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南海叙事的冲突

2018-01-02
S3.jpg

今年,关于南海的领土和海上主权争端出现了两套相互冲突的叙事。这种叙事上的冲突加剧了本已动荡不安的地区形势,争端各方甚至都无法就问题的本质达成一致,更不用说提出有效方案解决争端。

随着事态以令人意外的走势展开,一些东南亚主权声索国,尤其是菲律宾,几乎在一夜之间从一个阵营转换到另一个阵营,它们开始提出一个日益倾向于中国的叙事,而这种叙事混淆了基本事实。结果是国际准则被侵蚀,而国际准则的存在正是为了遏制修正主义大国的扩张野心。

新南海争端

南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海路交通要道,今天,南海争端不仅围绕该地区的资源和领土,还围绕谁应为海上紧张态势的加剧负责。

一方面,美国和日本及其他一些主要西方盟友一直批评中国无视菲律宾在海牙国际仲裁庭取得的历史性胜利,继续在争议地区进行造岛活动。这些国家认为,通过单方面篡改基本事实、公然挑衅维护地区安全的国际法和国际准则,中国正在直接挑战亚太“以规则为基础的地区秩序”。

对于这些国家来说,通过部署先进的武器系统、修建最先进的飞机跑道、在公海人工岛上扩充军事人员,中国正在令南海争端军事化。它们担忧,未来几年中国将拥有把其他主权声索国挤出争端区域的必备能力,并在南海地区设置事实上的专属区。

此外,美国与其主要地区盟友坚称,菲律宾对中国提起的国际仲裁诉讼超越了涉事双方,因为仲裁结果直接质疑了北京对南海盆地几乎全部海域的主权声索。因此,北京对仲裁结果的拒绝和不遵守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本框架的直接攻击,而中国是该公约的签约国之一(虽然由于参议院孤立主义议员的坚决反对,美国并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美国海军依据国际惯例法一直遵守着该公约的相关条款)。

同时,日本和澳大利亚一直坚称,海牙国际仲裁庭的判决是“终裁”且“具备法律约束力”,因此中国实际上成了国际罪犯。对于这两个国家来说,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方法就是中国遵守国际法并采取“三不”做法:不在争端地物进行造岛活动,不将占领地物军事化,不以胁迫手段威胁其他较小主权声索国。

新的大混战

另一方面,北京则提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叙事,按照这套叙事,“南海争端总体情况是积极的”。根据中方观点,中国正在与包括菲律宾和越南等在内的其他声索国共同努力,“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北京坚称,紧张态势的根源来自于“外部势力”,通过加大军事参与、哄骗并诱惑东南亚国家反对中国,这些外部势力执意在该地区煽动紧张情绪。

长期以来,虽然很多东南亚国家不无道理地担忧中美两国在南海地区日益增强的对抗情绪,但中国一直都是这套(极其令人难以信服的、服务于自我利益的)叙事的唯一支持者。但今年以来,在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领导下,菲律宾公开投向了中方阵营,坚称南海地区情况稳定。令北京大为高兴的是,这位菲律宾领导人公开宣称,为换取加强与中国的经济纽带,菲律宾考虑将仲裁庭判决“搁置一旁”。

作为今年东南亚国家联盟的轮值主席,杜特尔特拒绝在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结果,对南海争端进行了低调处理,并否决了越南等其他主权声索国提出的团结东盟挑战中国的提案。杜特尔特政府还回绝了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呼吁,这些国家希望菲律宾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遵守国际仲裁庭判决。杜特尔特坚称,是否决定在地区论坛上提出南海争端议题是菲律宾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特权。今年年底,杜特尔特更是公开拒绝了美国和日本等非主权声索国展开斡旋的建议,他坚称“最好搁置”南海争端。

相反,菲律宾及其他东南亚国家将筹码压在了“南海行为准则”谈判上。然而,我们无法确保,围绕南海行为准则展开的长达几十年的谈判是否最终能出台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来遏制中国的海上野心。

菲律宾领导下的东盟对中国种种行为的公然默许,令美国及其盟友备感挫败,他们随后开始押宝复活一度沉睡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该机制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考虑到这种语境,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美国在其外交语汇中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印度-太平洋”这一字眼儿。而这一说法也完美契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海军太平洋司令部海军上将哈里·哈里斯的外交措辞。这二人都强烈支持对中国在海上主权争端上的咄咄逼人进行更强硬的反击。

鉴于东盟在塑造地区安全框架上日益边缘化的趋势,各个大国已经开始加入这场大混战。结果就是,地缘政治图景变得更加动荡不安,守成大国与修正主义大国在这里直接碰撞,而非以双方接受的规则遏制错置的野心。这样看来,南海争端或许很快会进入一个更加危险的对抗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