入智库继续发挥影响力的部分例子。

不过,从智库到政府的反向流动却相当罕见。长期以来,要成为党的高级领导必须要有实打实的省级和地方领导经验。但习近平主席开始打破常规,在挑选核心团队成员时开始看重智库经验。值得注意的是,两位他最重视的助手就是从政府智库开启政治生涯的,如今他们即将出任党内顶层职务。政治局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他也曾是江泽民和胡锦涛的顾问)在进入政策研究室平步青云之前是一名学者。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出任现职务之前,曾在国家信息中心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王沪宁有可能在十九大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刘鹤是副总理候选人并将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值得注意的是,王刘二人进入习的核心团队靠的是他们作为思想家和顾问的能力,两人从未担任过地方或省级领导职务。这些案例显示,习近平已经为智库学者跻身党的顶层领导打开大门。

习近平还放宽了在海外接受教育的海归们加入领导层的大门。2016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呼吁招揽欧美同学会成员入党。目前,海归人员充斥中国研究机构和智库,尤其是在经济学和外交学领域。例如,自2005年以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全部24名学者都曾在海外留学。其他智库,例如中国经济50人论坛和中国金融40人论坛中海归的比例也相当高。由于海归成为智库生力军,因此习近平强调招募这些人员的表态有可能发展成机制化体制,通过智库将这些学者引入党的领导阶层。

习的核心团队构成显示他相信海归人员具有在党的领导层脱颖而出的能力。习近平的大学室友陈希1990年代初曾在斯坦福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目前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主管习近平的人事任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斯坦福大学获博士学位,目前在制定中国金融改革方案中扮演重要角色。上文提到的王沪宁和刘鹤也都曾在海外生活和学习。王在1988到1989年曾是爱荷华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刘鹤曾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获得MPA硕士学位。

这些并非是孤例。在党的高级领导层中海归人员的比例存在明显上升趋势。在2012年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中海归人员占比达14.6%,比2007年十七届中央委员会高4个百分点,比2002年十六届中央委会高8.2个百分点。尽管他们的总数依然较少,但随着党进一步向海归敞开怀抱,可以预见智库将成为招贤纳士的重要渠道,由此或将出现一大批以政策为导向、具有前瞻思维的领导人。换言之,智库将在海归人员和党之间搭建一座桥梁。

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的升迁轨迹显示,这一现象已经发生。谢1991年到1992年是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2000年后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和剑桥大学贾吉商学院先后完成培训学习。他曾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国家统计局担任领导职务,并于2008年担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整体来看,他在智库的职业发展长达30年。2013年他空降河南担任省长,并在2016年任河南省委书记,这将令他成为下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

中国智库实现真正的“旋转门”仍有待时日。习近平呼吁增加人才在智库和政府间流动,以及他将海归人员招揽入党的做法,令智库成为培养和招揽党的领导人的全新渠道。这一动向的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或许它将有利于习,令其拓宽权力基础并缓和他与对其统治持批评态度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关系。但这也可能会在本土培养的领导人和海归领导人之间造成紧张关系。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全新的“旋转门”将给十九大及此后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注入多元观点和背景,给中国的国内和国际事务带来一系列新的机遇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