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中印关系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 孙成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中国和美国:面对现实 对话朝鲜

2017-08-10
s3.jpg

7月28日,朝鲜进行了当月第二次导弹试射,一些专家认为,导弹似乎可以打到大片美国地区,包括洛杉矶和芝加哥。毫无疑问,美国对朝鲜遏制恐吓的总体战略,包括数轮国际制裁、军事威慑和网络干预,都未能阻止这个国家核与导弹能力的发展。

朝鲜正接近其最终目标,即拥有对美进行核威慑的完整能力。这一紧迫威胁引发国际社会一连串疑问:现在是以军事手段让朝鲜收手的最后机会吗?朝鲜成为核国家后会采取什么战略?如果中国和美国不能阻止朝鲜成为核国家,有关这一问题的合作对话会否重启?中国可以为防止事态恶化做些什么?

可惜,解决这些问题没有灵丹妙药。例如军事行动,谁都不敢排除最坏的情形,包括朝鲜使用核武器进行报复。哪怕报复成功率只有1%,也没人愿意冒险。其他选择也充满不确定性。事实上,发展核武器并没有伤及朝鲜政府的稳定。解决朝鲜问题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由于中美在这方面的分歧小于以往任何时候,双方都应珍惜这一合作进程。

相当长时间以来,美国对朝政策陷入了困境。基本上就是,美国愿与朝鲜达成协议,劝其弃核,但国内因素一直使协议难以达成。例如,1994年美朝商定的框架,本是解决问题的良好起点,但协议的落实困难重重,特别是帮助朝鲜建设两座轻水反应堆的承诺未能如期兑现。为此,朝鲜认为该协议不过是缓兵之计,而非诚意之举。

类似情况还有2005年“六方会谈”后的9月19日《联合声明》。声明发表不久,美国就对朝鲜实施金融制裁。这些矛盾的举动发出混乱信号,让朝鲜觉得只有核力量才是国家唯一安全保障,从此对其他各方提出的建议虚以委蛇。金正恩这位年轻领导人,从未通过“六方会谈”或其他双边对话与中国或美国打交道,随着对协议效果的怀疑加深,他会更加一心一意地发展核能力。

美国对朝政策的前后矛盾源于国内政治,因为只有少数政治精英认为朝鲜是可以打交道的理性国家,多数人仍把它当成现实存在的威胁。国内环境更是让美国行政当局难以采取温和政策,因为它有可能在国会和媒体批评政府之际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从而一下子把美朝双方推向更危险的境地。

这种前后不一也影响到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中国愿意就朝鲜问题与美国合作,但美国政策的摇摆不定使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大打折扣。孤立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更加孤立的朝鲜会变得愈加不可控,愈发棘手,这样一来国际社会的选择更少,解决这一问题的成本更高。

中国古代有句格言,叫物极必反。由于朝鲜核能力发展似乎已达自身极限,我们可以期待朝鲜更加理智自信,并在获得安全感后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这样也将减少朝鲜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敌意和戒心。

果真如此,首先,美国就应考虑中国的提议,让中国恢复在这个问题上的信誉。朝鲜依然非常敌视外界,而中国是美国、韩国可以依赖的国家,或许也是唯一可能影响朝鲜的国家。中国提出“双轨模式”和“双暂停”,希望各方先退一步,然后开始对话谈判。朝鲜曾经放风,表示可以不再进行核武器和导弹试验,以换取美国和韩国停止联合军演。但美国仍坚持过时的军事威慑政策,这是企图迫使朝鲜退缩的失败政策。

如果美国难以接受整个“双暂停”计划,它或可考虑一些更巧妙轻微的政策改变。例如,略微调整制裁条款,减少军演规模及针对朝鲜的威胁,在鼓励叛逃者方面保持低调,同时要求朝鲜以减少导弹试射频次、释放被扣留的美国公民作为回报。这些措施将给朝鲜带来摆脱孤立和缓解外部威胁的希望,从而防止它采取更多不必要的挑衅行为。

其次,美国应考虑支持与朝鲜进行对话,其他各方则通过不同渠道参与进来。每当朝鲜在核能力上取得突破,它就会释放一些积极信号,试探其他国家的反应。7月19日,朝鲜用多种语言在国家旅游局网站发布“朝鲜之旅”计划,以吸引外国游客。这对一个担心政权被西方用阴谋颠覆的国家来说,是颇不寻常的。

次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官方报纸《劳动新闻》发表文章,主张统一的前提条件应该是朝鲜民族的统一。这篇文章还谴责朴槿惠政府应为目前的南北对峙负责,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对韩国建议启动军事谈判的回应。

美国应该积极看待这些信号,支持南北朝鲜、中朝、俄朝、日朝甚至美朝的官方或非官方双边对话,帮助朝鲜体验与外界的接触,增强其信心,使该国回归正确的谈判轨道。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中美两国应共同推动中、美、朝三方公开或闭门对话,以便为重启正式谈判铺平道路。看到如此缜密的核能力发展计划,人们很难把朝鲜视为完全非理性的国家。与“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从根本上不同的是,尽管有大声挑衅和充满威胁性的录像,但朝鲜从未对美国采取过真正的挑衅行动,反之,像伊朗这样的国家已经在直接挑战美国的军事存在。

中国和美国应充分了解朝鲜独特的傲慢和实用主义,承认它,会让它得到一定的安全保障,并有助于通过联合国或中国安排的其他渠道,来实现三方会谈。这种策略将促使朝鲜回到谈判桌前,趁为时未晚减少朝鲜问题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