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国会勿在台湾问题上开倒车

2017-07-28
S3.jpg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本月14日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包括了涉台条款,“要求国防部长评估美台军舰相互停靠对方港口的可行性”,以及“将对台军售程序正常化”。消息一出,舆论大哗。因为如果参议院也通过类似条款,授权法最后又获得总统签字批准成为正式法律,那就严重违反了历届美国政府认可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公然开历史的倒车的行为。

当初中美建交谈判时,邓小平明确提出:“中方历来阐明的就是三项条件,即断交、撤军、废约。这三项条件都涉及到台湾。我们不能有别的考虑,因为这涉及到主权问题。”卡特政府同意了中方的条件,这才有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中方同意美国与台湾保持商业、文化往来等“非官方关系”,以后历届美国政府但凡提到与台湾的关系都要强调“非官方”性质。军舰相互停靠不管怎么解释也不属于“非官方关系”,它冲撞、违反一中政策是显而易见的。

在美国社会中一直存在着一股反华亲台势力。从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这股势力起起伏伏,时而蛰居,时而躁动,但一直想方设法企图破坏两岸关系,以种种方式支持“台独”势力,明里暗里给中国的统一大业制造障碍。他们甚至公开主张“尽可能在美国对华政策中把台湾分离开来。不要把美台关系置于美中关系的框架之下,美台关系应该有单独的议程”,明目张胆地鼓吹实行“一中一台”。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两岸的经济整合使他们如坐针毡。民进党重新执政后,他们感觉时来运转,抓紧机会施展拳脚,给台湾当局出谋划策,在美台之间牵线搭桥。他们对中美关系的干扰、破坏作用要多加警惕。

这股势力集中反映在美国国会。国会中的保守势力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推动提升美台关系,个别议员甚至荒诞不经地提出美国应该放弃“一个中国”政策,实行“一中一台”政策,“承认台湾的主权”,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并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近年来,每届国会都有人在台湾问题上兴风作浪,如在第113届国会(2013-2015年),众院外委会提出了《2013年台湾政策法》,要求从政治、经济、安全各方面全面提升美台关系,支持扩大台湾的国际空间,这实际上是1999年《加强台湾安全法案》的花样翻新。2016年12月,一些国会议员又在《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中塞进私货,最终通过两院协调后的法案第1284节称,五角大楼应推动美、台间高阶军事将领及资深国防官员交流,以改进双方的军事关系与防务合作。相互交流的计划地点包括美国与台湾两地,而“资深军事将领”是指现役将官与挂阶人员,“资深官员”指任职于五角大楼的助理部长及更高级别官员。当月23日,奥巴马正式签署使之成为法律。但第1284节是“国会对美国与台湾军事交流的感觉”,因此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如今,一些国会议员又使出新招,表明美国政界总有人要在中美关系中打“台湾牌”,利用台湾问题来牵制中国,给中国的崛起制造障碍。但这张牌可是一张危险的牌,弄得不好会把美国自己也栽进去。

在国会立法的问题上,行政当局并不是无能为力的。相反,行政当局甚至总统本人,可以通过与关键国会议员的沟通(也是一种游说),施加自己的影响,延迟、甚至阻止某些立法的出台。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加强台湾安全法案》。克林顿政府强烈反对这个法案,在众议院于2000年初通过法案后,努力做参议院的工作,参议院结果没有就此举行投票,众议院通过的法案也就成了废案。

一个中国政策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中美三个公报的核心问题都是台湾问题。这是两国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中国核心利益之所在。中国的立场历来十分清楚、十分坚定,没有丝毫犹豫和妥协的余地。如果说两国的经贸关系可以谈判,那么一个中国政策是不容谈判的。特朗普政府应该很好总结美国历届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教训,尽量减少这个问题对中美整体关系的冲击和干扰,使两国关系在各个方面,尤其是对两国都有实实在在利益的经贸关系方面,取得稳步的进展。因为台湾问题而使中美关系出现倒退,那对中美双方都是没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