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包含危险的战略观和若隐若现的机遇

2018-01-03
S1.jpg
2017年12月18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华盛顿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美联社)

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上任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长达68页的报告系统阐述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为特朗普未来任期内的对外战略和政策定下基调。报告中26次提及中国,其中多数态度都较为消极。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报告中不少与中国内外政策重合或相似的观点。两国或许能够从中发掘、找到或创造中美关系新的合作点,降低两国的竞争态势。

在完成和发布报告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就透露报告将与1987年里根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有相似之处。麦克马斯特称,美国正面临与1987年类似的情况,国际局势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特朗普特别选择了里根大厦作为发布报告的地点,印证了该报告向里根致敬的寓意。《纽约时报》称,该报告用冷战口吻来强调实施“美国优先”、加强边境管控、修正不公平的贸易协定和重建军事力量的紧迫性。

报告描绘了一个与以往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这个“竞争性世界”中,美国不再是“天赋的领导者”,美国的领导力、影响力、经济利益正在受到一些“修正国家”的侵蚀。美国国民的人身安全岌岌可危,面临着朝鲜、伊朗、恐怖主义、跨国有组织犯罪乃至人口贩子的威胁。美国已经不再信奉接触政策,该政策只会让美国的对手变得更加强大,更有能力破坏美国的“民主世界”。在这个现实主义的世界中,只有军事、经济和技术上的优势能够保障本国利益;只有美国国内、美国产业、美国劳动者和制造业的繁荣才能保障全球和平、繁荣;只有美国施展充分领导力,网络空间和国际空域才能造福人类文明。

这种战略观夹杂了多个曾经给美国和世界带来动荡的因素。竞争性的国际观让人想到冷战。如果一个大国需要运用竞争而不是感召才能扩展其影响力,那么国际社会将不可避免地被分割成多个阵营,即队友、对手和中立地带。从冷战的历史看,这将是一场零和博弈,并不能促进人类社会的整体进步,也不能让更多国家摆脱落后局面。对美国国民、经济和军事的深刻危机感让人联想到麦卡锡主义时期。激发国民强烈的不安全感很自然会引起针对少数群体的歧视。报告中称,为了保护美国国家创新基地,应当收紧对特定国家的留学生签证。这一表述释放了不安的信号。反对接触、对全球性问题的消极态度和以本国利益优先让人联想到美国早期的孤立主义。无论是美国在大萧条后率先开启贸易战,还是在二战前放任日本法西斯向外扩张,都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了灾难性后果。

该战略报告八次将中国和俄罗斯作为美国及其盟友的对立面并列提起,形成了一个不稳定的“三极世界”。这种鲁莽的定义对中美关系将产生消极影响,也不利于各国自由选择其发展的道路。在一个事实上正走向多极化的世界中,特朗普提出的“三极世界”有些不合时宜,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很多中等强国的角色,它们当中有很多在经济实力上超过俄罗斯,或者与美国、中国、俄罗斯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

中国理应对这种无端责难感到愤怒,对这种近似冷战的战略观感到不安,对美国坚持的原则感到不解。但是,中国也很清楚当今世界不再会被一个文件所塑造,不再会被一个国家所左右。《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代表着特朗普政府的底线思维,但是世界的未来却是由各国共同塑造。特朗普悲观而现实的战略与中国提出的美好而理想的“命运共同体”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两者之间能够找到相互转化的机遇。

对中美关系而言,特朗普的这份报告提出了一系列紧迫、可行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能够帮助美国解决切实的国家安全问题,也有助于为两国寻找新的合作点。其一是报告中提到的阿片等新型毒品走私问题。在反毒问题上,中国与美国一直保持着同一立场和良好的合作。中国深刻理解美国在毒品问题上的关切,因为中国社会也深受新型毒品之害。中美在该问题上的联合执法和情报共享将进一步增进两国执法机构的合作态势。事实上,在2017年10月结束的中美首轮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中,双方已就此达成一致,后续合作正在推进。其二是太空合作。美国将太空作为“首要领域”,中国也希望在和平利用太空上发挥积极作用。对越来越在经济和军事上依赖太空的两国来说,双方在太空规则上的共识正在增加,开发太空的合作潜力正在增大。其三是网络安全合作。该战略报告多次强调“主权”理念,不再强调美国的“特殊性”。根据这一思路,美国或许能够逐步接受中方坚持的“网络主权”概念,以互不干涉他国网络主权作为双方谈判对话的基础。如果这一基础能够达成,两国之间的网络安全合作可提升到更高层次,替代气候变化议题成为两国关系中的一个“新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