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罗亮 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南海局势趋稳向好的生动案例

2018-09-11

south china sea.jpg

2018年过去大半,各大媒体的头条长期被朝鲜半岛问题、中美贸易“拉锯战”所抢占,南海问题似乎被打入“冷宫”。但有两件事注定要载入2018年南海“大事记”。一是“南海行为准则”(COC)形成单一文本草案;二是菲律宾“德尔皮拉尔”号巡逻舰在南沙群岛半月礁附近海域搁浅。

案例一:“南海行为准则”(COC)形成单一文本草案

从2013年9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联合工作组在中国苏州受权就“南海行为准则”(COC)启动具体性磋商为标志,这一磋商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在今年新加坡举行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上,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南海行为准则”形成单一磋商文本草案,标志着磋商取得重大进展,为制定南海地区共同规则奠定了重要基础。如果以“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从磋商到签署耗时十年为尺度,“南海行为准则”单一文本草案的形成也实属来之不易。

当前再过于关注单一文本草案到底有多少页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重点在于其汇聚了11国的利益诉求,实现了阶段性的共赢。从表象上看来,似乎是皆大欢喜,然而未来之路将是围绕单一文本草案主要做“减法”、适当做“加法”,即以删除大多数内容为主,适当调整部分内容为辅,逐步将其浓缩、凝练成近似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仅有数项条款和内容的文本。也因此可见未来各方博弈之激烈。随着“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的逐步深入,中国与东盟国家间就文本在适用海域、性质、军事活动、资源开发等涉及到重大和敏感问题上的分歧不可避免,也将逐一浮出水面。此外,磋商过程中间也不排除受到域外势力等不确定因素的蓄意搅动,破坏磋商的政治氛围和进程。因此,王毅外长在2016年中国-东盟外长会议上提出的“四点愿景”,即“合理预期,协商一致、排除干扰、循序渐进”仍不过时。

案例二:菲律宾“德尔皮拉尔”号巡逻舰在南沙群岛半月礁附近海域搁浅

谈及此事,让人最先联想到黄岩岛以及仁爱礁。没错,“德尔皮拉尔”号这艘菲律宾现役最大军舰(2011年从美国购买的首艘退役“汉密尔顿”级巡逻舰),是2012年4月在黄岩岛泻湖入口处围堵中国渔船的“凶手”。1999年5月,菲律宾以一艘坦克登陆舰“船底漏水”不得已“坐滩”仁爱礁,侵占我国南沙领土。此次“德尔皮拉尔”号巡逻舰在南沙群岛半月礁附近海域的搁浅,让人不由想起菲方是“故伎重演”。然而值得回味的是,基于菲律宾主动向中方作出通报避免误判,从中国外交部的表态来看,中国政府未就此事向菲律宾政府提出严正交涉。中国的专业海上搜救船只“南海救115”和海警船只也在附近海域,并与菲方商讨提供搜救事宜,菲方也及时做出短期内尽快拖走搁浅军舰的承诺并且兑现,这凸显了中菲互信程度不断加深。

今年4月,菲律宾杜特尔特总统第三次来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据悉,杜特尔特是出席年会的领导人名单敲定后临时增补的,并且是他本人表达了强烈的参会意愿。这也彰显了中菲关系转圜后进入发展“快车道”。

杜特尔特就职以来,中菲南海共同开发一直被寄予厚望。尤其是2017年在中国贵阳召开的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第一次会议,为中菲双方管控分歧、聚焦共同开发奠定了重要机制化安排。据菲律宾媒体报道,习近平主席也将在今年11月出席APEC会议后访问菲律宾,中菲南海联合油气勘探协议签订的可能性大大增强,届时将为南海共同开发再添生动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