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裴敏欣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

中美关系面临更多挑战

2020-09-09
PEI.jpg

考虑到中美关系最近几个月来的糟糕状况,很难想象它还怎么进一步恶化。不幸的是,这一世界上最重要双边关系出现自由落体式加速下滑的几率不仅极高,而且随着美国大选进入最后的更加不可预测阶段,未来几个月这种可能性或许还会增加。

两种不同的政治动态和考量将决定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程度和速度。首先,11月3日之前,迫在眉睫的选举政治将促使特朗普政府采取增加唐纳德·特朗普连任机会的政策。其次,11月3日的选举结果将决定中美紧张态势是不是更快升级,以及变得更加危险。

签于中国的形象在美国公众当中极其负面,对特朗普这种竞选连任非常艰难的现任总统来说,反华言论和惩罚性政策肯定会为他赢得支持。由于经济衰退、失业率高企以及新冠疫情在全国肆虐,特朗普想转移选民注意力是可以理解的。除了攻击他的民主党对手、前副总统约瑟夫·拜登外,他分散政治注意力的一个明显策略就是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他指责中国传播病毒,在政治上给他造成伤害。

理论上虽然简单,但未来两个月适度与中国干上一仗却不容易。再发动一轮外交攻势,比如关闭一家或更多家中国驻美领事馆,或者制裁中国精英人士和企业实体,都不太可能让舆情朝对特朗普有利的方向发展。其主要原因是,这些措施吸引不了美国普通选民的注意力。而采取惹人注目的经济措施,如对中资银行实施严厉的金融制裁,或废除“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则又会扰乱金融市场,加剧经济低迷。这将破坏而不是帮助特朗普连任,因为在人们看来他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就是经济。

唯一可能在政治上对他有帮助的,是一个涉及中国的军事事件。其形式也许是战机意外相撞,或两国海军舰艇在南海或台湾海峡发生冲突。尽管这种局面可谓险情,而且如果10月份发生的话肯定会改变选举态势,但许多因素限制了它的可能性。首先,特朗普不能直接命令美国军舰或飞机做出极端挑衅行为,他必须通过适当的指挥渠道,并迫使五角大楼从根本上改变它的台湾海峡和南海交战规则。毫无疑问,如果仅是为让特朗普连任的话,五角大楼会拒绝采取任何行动迅速升级与中国的军事危机。此外,如果北京命令其军队避免对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活动做出过激反应,那么发生军事事件的几率也很低。

这一分析表明,尽管中美关系从现在起到11月3日将继续恶化,但发生直接军事对抗或戏剧性经济脱钩的可能性仍相对较低。然而,以相互敌视和保持象征性制裁为特征的不稳定现状还会持续下去。

11月3日之后,中美关系变化的走向和速度显然取决于总统选举的结果。

讽刺的是,假如特朗普再次当选,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在短期内倒有可能比较平静。特朗普和他的首席顾问们可能会暂停下来,以更审慎的步调为未来四年制定一个更全面的对华战略。虽然这一战略的大方向是对抗,未来四年双边紧张局势会恶化,但世界至少可以有一个短暂的喘息。

如果特朗普输了,世界就应当准备迎接一种完全不同的局面。时间只剩下两个半月,特朗普政府会竭力去完成它对中国没有做完的事情。无疑,特朗普会认为他的失败应怪罪中国,因此他的对华鹰派被授予了全权。最坏的情况是,华盛顿有可能采取以前看来不可想象的措施。最明显的目标是“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由于中国很可能无法实现该协议设定的购买目标(在2020、2021年增加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进口),特朗普很容易找借口取消该协议,并升级贸易战。他还可以把技术产品的销售禁令扩大到更多中国企业,甚至是最大的国有企业。随着对中国内地和香港银行进行制裁,金融脱钩可能会加速。为了给北京心理上制造最大伤害,华盛顿有可能进一步抛弃“一个中国”政策,提升台湾在美国的外交地位,甚至公开允许美国军舰或飞机访问台湾的港口和机场。

所有这些措施将使中美关系面临自1979年外交关系正常化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显然,它们也将束缚拜登政府的手脚。如果拜登当选,任何修复与中国关系的尝试都将付出高昂代价,因为他必须首先解除这些制裁,还要在自己党派多数成员和美国公众支持对华采取强硬政策的政治环境中去挽回损失。

唯一的一线希望是,拜登如果获胜,他近期的优先任务不是进一步升级与中国的对抗,而是在特朗普执政四年后为美国疗伤。他的议程当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应对新冠疫情、复苏经济、培育与盟友的关系,以及解决种族关系紧张问题。所以,尽管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影响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我们可以期待,在北京和华盛顿弄清未来四年它们想把两国关系带往何处之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会出现一段暂时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