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的人口宿命

2016-09-08

中国面临人口问题。

未来15年,中国将拥有世界最大规模的老年人口。到2050年,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将减少2亿多。中国人口急剧老龄化将对它的方方面面产生重大影响,但建立满足需求的社会安全网既昂贵又复杂。

S2.jpg
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老龄化专家、北卡罗莱纳大学助理教授蔡泳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断言:“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国民生育率就已经降到可替代水平以下,此后呈持续下降趋势,目前总体生育率约为每个妇女生1.5个孩子。对一个新的全球现象来说,中国之所以重要,不仅在于它的人口规模(占全球1/5,中国任何的人口变化都有可能带来严重全球性后果),也在于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拥有的地位。”

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以及劳动人口减少,将给中国未来的方方面面带来重大影响。

蔡泳在探讨老龄化这一中国人口主要问题时,还强调了性别失衡的危险。在中国,男性人口比女性多近3400万,这导致了额外的社会压力。传统上,男性有赡养年迈父母的社会责任。

人口不是共产党领导人可以操纵的。由于中国几乎没有外来移民,人口停滞只能是停滞。如果2016年起中国每年出生100万人,那么到2036年20岁以下的人口大约有2000万。这是操纵统计数字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老龄化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独生子女政策,这为了遏制上世纪50、60年代全球婴儿潮时期的人口快速膨胀。

中国2014年放宽了独生子女政策,允许夫妻双方中一方为独生子女的生二胎。但政府在2014年只收到100万份生第二胎的申请,比预期少一半。经济不稳定以及育儿开销,使中国成长中的中产阶级和城镇居民在为独生小王子或小公主添弟弟妹妹这一“追梦”过程中犹豫不决。

根据CCTV报的官方数据,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减少了将近250万。尽管国家采取措施增加年轻人口,包括在2014年放宽独生子女政策,但仍然面临许多挑战。

这个命数也支持了人口学家的预见:“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2年出现几十年来首次下降,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未富先老的国家。”

国际制药公司强生从中国的人口变化中看到了利益。《中国日报》引述强生CEO的话说:“强生有殊荣和机会为中国人民服务了30年。我们正在增加投资,以满足中国和亚洲地区日益增长的医疗保健需求,这些需求是老龄化、中产阶级不断壮大和城镇化带来的。我们近期的投资包括上海的亚太创新中心、强生全球肺癌研究中心和西安一家最先进的制药厂。”

关爱老龄人口

中国快速工业化、大量农村迁入城市的人口住进楼房,以及几代同堂大家庭的四散分离,导致儒家的家庭伦理成为历史。

在中国,如何赡养老人成为隐现的危机。据新华社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一个国家高级别领导人会议上说,国家应加大对照顾老年人的投入。

新华社引述习近平的话说,“满足数量庞大的老年群众多方面需求、妥善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百姓福祉”。

我记得自己55岁在上海的时候,一位政府官员对我说,如果我住在中国,就会被强迫退休了(男性退休年龄是55岁,女性是50岁)。我对此十分惊讶。看见我对强迫退休的反应,这位城市官员笑着说,因为我是“中国的朋友”,他会帮我找一份新的退休工作。我问他自己能得到什么退休工作,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在地铁推乘客。”我表示不感兴趣,不愿接受这份推人上车惹人生气的工作。这位城市官员大笑起来:“汤姆,正相反,他们会对你感激不尽,你早上要是不推他们,他们上班就会迟到。”“你会交到许多朋友,”他得意地笑道。

S3.jpg

美国和中国看上去都“老”

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统计,到2050年:

·美国65岁以上人口将翻一番,从2010年的4030万增加到2050年的8850万

·85岁以上人口将增加两倍,从2015年的630万增加到2050年的1790万,占到美国总人口的4.5%。

·在全美范围内,2/3以上到达65岁的人将来需要长期的照护服务

·根据对每年支出金额的最新估算,长期照护服务支出为2109亿美元到3060亿美元

如果我们找不到创造性、创新性的方法让人们老有所依,并且有尊严地活着,这种人口现实就会压垮美国现有的社会保障网。美国必须搞清楚如何能让我们的老年人在工作一辈子之后生活充实,有自主权,而不是弃人于21世纪离久情疏的落后制度。

我们意识到,随着人口老龄化,我们需要在僵化的疗养院之外找到新的生活安排。我作过艾美奖提名纪录片《家庭自助》的执行制片人,影片描述了在人们帮助下,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如何在社区里积极地生活。

美国老年人口每年以170万的速度增加,我们必须研究其他非传统的生活安排,解决养老公寓的短缺。

美国和中国需要互相学习,在家庭和其他社会援助网络的支持下,让老年人能够在家里和社区平安地养老。

我在过去40年里走遍中国,目睹了中国许多比美国更好、更善待老人的方法,包括:

·城市街角有成人运动健身器械

·老年人带着音响设备在公园跳交际舞、队列舞和广场舞

·公园成为打羽毛球、舞剑、打太极拳和小乐队聚焦的场所

·茶馆和自动麻将桌成为临时的老年中心

让中国资本投向人的需要

重塑中国增长引擎需要人力资本的支出,明智的话,中国应该把过去40年积累并投向基础设施的资本投给它的人民,包括投给终身教育、中国版社会医疗保障保险,以及奥巴马或习近平式的“关怀”。

对我们这些正在老去的人,以及那些充满爱心、帮助和支持我们的人来说,中国和美国的老龄化将带来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习近平主席在谈到对中国老年人的人力投入时说得好:“满足数量庞大的老年群众多方面需求、妥善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百姓福祉。”

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活得这么久,这么好。最明智的事,莫过于中国和美国互相学习,学着如何一起优雅地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