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自由民主”没落了吗?

2017-01-16

无论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还是政治制度,自由民主饱受抨击已有时日。过去几年里,世界风云激变,有不少人对自由民主有可能没落表示哀叹。但只有这一次,当候任总统特朗普准备领导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再次伟大”的时候,抨击和哀叹是来自美国内部,而非外界。

S4.jpg

这种哀叹在美国学术圈子里时有耳闻,一些人认为,最近美国能够产生出最好领导人的选举制度的失败,以及美国政治激进化和民粹主义浪潮兴起,说明治理精英与百姓之间的社会分裂日益加深,意味着主导西方国家并影响全球治理数十年的自由民主可能走向末路。

治理精英和许多自由主义学者担心深入人心的自由民主从内部腐烂。自由民主及其政治制度所支撑的资本主义大厦已经开始从根基上摇晃。念及此,许多人都好奇美国领导的全球自由秩序将会发生什么。

退开一步观察,我们似乎可以看到,自由民主制正在痛苦地扭曲挣扎,在当前的人们抨击下,在知识分子的普遍自我怀疑下苦苦求生。多年来它在主要西方国家败得一塌糊涂,资本和劳动者分道扬镳,前者对政府和财富的分配拥有绝对控制权,一如马克思很久以前预测的那样。

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发展到顶峰,其触角遍及社会每个角落。曾经有效减缓贫富差距之痛的福利制度,因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长期不振和债务负担加重而被削弱,变成“难以承受之重”。

由于治理精英无法提供社会正义与平等机会,处在社会阶梯底端的人们开始质疑自由民主倡导者们所宣称的道德高地。他们怀疑处在顶层1%的人是否真正关心社会的其他人。

无论资本之狼披着什么样的“羊皮”,它都在剥削劳动者,都是只为那些掌握资本与技术,为那些大媒体和有影响力的智库等替它摇旗呐喊的人积累财富和权力。

公正地说,自由民主概念作为全球化的催化剂,推动了二战后美国领导的全球自由秩序的建立。包括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在内的许多国家在致力于经济现代化的过程中从中受益良多。

因此,自由民主有两面。一个是西方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安排,另一个是自由理念,它推动建立以联合国为核心、为世界各国利益服务的全球治理体系。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中国是全球治理体系的捍卫者和贡献者。

西方许多人给中国发展道路和政治制度贴上“非自由”的标签,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严格遵循“自由选举、多党制”和其他“自由民主的特色”。历史的讽刺是,中国经济和政治上的巨大成功,证明其发展道路、增长模式和政治制度是有效而可靠的,它为经济持续增长与社会进步提供了必要的社会和谐与稳定,这是自由民主在中国话语与叙事中的定义,它充实、丰富了人类的民主理想。

与此同时,美国和西方话语及其“普世”叙事所定义的自由民主显然陷入严重危机。2016年美国大选,2016年年中英国“脱欧”,从匈牙利、波兰到奥地利、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政治激进,所有这些都显示,常被奉为当今世界唯一可行政治叙事甚至所谓冷战后终极政治模式的自由民主制正在败落。

现实故事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色彩斑斓,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不仅在现有“自由的”全球秩序中实现了经济繁荣,还通过文明与文化交流为一个更加丰富多元的治理体制作出了巨大贡献。

除了二战后我们所继承的全球治理体系的捍卫者,中国还是这一体制的贡献者或改革者,因为发展中国家在全球GDP份额增加了,同时“大融合”时期世界力量平衡也出现了转化。这就需要改变治理架构。不通过改善和进步给发展中国家更大发言权,治理体系将无法正常运转。

就这方面而言,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以及许多其他国家也是同样的。是的,它们是这一体系的捍卫者和贡献者,而不像西方国家经常指责的那样是破坏者和搭顺风车。这实际上是国际关系两种思想派别的区别,是零合游戏与全球主义思想者的区别。

因此,单纯以美国和欧洲的话语与叙事解释建立在“自由民主”基础上的全球秩序已经不合适了。它是全球化2.0或全球化新阶段的一部分,这种全球化不仅要实现自由贸易与投资的真正全球化,而且要把国际关系民主化推到一个新高度,让更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成为现实。

当然,现在断定自由民主已死还太早,但无疑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在西方国家内部也受到了抨击。

随着特朗普总统当权,美国把自己变成了它所建立的自由全球秩序的撼动者,而不是稳定器,因为美国比任何时候都担心它的世界霸权地位会失色,会不复存在。如果这个全球化的领导者把政治与经济格局的变化视为对其长期保持的世界统治地位的削弱,并由此试图改变全球化趋势,那将是十分不幸的。

有可能出现的是一种混乱局面,不仅贸易摩擦增加,缺少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的一致行动,而且还会有更多地缘政治纠纷甚至冲突。为了人类共同利益,即使自由民主的没落不可避免,所有国家也应防止这种局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