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现象”说明了什么?

2016-03-18

在“超级星期二”和“沸腾星期四”之后,对特朗普先生的攻击甚嚣尘上,显然共和党大佬们已展开联合行动,对他中伤诽谤并试图把他拉下马。但令他们失望的是,特朗普先生依然风头强劲,并很可能拿下共和党党内提名。不少专家预计,特朗普至少有50%的概率能赢下党内提名。这种“特朗普现象”暴露出美国政治的哪些问题?

细加观察和分析,便能明白“特朗普现象”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它反映出美国政治体系和社会中日趋加深的分裂,例如系统性政治衰败、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以及运转不良的政府。换言之,美国政治中的民粹主义情绪在迅速高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可以说是本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种种现象的先兆。

特朗普先生是谁?他有何特殊之处?概言之,他和希拉里完全相反。希拉里代表的是自私自利的当权派,是美国社会的“特权者”和“被保护者”。而特朗普,按照他自己在选举活动中的激烈说法,代表的是劣势方,是那些“无特权”、“无保障”的美国人民,尤其是“蓝领”白人男性。从这一角度来看,“特朗普现象”就不难理解。美国媒体集体创造了一个词,将特朗普的支持者称为“愤怒的共和党人”。部分民调显示,在一些州的初选中,这一愤怒群体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比例超过80%,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震惊的数字!

从历史经验来看,民主党如果能拿下80%的非白人和40%的白人选票,就肯定能拿下大选。这部分选民将涌向投票站投票反对特朗普,而剩下的那部分选民,特别是白人男性蓝领工人,将很可能站到特朗普身后,因为这部分选民是美国社会中最愤怒的人群。

为何?“愤怒的共和党人”清晰展现了过去数十年来美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正如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其《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中用翔实的历史数据所揭示的,资本相较于劳动力获得了更多收益,因此在资本主义国家这造成了持续的贫富差距扩大。而这在资本主义体系中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不可动摇的观念。统计显示,1%的收入最高阶层控制着美国总财富的40%,而另一些报道展示出的差距更大。

因此,他的多次破产经历——特朗普先生多次智取华尔街——成了有用工具,帮助他带头对抗包括银行在内的当权派,而这正是普通美国人迫不及待想做的事。而另一方面,希拉里频繁赴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演讲,每场出场费往往高达25万美元,这对普通人来说的确令人震惊。

大选年不断高涨的民粹主义情绪明确显示出,“无特权”、“无保障”者已站起来反抗当权派,他们坚信当权派已不再服务于他们或服务于这个国家。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如果任由其恶化,将成为美国政治中的一个严峻问题。“特朗普现象”所展现的正是美国的分裂,而美国是一个以信奉民有、民享的民主、自由原则为荣的国家。这对今天作为全球最强大国家的美国来说,将产生长远影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总统大选选战中移民问题成为核心议题。这一议题在近几次大选中的确已成为话题,但在这次大选中更具决定性和尖锐性。近期民调显示,这一议题的受关注程度仅次于恐怖主义威胁,排在第二位。并且,这两大议题事实上是互相关联的。两党都承认,移民问题既可能成就、也可能毁掉一个候选人。

目前,生活在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至少有1200万,也有估计说可能达2000万。在部分州,要解决季节性劳动力短缺问题,只能从墨西哥和部分其他拉丁美洲国家输入临时劳工。而在大西洋对岸,欧盟及其政治版图同样遭遇数十万来自叙利亚、利比亚和其他中东动乱国家难民的冲击。历史终将铭记这一尴尬处境:美国和欧盟成员国发现,它们长久以来信奉的人道主义,以及人们拥有免于匮乏和恐惧的自由的原则,与现实处境发生了令人困惑的矛盾。不管这些人究竟属于难民还是非法移民,美国和欧洲人民单纯地就是不想再要更多了。

移民问题与种族间的紧张关系、普通人的就业机会,以及大城市不断升高的犯错率都有着密切关联,因此在大选年这是不容回避的问题,并且在这一议题后有着大量选票,尤其是西班牙裔、黑人、穆斯林和亚裔选票。再一次,欧洲经验值得借鉴。在德国,科隆发生的大规模中东移民骚扰德国年轻女性事件扭转了公众意见,令总理默克尔的开放难民政策招致批评。

移民问题在美国大选中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反映出当“美国例外论”逐渐褪色之际,美国人不得不作出的痛苦和艰难调整。不管怎样,“特朗普现象”已然存在,任何美国观察者都必须密切关注最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