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一个温和建议:承认朝鲜

2017-06-02

部分人士断言说,朝鲜的核武能力给美国构成了“生存威胁”。诚然,朝鲜现在能给美国造成更大伤害,但它的核武器就像一枚蜂刺,在给受害者带来极大痛苦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死亡。一旦朝鲜自身面临生存威胁,人们有充分理由预期它会使用自己的武器,但如果没受到这类威胁,同样有理由相信它是不会使用核武器的。尤其是进步派人士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之后,考虑是否应该彻底反思美国对朝政策恰逢其时。

S2.jpg

一些人认为朝鲜当局是非理性的,认为独裁者金正恩是疯子。虽然金正恩可能是魔鬼,但却不见得疯:他想方设法巩固对政权的控制,在这个过程中他(以荒谬手段)摆脱了老人和同样无情的亲属管教和控制他的企图。如果我们假设金正恩的目的在于权力和保护个人安危,是出于保护自己在政权中地位的意愿,那么朝鲜的所做所为就符合理性行为模式的推测。朝鲜政权的核政策与标准的威胁理论是一致的:虽然它无望拥有二次打击能力,但考虑到“三八线”一带和日本、关岛美方兵力的薄弱,其装备足以在它发动进攻时给保卫韩国的美国制造麻烦。

朝鲜能否构成威胁取决于它的能力,算不算真正的威胁则要看它的意图。这里有三点主要推测:朝鲜发展核武器是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朝鲜真正害怕的是受到美国攻击;武器拿来对付韩国也许有用。

作为讨价还价筹码这种假设没有什么说服力。朝鲜领导层肯定是希望让人觉得,它会为了换取好处而改变核武器计划。不过,一旦得到了好处,它是没有动力去兑现承诺的。而且由于美国存在敌意,金正恩除非是傻瓜才会放弃他的计划。伊拉克战争的前提是预计萨达姆·侯赛因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假如想到他已经拥有了这些武器,发生那场战争的可能性会有多大?每当念及利比亚卡扎菲的命运时,金正恩会想到什么呢?

第二种假设则更为合理。1953年签署停战协定以来,朝鲜一直表示担心美国的进攻。但由于严重的挑衅并未出现,这种说法基本上属于妄想狂式的宣传。朝美之间的矛盾是由于美国承诺保卫韩国,而朝鲜致力于以和平或武力手段实现统一。正是朝鲜制造核武器的决定,造成了一种内在的利益区别。

虽然决策过程中的细节并不十分清楚,但也许应沿着这些线索,推测性地再现朝鲜核计划的初衷: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共产主义国家全面崩溃,甚至中国的国内合法性也面临严重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被韩国统一并且亡国似乎已是迫在眉睫。金日成决定开始制造核武器,其观点大约是这样能提高政权的存活几率。别的不说,这样做倒是能促使其他国家尤其是韩国维持朝鲜政权,因为如果它完蛋,它也会让韩国跟着它一起完蛋。

但核计划本身并不利于政权的安全,因为美国被吓到了。1993年克林顿总统曾经准备打击朝鲜,或许只是吉米·卡特的干预,才阻止了一场灾难。之后,美国并没有用行动说服朝鲜美国不会开战,这在小布什执政期间尤为明显,而克林顿和奥巴马总统也都显示了使用武力对付那些令人厌恶、尤其无法自卫的政权的倾向。

不过朝鲜人也许还能让其核计划成为主动的一招。一般看来,核武器并不是有效的攻击性武器,所以可以说,朝鲜的计划是对付韩国的一个工具,它不是战场上的大炮,而是作为政治武器在美国及其韩国盟友之间打一个楔子。

过去,美朝之间没有直接的双边接触。虽然朝鲜一直争取与美国对话,但美方对直接接触态度冷漠,因为他们要安抚南方有关美国在直接对话中会把韩国出卖给朝鲜的合理担忧。然而,朝鲜只靠启动核武计划,就可以在盟国之间打一个楔子,骗取美国参加直接对话。

如今韩国倒有可能更加鼓励这种对话。与美国人相比,韩国已经对来自北方的威胁更为麻木。随着有亲历战争记忆的韩国人越来越少,年轻一代更同情北方同胞而不是惧怕,而且更多韩国人把美国看成祖国统一的主要障碍。新当选的进步派人士更倾向于反美和与北方和解。各种各样的韩国人都很反感他们首都中心的大量外国士兵给韩国文化和社会带来的影响。文在寅总统已经宣布希望访问朝鲜,可能恢复从前的“阳光政策”。该政策的理念是只要朝鲜人更胖更快乐,他们的威胁就会减少,政权崩溃来临时软着陆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虽然保守派的态度更具对抗性,而且并没有多少韩国人希望完全撤走美国军队,但对美国在朝鲜半岛发动战争的恐惧似乎超过了对北方进攻的恐惧。这让美国没有理由满怀敌意对待朝鲜政权。

因此,我提一个温和的建议。美国应该在外交上承认朝鲜,认可朝鲜是国际社会的正式成员。当然也许要有一些私下的条件,如朝鲜应无条件释放现在被它扣为人质的美国公民,应无条件停止威胁邻国或向恐怖分子出售武器。美方的修辞不要再把朝鲜称为道德怪物——当然也不能忘记这个事实,同时不应发出任何向朝鲜提供援助或其他好处的暗示。虽然,考虑到南北朝鲜都是联合国成员,而且中国和俄罗斯都与南北朝鲜建立了外交关系,这种做法也许让人不快。

显然这是一场赌博。它假定朝鲜不像伊朗,野心只限于朝鲜半岛,而不是自命不凡地想获得全球或地区影响力。它存在朝鲜做出消极回应的风险,但这种情况下损失有限,只是又一个倡议遭到失败而已,没人会变得比从前更糟。如无意外,用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朝鲜没有受到外国威胁,还可能增加中国对朝鲜政权的不耐烦,促使中国向朝鲜施加更大压力让它自己安守本分。

虽然并不确定,但获得积极回报不无可能。尽管外界倾向于相信朝鲜人已经完全被洗脑,成为其政权的拥趸,但朝鲜精英和许多普通民众知道他们的社会有多么落后,知道世界如何看待他们的政治秩序。主席死后毛泽东思想在中国迅速消失的经验说明,在缺少良治时人民通常是有认识能力的。消除外部威胁可以削弱政权合法性,有可能促使朝鲜走向改革开放。

朝鲜也许会提出自己的要求,最明显就是减少美国在韩国的存在。美国应在不容讨价还价的基础上承认朝鲜,但要对考虑和谈判南北朝鲜关系的未来保持开放态度。考虑到目前韩国的改革趋势,现在也许是试探不同可能性的适当时机。反思军事联盟的内含和以美韩友谊为名驻扎在韩国的大批外军——特别是在朝鲜并未带来真正威胁的情况下——也许会获得各方欢迎,虽然对韩国来说,这也许更多是抽象的而不是具体的。

任何政策变化考虑都可能导致不稳定,接受一个核武装的朝鲜并非没有危险。它会刺激日本、韩国甚至台湾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朝鲜能拥有自己的核武器,为什么其他人不行?这一切对中国来说都是不受欢迎的,但它可以促使中国更多地参与抑制朝鲜。

对朝鲜半岛来说,一个考虑是建立致力于解决朝核问题的地区联盟,也就是在南北朝鲜、中国、俄罗斯、日本和如今多少有些游离的域外国家美国这个老的六方组合基础上,建立“东亚协调行动”,目标是鼓励朝鲜在国际上行为适度,促进朝鲜经济发展,或许最终让它和平并且相对不那么痛苦地与韩国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