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的姿态和美国的信号

2015-05-22

美国和中国都明白,围绕南中国海主权问题的军事对抗,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如今,双方都面临大量国内问题,特别是中国。双方也面临无处不在的国际问题,特别是美国。这足以让它们认识到,与一个主要经济伙伴在军事上对抗绝非良策。眼下美国正推动外交解决南海争端,而上述认识在中国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最近会晤时所发表的留有余地的讲话中有所体现。不过同样明显的是,双方都不愿意从他们认为对保护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的行动中让步。

美国对南海争端没有表明正式立场,也没有介入各方的领土纠纷,它的利益在于对盟国的承诺和地区稳定,更在于维护有争议地区重要航线的航行自由。每年,从这片有争议海域的商用航道经过的贸易额高达5万亿美元,如果中国控制了航道,其他国家要想通过就必须获得中国的应允。假如中国进行阻挠的话,其他国家就不得不采取其他的运输方式,这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巨大负面影响。况且,对海上商用通道的控制不仅使中国拥有巨大的经济力量,还会把美国海军逼入困境。因此美国认为,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中国不断壮大其海上力量的后果都是不可接受的。

但王毅在2015年5月的北京会晤中也表明了中国立场:“中方维护自身主权、领土完整的意志坚如磐石,不容质疑。”对中国来说,领土完整的信念与民族主义升温有关。1839-1949年,西方帝国主义和日本的干涉曾给中国带来深深的屈辱,如今中国是要赢回它在这一个世纪当中失去的地位。

南海有争议地区的每个国家都宣称自己无论历史上还是法律上都拥有领土主权。目前为止中国是所谓九段钱以内的最大主权声索方,它宣称对从南到东围绕中国最南边的海南岛省的九段线以内的多个重叠区域拥有主权。也许并不奇怪的是,这一地区每个被一国认为拥有领土主权的地方都有其他国家来抢。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日益回归“实际拥有,败一胜九”这条简单的法律格言,通过实际占有来实现主权主张。

哪一方都不希望发生军事冲突,但哪一方都不愿意从越来越强硬的防御立场上让步。如此一来,因为误判、意外或事态升级而引发军事冲突的风险就出现了。考虑到中国为收回领土不断造势,这种风险是真真切切的。中国摆出占有与控制的姿态,而美国的信号是拒绝中国的要求。双方又都不想有军事冲突,于是它们只能像瓶子里的蝎子一样不断绕着对方跳。

中国,加上文莱、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六个国家,如今都是要么部分卷入,要么全部卷入了南海的多处领土纠纷。这些纠纷某些情况下可以往前追溯好几个世纪。除了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利益外,这些主权声索的主要目的是有争议地区的自然资源。虽然人们对该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不有同评估,但对中国这样一个能源需求旺盛的国家来说,即使按最低估计,它的能源供应尤其是天然气供应也会有明显增加。同时,南中国海还是一个资源丰富的渔场,它提供全球约10%的鱼获,并造就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成为当地许多人的生计来源。

卷入领土纠纷的其他国家都在忙着升级它们设在南海的哨站,相比之下中国收复领土的举措到目前为止可谓大手笔。它在永暑礁和渚碧礁附近建造可以容纳飞机跑道的人工岛,而如果有必要在那里建飞机跑道的话,就说明中国打算永远保留在当地的军事存在。

2013年,中国因为一个与日本有争议的岛屿而采取了行动。如果这是一个先兆的话,那么中国也会宣布围绕南海岛屿划设防空识别区(ADIZ),对空中往来加以限制。虽然中国外交部在2014年特别申明说,中国并不打算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但要是修建了飞机跑道的话情况就可能改变。2013年中国自我设立防空识别区时,美国B52轰炸机曾进入该区域,以表达对中国主张的抗议和否认。同样,据《华尔街日报》最近报道,美国也计划在南海的人工岛屿附近进行空中和海上巡逻,以再次表明美国对中国主张的拒绝。

但这种情形本身是非常危险的。

2001年,一架中国歼8战斗机与在中国海南省70英里外飞行的一架美国EP3侦察机相撞。撞机事件导致中国飞行员死亡,美国飞机和机组人员在海南岛迫降,从而使美中关系尤其在美国机组人员返回美国之前那段时间出现全面紧张。当时两国下决心解决了问题并使局势不再升级。这表明,双方都认识到稳定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但想对这种决心进行试探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

目前的现实危险是,类似的海上或空中事故可能再次在南海发生。2009年6月,中国海军对美国海军监测船无暇号和胜利号进行过骚扰。中国潜艇力量的壮大,也使发生事故的风险上升。2009年,一艘中国潜艇曾经撞上美国驱逐舰的拖曳声纳。尽管美国军方断定那不是故意行为,而只是一次“意外相撞”,但它说明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在增加。

“意图”这个东西有时候很难判定。所以人们有可能发生误判,从而做出导致事态升级的反应。虽然事态升级不是谁的本意,但它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除了潜在的美中直接对抗外,美国还有可能为了某个盟友,特别是菲律宾,而卷入一场冲突。菲律宾已宣布要加强对礼乐滩的勘测和对潜在天然气田的试钻,这可能引来中国人的回应,并与菲律宾发生军事冲突。美国和菲律宾1951年就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根据条约,美国有义务介入冲突。

由于双方都坚持各自的立场不妥协,人们越来越担心一场冲突在所难免。通常,避不开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因此现在必须采取积极措施防患于未然。

1998年,中美曾签署海上军事磋商协议(MMCA),目的是建立“航道使用规则”。这个协议类似于美苏冷战高峰期建立的海上事故规则,不幸的是它最终几乎毫无进展,MMCA基本上是无效的。虽然如此,建立互信措施仍然是值得通过外交努力去争取的一个目标。

美国可以支持菲律宾这样的地区成员维护领土主张。但这意味着美国要帮助菲律宾提高对付中国的能力,这是在冒激怒中国的风险。因此,任何这样的援助都必须一方面做足对华外交工作,一方面阻止受援国对北京采取鲁莽行动。

最后,如果有事件发生,危机管控计划必须到位,以避免事态升级。也许当前局势中最积极的一面,是美中双方都明白军事冲突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我们也希望各方参与者在维护自身利益时牢记这一点。记住,如果一只蝎子刺中了另一只蝎子,那么结果将是它们双双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