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迈克尔·格林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与日本研究项目高级副总裁

朝鲜或许再次决定美中关系的未来

2017-08-15
S1.jpg

金日成1950年6月对韩国的入侵,比冷战前半期的任何其他事件都更让美中两国彼此敌对。由于他的孙子金正恩正加速研发能够用核武器打击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朝鲜再次成为有可能决定21世纪美中关系未来进程的变量。为结束朝鲜核威胁进行真正的战略合作,将改变北京与华盛顿的双边关系,而对平壤局势升级处理不当和互不信任,则将固化分岐,让我们回到从前的敌对状态。

目前有关美中朝核危机合作的争论主要是战术性的,即华盛顿能否接受北京的建议,用外交手段与平壤打交道,以冻结朝鲜的试验换取冻结美韩军事演习。但要想认真讨论美中的战略协调,就必须首先认识到,“以冻结换冻结”的想法是行不通的。美日韩进行任何自我约束,姑息摆在眼前的朝鲜威胁,换取它暂时停止试射,都只会削弱美方同盟的威慑力和信誉。毕竟,如果美国本土受到的威胁增大,即使日韩所受的威胁并未绝对减少,美国也会削减其保卫盟友的战备力量。我们还知道,对之前所有冻结核武器的外交协定,平壤都有百分之百的作弊纪录。这并不是说应该完全停止与朝鲜的外交,只是我们不能再指望朝鲜愿意通过外交谈判中止其核武器与导弹计划,哪怕我们靠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政权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

那么,美中之间真正的战略合作是什么样子的?某种程度上说答案就在安理会。对加强制裁朝鲜的联合国安理会2371号决议,北京再次投了赞成票。这一次还堵住了朝鲜向中国出口煤炭的漏洞。然而,联合国制裁的效果(而不是象征意义)取决于执行。过去15年中国的执行情况有所改善,但大多无关痛痒,而且与朝鲜违反之前的制裁、日益好战和进行武器试验的节奏完全脱节。美中之间真正的战略合作在于中国更积极地全面执行联合国现有制裁决议,阻断朝鲜的资金往来,禁止朝鲜从中国或通过中国运送导弹和核相关技术。这是一种什么情况呢?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安全部主动邀请美国中情局检查运往朝鲜的装有浓缩铀离心机或导弹部件的集装箱,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吧。然而相反,在执行联合国制裁方面进行的合作大多勉强而敷衍。中国更积极全面地执行安理会制裁文件的文字和精神,不仅可以打击朝鲜核计划,还可整固必要的防护网,阻止朝鲜输出核技术或材料(朝鲜人2003年在北京警告美方代表团,声称他们正准备这么做。4年后在叙利亚埃尔·凯巴尔反应堆果然抓到他们的把柄)。

北京还可通过同意重构朝鲜半岛周边更大的外交框架,表明自己与其他大国同道相益。布什政府2003年初提出“六方会谈”,目的是利用东北亚其他大国的影响力敦促平壤取消核计划。回想克林顿政府时期,我们的模式是欧洲主要大国的“联络小组”在会谈中协调施压政策,对塞尔维亚顽固的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以一个声音说话。这很见效。而在2003年的时候,我们希望由中国来主持对话(所以说我们并没有躲避这一问题)。但这个错误让北京以为六国具有同等的合法性和地位。结果,朝鲜对于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对话有说“不”的权利,而北京又拒绝在没有平壤参加的情况下召开另外五国会议。因为朝鲜缺席2003年的一次碰面,五国仅举行过一次被傅莹大使称为“可以聆听”的会谈,商讨首轮六方会谈的联合声明。我代表美国参加了这次会谈,并感慨我们的讨论是多么富有成效。自那以后,中国就拒绝召集或参加没有朝鲜的五方会谈。甚至俄罗斯外交官也承认,目前举行五方会谈非常有必要。所以,北京最好重新考虑它坚持不在地区外交中孤立朝鲜的立场。北京不妥协的核心,在于担心被朝鲜问题反噬,以及日韩两国坐大(两国均不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但这些心思只说明中国没有在朝鲜问题上真正给予合作。

许多评论家争辩说,中国与美国战略合作最重要的证明,就是它帮助推翻金氏政权(国防部长唐·拉姆斯菲尔德曾把这个随手可用的建议写入被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称为“雪花”的备忘录。奥巴马和特朗普内阁在不同问题上也抓住这个“灵丹妙药”不放)。“中美聚焦”的读者们无需提醒就应该知道这在北京为什么行不通,因为它有战争危险,会使中国东北陷入混乱,会导致出现一个民主统一的(很可能)与美国结盟的韩国。北京也许能够推翻朝鲜政权,后者约90%的粮食、出口和燃料依靠中国,但中国没有这种意图或意志力。朝鲜核计划的目的是阻止美国的进攻,以及给金家政权歌功颂德,同样它也是为了确保中国的这种状态能够延续下去。

既然结束朝鲜核计划和人民的痛苦比结束金氏政权更难把握,因此,并没有哪届美国政府主动尝试推翻平壤的领导人。我们该怎么应对失控的核武器和难民?在半岛全面开战会不会让数百万人丧生?针对这些可能性制定规划尤为重要,因为朝鲜的对外好战与其政权内部的倾轧加剧相当同步。金正恩暴力处决家庭成员和近百位高级将领,证明该国政局难以长治久安。我参加过各种与中国专家的官方和学界对话,讨论一旦朝鲜突发动荡或崩溃美中双方应如何合作。正如人们所预料的,由于中方的敏感,非官方讨论更富有成果。不过15年来,我在此类对话中越来越感到,中美两国对朝鲜的动荡或崩溃有共同合作的基础。但如果没有更多技术上的、现成的交流,朝鲜巨变带来的冲击就可能导致互不信任和敌意,让美中在整个地区的长期地缘政治目标的根本分歧曝露殆尽。

这也再次提醒人们,为什么朝鲜的未来对东北亚的未来秩序至关重要,以及为什么当前的核危机会让北京如芒刺在背。朝鲜战争因停战而冻结,其长期遗产是中国的孤立和东亚建立起了由美国领导的同盟体系。近半个世纪前,中国和世界领导人选择结束前者,而中国战略思维的基础是假设后者(美国的同盟体系)会随时间流逝而消亡。朝鲜核威胁破坏了这一假设,因为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正在做的事情有可能转变成为持久的地区性集体安全安排,其核心是导弹防御、核威慑和联合的军事力量。朝鲜的威胁固然是诱因,但人人都知道中国意图不明也是一个因素。事实上,美国及盟国的领导人已经发现,随着朝鲜事态升级,他们加强防务合作不仅是出于自卫需要,还可以动摇北京自以为是的假设,即朝鲜半岛问题各方只要降低调门,一切就会好起来。

到目前为止,美中在朝鲜问题上的互动特点是只有零散的战术合作,而在战略上互不信任。随着朝鲜的威胁越来越严重,天平可能会向任何一方倾斜。想清楚我们希望从北京得到什么,能够得到什么,然后通过调整我们的同盟和施压手段、外交手段去实现这一目标,是确保美中为应对最后的共同威胁而进行真正战略合作的最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