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孙云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

中国对朝政策(即将)发生变化?

2017-09-28
S5.jpg

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问题爆发以来,很多人都呼吁并预期中国的对朝政策发生变化。虽然要中国采取违背国家利益的对朝政策实为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人们仍不断敦促中国放弃朝鲜。中国拒不依从,这激励朝鲜厚颜无耻地将挑衅升级,也促使美国对中国施压,包括制裁中国,因为它未能改变朝鲜的恶劣行为。中国如今进退维谷。

因此毫不奇怪,鉴于这一两难困境,本月初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后,中国学术精英提出新的建议,认为中国应该开始与美国就朝鲜问题进行应急对话。同样不足为奇的是,这种建议遭到中国保守阵营学者的猛烈抨击。争论持续了一段时间。而全世界目睹了中国政治精英在对朝鲜政权不满和鄙视的同时,继续为朝鲜提供着经济和政治上的支持。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朝核问题相关局势出现了巨大变化。最重要的是,美国背离前任政府的战略忍耐政策,转而寻求通过高压与接触并用来改变现状。无疑朝鲜是特朗普总统的头号国家安全问题,而对于中国,这意味着既有推动解决问题的机会,也有解决无望事态升级情况下的挑战。实际上,美国立场的变化并未改变中国的对朝政策。中国始终认为,朝核危机的根源是美国未能向朝鲜提供安全保证。中国也一直坚持认为对话是唯一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中国支持将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作为惩罚措施,但即使联合国的措施被认为不足,它也强烈反对美国单边制裁的想法。

中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在同一光谱两端摆动,这反映出中国对美朝关系的两种忧虑,也暗示了中国真正重新考虑其对朝政策所必备的条件。一方面,中国肯定是担心战争。如果朝鲜的挑衅导致朝鲜半岛发生武装冲突和混乱,中国基于朝鲜稳定的根本利益就将受到威胁。虽然中国一直在为冲突局面制定应急计划,但迫在眉睫的战争将改变中国对支持朝鲜政权的战略利益权衡。对于朝鲜动荡,中国最担心的是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统一的朝鲜半岛会否削弱中国的势力范围。如果这种情况在所难免,中国的成本效益分析就会改弦更张。

在光谱的另一头是中国对被排斥的担心。虽然中国希望推动美朝直接对话,但在中国人看来,这样的对话应该只涉及停止紧张局势升级,和启动有关朝鲜半岛未来的多边会谈。中国外交部呼吁华盛顿与平壤直接接触时,其潜台词是,有关朝鲜半岛未来的任何会谈都应该有中国人在场。例如中国政府认为,正式终结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用一个和平条约取而代之,都必须有中国的参与和批准,因为中国是停战协定的原始签署国。

中国对美朝对抗及美朝和解的双重担心,足以解释中国政府在朝鲜危机中的大部分行为。由于中国在朝鲜的根本国家利益没有改变,这种行为将来也难有变化。美国威胁要对中国不改变其做法加以惩罚,这或许让中国的政策出现表面变化,如在联合国制裁方面,但不会阻止中国继续支持朝鲜的生存。

展望未来,中国呼吁恢复“六方会谈”极不可能实现。这不仅仅是因为过往政策的失败,也因为人们怀疑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以及这种有限的影响能否让中国继续在将来的外交努力中发挥核心作用。中国之前在命运多舛的“六方会谈”中拥有核心地位,靠的是它对金正日政权有重要影响。这种影响力也许不足以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但却使中国有能力让金正日敬重,并影响他的优先选择。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则完全不同,他公开反驳和批评中国的立场,清洗朝鲜内部的亲中派,并实际上拒绝了中国要朝鲜尊重其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的要求。中国对朝鲜作用有限,削弱了它影响朝鲜核危机后果的能力。许多人越来越觉得,中国不仅不能影响朝鲜的决策,而且它由于继续支持朝鲜而“破坏了游戏规则”。这意味着中国正在失去对朝鲜危机施加决定性影响的能力。它引出的问题就是,毫无公正可言的中国是否应当是尝试解决这场冲突的核心。

中国对朝政策的任何更改,都要求它从根本上改变对朝鲜的成本效益分析。朝鲜更多的挑衅不会让中国改变政策,除非这些挑衅一定会导致战争,但由于人们的广泛共识是军事选择不可接受,因此战争不太可能发生。不理解这一精要,世界就会继续对中国的应对不足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