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冯昭奎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美国必须警惕日本的核武野心

2015-11-06

2015年10月9日,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发布了日本核材料问题研究报告。该报告援引日本政府2015年8月的数据显示,日本拥有47.8吨敏感度极高的分离钚,其中10.8吨存于日本国内。此外,日本还拥有约1.2吨高浓铀。

众所周知,核能技术是典型的军民两用技术,高浓缩铀和钚都是可直接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核材料,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战机先后投到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就分别就是“铀原子弹”和“钚原子弹”。

然而,上世纪50年代后期以来日本发展核电事业一直是“一心两用”,既要发展商用核电反应堆,又要通过发展核燃料循环技术积蓄开发核武的潜力。日本频频有政治人物跳出来发表危险的拥核言论,包括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在1957年致信美国政府称,“从防卫角度来看,如果日本认为有必要,日本将进行核武装”。安倍晋三的二外祖父佐藤的内阁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曾极秘密地研讨了保有核武器的可能性并提出报告书。安倍晋三本人曾于2002年称“宪法不禁止日本保有核武器”。而钚是一种毒性极强的危险物质,必须严加监管,防止落入恐怖分子之手,例如1995年在东京制造沙林事件的奥姆真理教重要人物曾企图获取核材料。由于以上种种,人们完全有理由要求日方拿出诚意和负责任的态度,采取行动解决国际社会关切。

需要指出,早在1955年11月,日美就签署了日美原子能协定。美国承诺借给日本6公斤铀235,一种浓度高达20%的核材料,日本则于1956年6月在东海村设立了日本原子能研究所,为美国借给日本的浓缩铀设立保管场所和相关研究机构,力图实现浓缩铀国产化。60年代后半期到70年代中期,日本在人形峠建设铀浓缩实验工厂,并于1982年3月全面开工。在此基础上,由民间企业合资设立的日本“原燃”公司在六所村建设的商用铀浓缩工厂于1992年3月竣工投产。由此可见,日本之所以能拥有约1.2吨高浓铀,是与美国的长期帮助分不开的。

在钚材料方面,正如锅炉烧煤会留下未烧净的煤渣一样,轻水堆“烧”低浓缩铀也会因燃烧不充分而导致使用过的燃料即“乏燃料”中含有“有用物质”(约1%的钚和1%的铀235等)的情况。有专家估计,如果对日本核电站乏燃料进行后处理,对分离钚进行再利用,可节约天然铀25%,这对需要依靠进口铀的日本无疑是一笔可观的资源,弃之可惜。然而,一段时期内日本没有后处理能力,只好将乏燃料运到欧洲委托英法相关企业进行后处理,分离出钚再运回日本。从1978年开始,每年有几百吨乏燃料从日本运往英法,在后处理量较大的90年代后半期,大约每隔半个月就要用波音747这样的大型喷气机从英法向日本空运一次钚,每次运送约250公斤。由于能为日本提供后处理服务的国家如此遥远,以致为日本送回钚,无论是海运还是空运,都引起了途经国家的担心和反对。这促使日本决心建造本国的后处理工厂。

1977年1月上台的卡特总统发表“核不扩散政策”后,美决定无限期推迟本国商用后处理工厂建设,对同盟国也要求照此办理。特别是对日本,要求即将建成的东海村后处理工厂需征得美国同意才能运行。然而在1977年4至9月展开三次“日美后处理交涉”后,美国却作出让步,同意东海村后处理工厂可以运行,虽然附加了一些条件,却给日本提供了提炼钚材料的机会。与此同时,上世纪70年代美国要求日本每次从英法运回钚均需征得美方同意,然而在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后,对日本运回钚从“每次征得同意”放宽为“只要满足一定条件”就无需每次征得同意,放松了对日本从欧洲运回钚的限制。这也是导致日本国内钚积累越来越多的原因。另外,美国还曾向日本提供330公斤武器级钚和30公斤铀用于“研究”。

鉴于上述情况,必须指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对日本是负有特殊责任的,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钚提纯技术的难度逐渐降低,通过提纯钚用于制造核武器也并非不可能。因此,无论是武器级钚还是反应堆级钚,都被国际原子能机构列为“监督保障”对象。为此,美国必须对存在着“拥核武”倾向的日本加强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