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民主峰会”让世界审视美国

2021-12-08
赵明昊.jpg

拜登政府即将举办的“民主峰会”,将让美国进一步接受国际社会的全面审视。美国试图借助“民主峰会”树立自己的道义权威,为实现拜登所提出的“重新领导世界”奠定基础。然而,美国自身政治体制日益严重的弊端,以及美国在阿富汗等国“输出民主”的不佳表现,将会因为“民主峰会”而再次成为舆论焦点。白宫或正陷入“作茧自缚”的困境之中。

美国通常被认为是世界上历史最长的民主政体,但这一说法并不准确。康奈尔大学政治学讲席教授苏珊娜·梅特勒(Suzanne Mettler)等美国学者指出,美国独立后,历经200多年的“民主化”过程,直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有活力且具包容性的民主国家”(a truly robust and inclusive democracy)。

中文图片.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31期

然而,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和“涓滴经济学”,导致经济不平等在美国越发严重。经济不平等与政治不平等是一对“孪生姐妹”,美国的民主衰败问题在过去几十年来也变得日益突出。美国政治中的“极化”和“部落主义”状况愈演愈烈,不仅不同党派之间视彼此为“敌人”,民主党、共和党内部实际上也陷入分裂。美国普通民众的“党派性”也越发深刻。2016年的一次民意调查显示,55%的受访美国人非常在意他们的孩子是与民主党人还是与共和党人结婚。

今年1月6日在首都华盛顿发生的“占领国会山”事件,是美国民主危机的最突出例证。拜登政府执政已近一年,但据统计,仍然有70%以上的共和党选民质疑拜登当选总统的合法性。通常而言,美国总统在其执政的初年会享有和选民之间的“蜜月期”,然而当前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已经跌破40%。拜登不仅面临来自共和党的压力,他在民主党内的地位也受到挑战,目前已有24%的民主党选民不支持拜登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

近年来,美国民众对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的信任度呈现下降趋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政治体制解决“大问题”的能力明显弱化。美国存在选举制度、司法体制、种族不平等、贫富差距等诸多严重弊端,但美国政治精英却难以推动必要的改革。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美国的民主已经沦为一种“否决体制”(vetocracy),这使美国的“政治失能”(political dysfunction)问题日益加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民主体制运行的成本却在不断升高,“金权政治”(plutarchy)的顽疾日甚。2020年的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是历史上最昂贵的,总花费高达140亿美元,是2016年选举的两倍之多。美国政治精英倾向于用选举来定义民主,但在很多美国政治学专家看来,选举已经成为“富人的游戏”,游说、政治献金成为“合法的贿赂”,富人阶层变成最有组织性的政治群体。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雅各布·哈克(Jacob Hacker)认为,“赢者通吃的政治”(Winner-Take-All Politics)已经在美国大行其道。

美国的民主衰败在聚焦民主问题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评分表中得到了体现。10年前,“自由之家”给美国打出的分数是94分(百分制),如今已经跌至83分。 “自由之家”副主席莎拉·瑞普奇(Sarah Repucci)称,从尊重民众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角度来看,过去10年美国的表现出现“持续性下滑”。此外,皮尤公司对包括美国在内的16个发达国家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7%的国际受访者和72%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美国已经不是可供他国效仿的“民主榜样”。

即便如此,拜登政府仍试图通过举行“民主峰会”,显示美国在民主问题上的垄断权——由美国来确定哪些国家是民主的,哪些不是。白宫公布的受邀请国家和地区名单受到不少批评。在一些人权活动家看来,参会的很多国家并不符合民主的标准,或是近年出现严重的“民主倒退”问题,比如印度、肯尼亚、伊拉克和刚果。如果按照“自由之家”界定的标准,约30%参加“民主峰会”的国家属于“非自由”或“部分自由”。

毋庸置疑,拜登政府的“民主峰会”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企图,美国是想让中国、俄罗斯等国感到难堪。为了在印太地区推动构建针对中国的“大联盟”,拜登政府不顾人权组织的反对,邀请印度莫迪政府、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参会。一些欧洲国家近年在移民、穆斯林等政策方面表现不佳,但它们对于美国实现地缘政治目标却是不可或缺的。为促使波兰更有力地对抗俄罗斯,拜登政府邀请该国参会。与此同时,匈牙利却因为与中国、俄罗斯保持较好关系,而未在被邀请之列。显然,在拜登政府极力推动大国竞争的背景下,美国在欧盟内部开始实施一种“分而治之”的策略。

实际上,拜登政府既需要一个操办“民主峰会”的团队,也需要一个应对“民主峰会”副作用的团队。这场旨在让拜登落实自己竞选承诺的高调活动,或会进一步损害拜登政府的信誉度,同时加深美国与中国、俄罗斯等国之间的裂痕。“民主是一段段旅程,而不是一个终点站”,世界上没有哪一套民主制度是完美的,也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政治制度模式。如果美国政府真的为美国民众福祉着想,它就不应把“民主”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工具,不应任由“新冷战”以及重燃的军备竞赛剥夺老百姓本就有限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