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云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现德国柏林自由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日本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化趋势与中日美关系

2023-01-03

12月16日,日本发布了新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国家防卫战略》以及《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三个有关国家安全的文件。这是日本时隔十年时间首次发布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它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美国化倾向日益明显,即以假想敌认知为基础来制定战略。

首先,与2013年首版相比,日本2022年版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三个邻国定位为威胁或潜在威胁。新战略将中国定位为“前所未有的战略挑战”,将朝鲜定位为“更加重大而紧迫的威胁”,将俄罗斯定位为“最重大和直接的威胁”。作为岛国的日本,只有中国、韩国、朝鲜和俄罗斯四个隔海相望的邻国。国家正式文件将四个邻国中的三个以假想敌定位,这不仅是很严重的事情,还会引发与这些邻国相互之间负面认知的轮番升级,最终可能与日本想要获得更多安全的愿望背道而驰,甚至酿成自我实现预言的结果。

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就是以假想敌为基础,从冷战时代的苏联到冷战初期的失败国家、流氓国家,再到21世纪初的恐怖主义,直到现在的中国。但是历史证明,以假想敌为基础的安全观没有带来和平和安全,相反更加激化矛盾,带来更多紧张和冲突。

第二,军事威慑为主的国家安全观更加突出,外交和对话作为实现安全的方式似乎有被边缘化的倾向。新版国家安全战略虽然也提及外交的作用,但是强调其基础是以防卫力量作为后盾。换言之,只有首先具备足够的军事威慑力,外交和对话才会起作用。这种逻辑实际上同美国在国家安全上强调军事力量,轻视外交和对话作用的倾向趋同。此次结合国家安全战略更新,日本政府宣布将会在五年后实现防卫费达到GDP的2%的目标,同时要获得能够打击对方导弹发射点的“反击能力”。

那么,究竟什么是推动日本国家安全战略朝美国化方向发展的动力呢?一种解释是美国的“战略压力”,即近年来美国实施对华极限打压和遏制政策,并且要求同盟国步调一致。这种说法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今年10月美国拜登政府发表的新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位为最重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在国家防卫战略中则定位为对美国安全最严重的挑战。北约在6月的战略概念中也首次提及中国是利益、安全和价值观的挑战。日本在战略上追随美国,实际上就是日本“战略自主的缺失”。面对战略自主缺失的日本,中国没有必要与其进行战略沟通,因为主导权在美国。由此发展下去,中日关系有可能成为中美关系和日美关系的附属品。

还有一种解释认为,这是日本主动选择的结果,中美关系的持续紧张,被日本视为其实现正常国家化的战略机遇,即“战略自主的过度”。据报道,自民党在今年4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建议草案中,曾有中国军事动向是国际社会安全保障重大威胁的表述,但由于执政联盟中的公明党反对,上述内容最终没有写入。以此来看,日本对华战略认知的负面定位在程度上已超过美国,似乎有给美国带节奏的势头。日本发展“反击能力”,本质上将改变战后日本安保体制中的日美分工结构(即进攻性军事力量靠美国,防卫性力量靠日本),使日本走向攻守能力兼备的国家。近期,日本又和英国、意大利达成开发新一代战斗机的协定,这也可被视为日本向脱离战后尖端军事装备靠美国的体制而迈出的一步。

这些转变都以印太安保环境恶化以及美国需要日本分担防卫负担为由,而被加以合理化。但是在中国看来,日本似乎在战略上主动选择了充当遏华急先锋,由此可能导致中日关系从根本上改善的动力不足,危机管控和止损将成为重点。与此同时,尽管美国表态支持日本在安全政策上的大转变,但美国对于一个过度战略自主的日本也很难放心。

日本最终会意识到,依靠安全战略美国化难以获得战略自主和在中日美关系中的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