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尹承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美国大选的反主流倾向

2016-03-24

这次美国大选颇为“另类”。现已在15个州进行了初选,完成整个初选进程的三分之一,选情出现了震动美国政坛的颠覆性事态,打乱了美国总统大选以至主流政治的传统秩序。

首先,精英政治备受冲击。美国政坛向来是精英当家,但在这次大选中,大多数精英候选人因选情低迷而退选,非主流候选人则崭露头角居上游。顶着父兄皆是总统光环的杰布·布什,一度是共和党的“宠儿”和“希望之星”,尽享该党资金与行政资源支持,但因选绩太差,被迫提早退选。世人翘首以待的布什和克林顿两大家族的“豪门对决”提前破局。而从未涉足政坛的“大嘴”房地产大亨特朗普作为共和党“普通一兵”参选,备受该党上层冷落,却异军突起,一骑绝尘,将该党所有精英候选人远远抛在身后,大有可能最终赢得提名。自称“社会主义者”,被视为“穷人草根参议员”的桑德斯,战败了多名民主党精英候选人,成为选绩一路领先的希拉里的唯一挑战者。这种情况在美国大选史上极其罕见,是对美国长盛不衰精英政治的一次强烈撞击。

第二,新孤立主义抬头。承担最广泛的“全球责任”,将触角伸向世界每个角落,以确保美国对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的主导,是美国的基本国策和战后历届政府的共同战略取向。但特朗普和桑德斯的政策主张对此作了鲜明区隔。他们分别从右和左的角度倾向于孤立主义, 要求美国从全球化中脱身,放弃过多的国际承诺,不要再充当世界警察。他们特别反对自由贸易,认为没有节制的自由贸易“对美国工薪阶层是一场灾难”。特朗普还明确反对已签订的贸易协定,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主张实行贸易保护主义,要求美国人购买美国制造的汽车等本国产品,不要从国外进口。他甚至主张在美墨边界建隔离墙,以防止非法移民和商品走私。这种公然鼓吹孤立主义、 反对自由贸易的总统候选人在大选中一马当先,凸显了在美国已绝迹一百多年的孤立主义的重新复活。

第三, 民粹主义盛行。美国舆论认为口无遮拦的特朗普思想狭隘偏激,出离了政治常轨。他把美国描述得极其不堪,宣称“可悲的美国梦死了”。他高调反对自由贸易,并充满种族偏见与歧视,不分青红皂白地将墨西哥等拉美国家非法移民说成“罪犯”、“毒犯”,主张将他们全部谴返,并主张在消除IS威胁之前“全面彻底地”禁止穆斯林入境。他违反人道原则,主张对IS恐怖分子恢复酷刑,还要处死其家属等。由于这些主张有违美国政治正统和基本价值理念,为政界主流和媒体所诟病。但特朗普却受到众多选民青睐与欢迎,成为当红的政治明星,在初选中独占鳌头。这种有违常理的状况折射出美国社会的价值体系出现碎片化与民粹化倾向。

第四,大选娱乐化。特朗普为了取悦听众,彰显与众不同,不惜巧言令色,插科打诨,编造各种奇谈怪论,如用耸人听闻的语言攻击别国,用不堪入耳的脏话非议女性,制造一些离奇怪异的气氛,以引出“笑料”和喧嚣效应。他的这些低俗之举不但未引起听众反感,反而受到狂热的喝彩和欢呼。有的美国媒体因此称他的“嬉皮士”式表演得到“通常只有摇滚明星和超级球星才能得到的待遇”。这反映出美国总统大选开始流于娱乐化和低俗化。这是美国政治的进化还是退化,值得深思。

美国大选的“异化”现象是美国政治生态和民情深刻变化的结果。进入21世纪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问题累积成堆,经济低迷、两极分化、种族矛盾、政坛恶斗、非法移民泛滥、枪击事件等愈益加剧。在国际上,美国霸权地位每况愈下,其主导反恐战争和全球化代价惨重而利弊倒挂。民众对精英统治集团失望,普遍人心思变,甚至萌发了极端思想情绪。特朗普之类政治怪杰遂应运而生。

特朗普和桑德斯的理念主张都远离华盛顿政治主流,但两者有很大区别。前者出于对国际形势和时代潮流的不了解,迎合民粹主义思潮,剑走偏锋,流于负面。后者虽也有负面因素,但引进了某些社会主义元素,反映了中低层民众的公平正义呼声,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改良和补充,有进步意义。桑德斯虽受青年和中下层民众的欢迎,但选绩远落后于受到民主党上层拥戴的希拉里,难以成为该党正式提名的候选人。

如不出意外,此次美国总统选举将是希拉里同特朗普对决。美国没有完美的总统候选人,也没有完美的总统,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让谁笑到最后,相信美国选民会作出理性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