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美国对伊朗的网络攻击可能改变了战争规则

2019-07-05
c.jpg
美国网络司令部

6月底,在美国无人机被伊朗击落后,美国采用了不同寻常的报复手段。在特朗普总统授权下,美国网络部队对伊朗多个军事、情报机构展开了带有破坏目的的网络攻击。这次攻击的具体效果仍然是个谜,但这种新的军事报复手段有可能改变各国的军事安全认知,进而产生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

虽然对伊朗的攻击并不是美国首次对他国发动网络攻击,但此次攻击具有一些不同以往的特征。这是美国首次将网络攻击作为报复他国的政策工具。与以往发动的网络攻击不同,美国政府和军方有意公布了攻击的一些细节,例如攻击目标、攻击目的等。美国网络攻击的目的是损坏伊朗的武器装备和指挥系统,带有鲜明的破坏性意图。这些特点让这次攻击更像是一次经典的网络战争。

近年来,随着美国网络部队建设完成阶段性目标,美国在网络空间的军事姿态也变得更富进攻性。据美国媒体披露,美国可能至少已经对三个国家开展了类似的网络攻击或网络渗透。除了伊朗之外,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网军对朝鲜的导弹发射开展了网络干扰,导致不少导弹在发射升空后不久就发生爆炸。这种做法与此次对伊朗的攻击类似。一个月前,《纽约时报》披露美国在俄罗斯电网系统植入“进攻性”木马软件,试图在特定时刻启动并造成重大伤害。

伊朗、朝鲜和俄罗斯都与美国存在一些矛盾,受到美国的经济制裁,而网络攻击被美国视为一种“更安全、门槛更低”的惩罚性措施。美国将网络攻击视为一种对外政策工具,给网络空间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损害了各国在网络安全上的互信。

首先,这种做法可能改变各国对网络军事化的态度,更多国家将把网络攻击能力建设视为迫切需要。网络空间处于攻防不对等的局面,攻击成本低、易实施,而网络防御难度大、难持久。美国认为,顾及到与美国军事能力存在显著差距,他国不会贸然动用军事手段回击美国的网络攻击。因此,网络攻击给美国在准军事对抗方面提供了额外的优势与灵活性。但是,这种优势很快就会被消除,美国的竞争对手将尽快研发对应的网络攻击手段,对美国形成威慑,或者在必要时运用网络攻击作为回击。

第二,这种做法削弱了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军事互信。美国曾经以网络攻击“受害者”自居。美国政府2011年推出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提出通过增进国际合作增强美国及全球互联网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这一时期,网络安全成为美国与其他国家国际合作的重点领域。如今,美国突然改变立场,实施一些自己先前反对的网络行为。例如,美国曾经表示反对在和平时期对电网等关键基础设施发动网络攻击,而对俄罗斯电网的恶意网络渗透显然违背了这一立场。这种前后不一的行为让更多国家担忧美国也在暗地里对它们开展类似行为,因而造成严重的不信任感。

第三,这种做法有可能促进网络黑客等给网络安全带来消极作用的组织发展壮大。黑客不仅将成为网络武器研发的重要外包商,也能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他国军方研发的网络武器库。一些国家也可能将一些黑客组织改组为“网络民兵”或“网络私掠组织”,替代常规化网络部队的角色。这些新的任务和资源都会让黑客组织滋长。在缺乏网络安全合作的情况下,跨国黑客组织甚至有可能成为威胁国家安全的新势力。

第四,网络领域的“911”或者“珍珠港”随时可能爆发。随着5G技术和物联网的发展,一国社会运行将更加依托网络空间,网络战所带来的潜在危害也随之扩大。相比传统战争,网络战的攻击目标更多、攻击范围更大,更容易产生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

对中美关系而言,美国对伊朗的网络攻击将成为中美两军关系的一个潜在风险。两国军方需要为此类事件做好预案,管控网络攻击升级的风险,为网络攻击行为设定规则和界限。网络攻击不应成为一个毫无顾忌的军事选项,美国应当谨慎看待这种做法的成本和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