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军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 石烁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在读博士

为什么拜登应放弃特朗普失败的对华贸易战

2021-01-29
8e18e87ecf6c9e9edf87d3cbbe8acaa9.2-1-super.gif

当选总统乔·拜登下周宣誓就职时,会迅速改变美国的绝大部分政策。一个明显的例外是中国。但如果拜登继续保持即将卸任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采取的对抗性政策,他将来会后悔的。

虽然拜登对中国的敌意可能没有特朗普那么明显,但他附和了其前任对中国贸易行为的诸多抱怨,指责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向外国市场倾销产品,并迫使美国公司转让技术。他还表示,他不会立即放弃去年达成的第一阶段双边贸易协议,也不会取消目前影响大约一半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的25%的关税。

依拜登看来,在他对即有协议进行全面评估,并与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的传统盟友进行磋商之前,最好不对目前的对华政策做任何重大改变,其目的是“制定一个连贯的战略”。他挑选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有可能在评估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戴琪是亚裔美国人、贸易律师(会讲流利的普通话),在中国有丰富的经验。

中文图片.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8期

但不必进行全面评估,也会发现高关税与第一阶段协议是完全相悖的。过去两年,被加征关税的中国对美出口产品的比例从微不足道,上升到七成以上。被加征关税的美国对华出口产品份额也从2018年2月的2%,飙升到两年后的50%以上。

同期,美国对中国实体实施了11轮制裁。上个月,美国商务部又将59个中国企业和个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使总数达到350个,居所有国家之首。

如此之高的成本,加上对出口的严格限制,使中国不可能履行第一阶段协议中在2020-21年额外购买约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承诺。2020年1月以来美国的对华出口远未达到协议目标,其结果是,到2020年11月中国仅履行了年度采购承诺的57%。

中国加快进口的选择非常有限。中国对美进口商品需求的近80%来自私营部门,政府不能简单命令它们在如此高的关税下购买美国商品。而迫使国有企业填补这一空缺也会有它的问题。

结论显而易见,只要拜登坚持特朗普的对抗性政策,第一阶段协议根本就是行不通的,进一步建立互惠互利贸易关系更是几无可能,双边贸易甚至有可能崩溃。

但这并不是说,拜登政府唯一要做的只是取消关税。第一阶段协议也存在严重的缺陷,尤其是为了遵守该协议中国将被迫减少从其他国家的进口。该协议使美国相对于中国的其他贸易伙伴占有显著的优势,故有可能违反WTO的非歧视原则。

为此,其他国家正在努力争取公平的竞争环境。2020年底,中国与欧盟达成《全面投资协定》,东盟10国也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这些都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首先,作为美国第四大出口市场的东盟国家可能会将更多的贸易转向RCEP内的伙伴。由于RCEP没有与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的协议中所规定的劳工和环境标准,因此更可能加剧这种转向。

RCEP还可能增加中国对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农业和能源出口产品的需求。通过间接在中国、日本和韩国所谓“铁三角”之间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东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供应链将得以巩固。这令美国的战略地位越来越不利。

拜登不应坚持特朗普对抗性的对华政策,而应接受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争取与中国达成互利、非歧视的贸易协定。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努力有可能为此提供一个重要契机。CPTPP是由特朗普四年前上任后放弃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演变而来的。

拜登政府承诺,美国以及美国与世界的关系将有一个新的开始。为实现这一承诺,他必须结束他的前任对中国发起的灾难性贸易战。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Why Biden Should Abandon Trump's Failed Trade War with China”(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