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网络空间“大缓和”?

2016-09-29

1985年,历史学家沃尔特·麦克杜格尔写了荣获普利策奖的太空竞赛史。他认为太空竞赛并不是两国为进入太空进行的简单竞争,而是两种制度两种世界观之争。双方都必须有效适应竞争。苏联不得不更加开放并接受言论自由,以推动进入太空所必需的技术创新。美国不得不建立支持空间研究创新的新官僚机构(NASA),学习依赖技术官员的建议,当然也有顽固的个人主义。

美国和中国在网络空间也许正面临同样情形。中国官员在成长,他们意识到如果要发展经济增长、政治稳定的适应性经济,中国就必须减少对政府的依赖,更多地向市场力量和法治开放。与此同时,美国的互联网创新者却日益转向寻求在美国政府的保护下对抗网络黑客、网络盗窃、数据定位和审查制度。

美国和中国是世界最大两个互联网经济体,在移动、应用、人工智能、物联网设备等互联网增长领域里的竞争日趋激烈。全球最大互联网公司中美国有7家,中国有4家。约84%的美国人上网,中国只有不到45%的人口上网。美国的基础设施不平均(一些人已使用超高速网络,另一些人还在使用拨号上网)。中国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网民,约达6.49亿,它的移动网络正快速升级,已经走向5G。

中国已经迅速投入、建设并得益于互联网经济,因为中国官员为经济发展设置了指标。2015年中国开始实施新的“互联网+”计划,目的是让制造业由劳动密集驱动转向更高效、更全球化的信息技术驱动。不过,中国官员表示政府会让市场力量引导“互联网+”计划的落实。2015年7月,国务院公布“互联网+”行动计划,目的还包括增加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国际上的存在。这些努力似乎得到了回报:2015年8月《纽约时报》报道说,随着越来越多人通过手机上网,中国在移动网络创新方面已经领先世界。中国企业第一个开发了叫“陌陌”的交友应用,第一个用无人机递送包裹和食品。中国消费者很快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上的数字钱包。不奇怪的是,越来越多西方技术公司正投资并盯着中国的移动应用创新。

同时,越来越多美国互联网公司转向寻求让政府帮助它们保持市场份额,保护知识产权,或实现更有效的竞争。考虑到互联网产业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性,美国贸易政策制定者们正变得日益积极主动。奥巴马政府把打击数字保护主义和网络盗窃作为首要任务。决策者们在讲话和报告中点名批评中国。2014年,美国表示中国未能为网上的信息自由流动建立适当的监管环境。2015年,美国官方断言中国采取各式各样的保护主义策略,包括利用歧视性监管程序阻挠美国互联网服务(如电子支付)供应商的努力。在2015年的同一份报告中,美国强调中国的互联网监管制度是约束性的不透明的,并透过互联网给广泛的商业服务活动带来影响。

2016年,美国对中国数字政策的担忧变得更为具体,指出中国以国家安全(中国称为信息主权)为由为其审查制度、产业政策、网络盗窃和保护主义辩护。报告称,“2015年6月中国通过《国家安全法》,声称目的是维护中国的安全,但它包括了处理经济和产业政策的各项规定。2015年中国还起草了反恐和网络安全相关法律,如果当前版本是最终定稿的话,中国会对进口的信息通信技术产品和服务实施更多更严格的贸易限制”。美国还批评中国的互联网管理。“中国的互联网监管制度是约束性的不透明的,并透过互联网给广泛的商业服务活动带来影响。”有史以来第一次,美国政府把“防火长城”称为贸易壁垒,也许还会把它作为一个案例提交给WTO寻求争端解决。“中国过去10年当中对跨境网络流量的过滤给外国供应商造成沉重负担,既伤害了网站,也伤害了业务上依赖这些网站的用户。过去一年对网站的封锁更是变本加厉,全球流量最大的25个网站有8个被中国封锁了。”

美国眼下只是说说,靠点名羞辱而不是采取实际的保护措施回应中国的政策。但美国公司正试图获得保护主义补救办法。2016年8月,美国钢铁公司指责中国政府实施网络攻击,让其国有钢铁产业受益。该公司声称,宝钢利用从美国窃取的信息制造出了自己的高强度钢材。此案继续推进的话,美国政府将禁止进口那些靠网络攻击窃取美国商业机密生产出来的产品。

美国的策略已经让中国的政策出现某些变化。2015年,两国签署网络协议,承诺不从事不纵容网络盗窃。2016年7月,网络安全公司FireEye报告说,它发现中国针对美国和其他25个国家企业实体的活动在下降。美国国家情报负责人现在把俄罗斯当作美国最大的网络威胁。今年9月,中国政府主办了G20峰会。在它领导下,中国主办方起草并随后通过了一份蓝图,肯定了互联网的全球性,表示G20承诺信息、思想、知识的跨境自由流动,承诺言论自由和互联网治理的多利益相关方路径。G20国家还同意“尊重用于保护隐私和个人数据的可适用框架”。简言之,中国接受有关互联网治理的全球规范,同意尊重隐私权。

但中国还没有成为负责任的互联网管家。2016年9月,美国最受尊敬的密码专家之一布鲁斯·施奈尔表示,他担心中国可能要为针对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持续不断的DDoS攻击负责。而且,中国仍在从事黑客活动,在网上破坏人权,并在行动上破坏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自由表达言论。

尽管如此,中国仍决心向以信息和服务为基础的经济转型。为此,它需要外国投资、国际交流和外来竞争。某种程度上,两个国家都在学着采用对方的一些经济与治理方法。中国在学着接受多利益相关方网络治理,减少对政府的依赖,加强法治。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企业高管们意识到他们可以依靠国家的力量和声音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