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罗亮 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特朗普的南海政策会比奥巴马强硬吗?

2017-08-28
S1.jpg
2009年11月,美国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在太平洋上航行。(照片由美国海军提供)

进入2017年下半年,南海问题似乎又开始“热”了起来,这里既有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域外大国的介入,也有域内国家诸如越南的主动“惹是生非”,自2016年7月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出炉以来南海短暂的平静又被打破。

特朗普上任至今已200多天,其亚太战略、南海战略初见端倪,但总体而言仍不明朗。奥巴马政府重点提倡和推动的战略,特朗普政府坚决予以反对并果断废除,在退出TPP、废除“医改案”、撤出中东事务上均得到了应验。但在南海问题上,坚持这样的定势思维显然是失灵了。

2009年起,奥巴马政府提出了“转向亚洲”计划,并在2011年升级为“亚太再平衡”战略,南海问题成为其重要抓手,其目的是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遏制中国的快速崛起。具体而言,在军事安全上,奥巴马政府不断巩固同盟安全构架,兑现美国“重返亚洲”的庄重承诺。在中国主张海域维持高频率的军事侦察活动,不断试探和挑衅中国领土主权安全的底线;在话语权上,大肆炒作南海岛礁建设及“军事化”、防空识别区等中国开展的维权作为,故意制造新概念和新热点,寻求“话语霸权”。其惯用的手段是通过政府及军方重量级官员在不同场合积极发声、国际主流媒体炒作、国际知名智库解读、盟友随声附和等方式形成的“组合拳”,炒作中国政府的海洋维权行动,混淆国际视听,制造“中国威胁论”;在历史法理上,围绕南海断续线以及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等议题,故意歪曲历史事实和国际法规则,变相支持和鼓励菲律宾、越南等相关国家的侵权行径;在地区规则上,通过各种手段干预和影响“南海行为准则”制定的主导权。奥巴马政府的南海政策清晰可见,手段繁多。

从今年7月特朗普批准五角大楼开展“航行自由行动”年度计划以及当前美越关系异常“热络”来看,其南海政策手段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惯例做法,但手段却又比奥巴马政府来得更为迅速和强烈。

奥巴马政府曾于2012年至2015年间叫停了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直到2016年才恢复。而整个2016年,奥巴马批准的南海“航行自由行动”仅有三次,每次都定为“一次性事件”而慎重对待。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上任仅仅200天,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就达到了三次,加上之前派轰炸机飞越南海上空,美军在南海实施的“航行与飞越自由行动”更是达到了五次。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政府批准五角大楼在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的年度计划。这个一揽子计划意味着白宫将“航行自由行动”决策权下放,缩短审批过程,减少对应成本,军方拥有更多的灵活性和自主权。因此,可以判定的是未来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无疑将更加频繁,目的性、针对性、政治性也更为强烈。此外,在美菲关系遇冷之际,美越关系陡然升温。奥巴马政府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越南在美国地区战略中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美国把越南视为在东南亚的重要伙伴,越南开放金兰湾和岘港成为美军介入南海的重要“战略支点”。而越南则借助美国增强自身影响力,搞大国战略平衡,自己也开始逐渐扮演中美争夺亚太地区主导地位的“爪牙”。从2012年6月奥巴马政府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到2016年5月奥巴马访越并宣布全面解除对越南的武器销售禁令,两国关系完全正常化,整个过程历时四年之久。而特朗普政府上任刚满百日不久,越南总理阮春福访美,成为特朗普上任以来拜访白宫的第一位东南亚国家领导人。8月,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再次访美,商谈美国在2018年派遣一艘航母访问越南的具体事宜。而今年11月特朗普将出席APEC会议,更是历史性的实现了一年内美越两国领导人的互访,实属罕见。

因此,不难看出,特朗普政府介入南海问题的执行“效率”显然超过前任奥巴马政府,显示出特朗普作为一名成功商人直逐利益、讲究效率的本质。可以断定的是,中美在南海的地缘政治博弈将长期存在,美国以南海为重要抓手,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意图不会变。进一步说,美国通过“航行与飞越自由”挑战中国所谓的“过度性海洋政策主张”的借口也不会变。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应坚持在战略层面上保持清晰的认识和定力,在战术层面上形成常态化的应对方案,一定程度上“借势发力”巩固在南海的维权行为。至于特朗普的南海政策手段能否超越奥巴马自然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