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胡元豹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著名东亚学者

中国梦是亚太梦?

2014-11-13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分享他把中国梦变成亚太梦的想法,也许只是时间问题。本周,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开幕式上对工商领袖发表讲话时,宣布了他的这个想法。为了中国梦,他在一众专家中创造出一个小型行业,专门对他的讲话进行阐释。如果说,过去几年人们对中国梦迷惑不解的话,可以想象,要想解释亚太梦,该会怎样费尽周折和多么地让人束手无策。

习宣布的时机,恰逢中国在亚洲地区的作用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也比以往惹来更多争议。爱泼冷水的人会嗤之以鼻,把亚太梦当成没有持久影响力的简单宣传。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则从中看到更多危险,担心这一地区(特别是东亚、东南亚和中亚)会按照北京的规则逐渐中国化。

对评论家来说,习主席将亚太梦解释为“坚持亚太大家庭精神和命运共同体意识,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共同致力于亚太繁荣进步”,看上去虽然没什么问题,但只有经过时间检验,这些话才有意义。

在习近平主席的其他讲话中,可以找到解释亚太梦的更好线索。他高度重视亚太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的重要性,并通过建立400亿美元地区基础设施发展基金巩固他的承诺。他表示“中国既有能力也有意愿为亚太地区和全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特别是加强本地区合作的新的倡议和愿景”。

对基础设施的强调,是习设想中的亚太愿景与众所周知的“美国梦”的重要区别。“美国梦”曾是穷国的终极渴望,它的象征是繁荣、自由和电影中的美国英雄主义。而习近平的亚太梦(中国梦必然是其中一部分)老实说还有待实现。的确,习描绘的梦想还是一个半成品,他更多地是在讲需要什么样的合作,而不是陈述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通过在APEC峰会提出亚太梦,习近平实际上转移了APEC的话题。APEC过去十年明争暗斗,现在它的话题变成更有效地推动地区需求。习清楚地说出亚太地区多数人已经认识到的事情,那就是,作为APEC准则的自由贸易和开放投资,不足以提高本地区穷国的生活水平。

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明白基础设施投资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因此,中国拿出自己的钱投资,带头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这个有争议的新机构尚未获得美国、日本或韩国的支持,设在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也是竭力掣肘。但不能否认,这一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上万亿美元,如果新发展银行能为其中一些项目提供优惠融资,那么它的服务肯定会有需求。

从某些方面看,围绕亚投行的争论是一面镜子,照出围绕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美中分歧。习在讲话中支持FTAAP,但他用APEC典型术语对其进行阐述。他表示,FTAAP的发展应该秉持“开放的区域主义”原则。暗示他构想的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不像TPP,而是会向所有有意向的成员开放。他强调“(FTAAP的)大门始终敞开”。

中国在主办APEC会议期间确实释放出非常强烈的信号,主张增添成员国(特别是印度)。习近平通过邀请柬埔寨、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老挝、蒙古、缅甸和塔吉克斯坦(都不是APEC成员)的领导人在峰会前夕访京,表达了他的观点。中国不是APEC创始国,而且加入后一直保持低调,但中国如今在多方面表现出,它才是这个地区论坛的最大拥护者,是APEC宗旨最忠诚的追随者。

不过习的亚太梦讲话已经远远超越APEC。实际上它是中国区域性抱负的声明,是北京渴望在境外显示领导力的清晰表达,是中国多年来所回避的充满自信的外交政策宣示。

习近平讲话所暗含的意图,是用“中国方案”实现亚太梦。这是一个日渐佐证中国独特经济发展模式的术语,是这个国家渴望有更大地区关注度和影响力的信号。经过多年猜测“北京共识”能否对抗现有多边机构的美国中心模式,“中国方案”也许会是另一个替代方案的集合点。

以上这些并不保证习的亚太梦最终实现。这个梦想如何具体化?它对亚太地区意味着什么?对此世界期待一个详尽阐释。虽然习作出合作与共赢的保证,中国众多邻国却常常对不怎么和善的北京心存芥蒂。

尽管如此,通往共同梦想的道路已经被中国国家主席指明,它包括中国经济更加开放,中国企业更多参与整个地区经济活动,对有形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凡此种种,都将给亚太地区带来更大繁荣。眼下我们开始逐梦,但要睁大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