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赵启正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2020-07-14
赵启正.jpg

在中美关系正处于十字路口的重要时刻,中美关系何去何从?这也是世界各国都担忧的大问题。

回想2000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那年,我在访美前受约瑟夫·W·普理赫大使邀请去美国大使馆会面,并接受美联社等媒体采访。我说中美关系虽有进步,但仍不算好。记者问:“你看,什么时候美中关系就算是变好了?”我回答:“当美国竞选总统时,候选人不再用攻击中国获得选票的时候,两国关系就到了新阶段。”我一直深感两国人民之间的陌生和误解是中美关系的重大障碍。

今年又是美国大选年了。我看到了一张政治漫画:共和党和民主党立场一致,把如何遏制“中国崛起的威胁”作为主题,向中国射出很多飞镖。诸如此类的宣传导致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认知剧增,美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中国一直以诚心和诚信与美方进行了多轮谈判,今年1月终于取得了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成功,但美方仍旧坚持把中国列为最主要的对手继续攻击。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宣布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和主要对手。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提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担忧,矛头直指中国。就在今年5月,白宫又发布了《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宣称“中国正在经济、价值观和国家安全三大方面对美国发起强烈挑战。”凡此种种,表明美国正在制造中美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

中文杂志3.jpg
点击阅读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6期

2017年,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出版了《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这本书很快有了中译本。中国读者并不认为中美会重复历史上发生过的争霸之战,但是,美国强硬派说美国的主要敌人并不是恐怖主义,而是一个主权国家。冷战后美国需要新的敌人,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势力要把中美关系逼入“修昔底德陷阱”。

历史可以证明中国有悠久的“和为贵”的文化传统。15世纪初,中国明朝政府派出强大的郑和船队远航不是为了开辟殖民地,只是为了宣扬国威和加强与海外诸国的联系。在今天,还有亚洲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家问我,西班牙哥伦布船队规模虽小得多,却有直接的经济利益和对土地的追求,中国那么大的花费,但没追求任何土地和财富,中国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中国长期存在的与周边国家的“朝贡秩序”并非殖民主义制度,而是以“和为贵”的信仰维持了与周边国家长期的和平。我愿意补充一段经常被忽略的史实,明朝洪武年间,开国皇帝朱元璋宣布了一条给子孙的“训令”:永远不得对周边15个国家发动争讨战争。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可是以后又长期陷入冷战的漩涡中。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开始进入了较快的发展过程。中国从毛泽东时代至今一再强调不走“国强必霸”的帝国主义道路,中国从来没有挑衅过美国,中国也绝不想参与一场新的冷战。

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最典型的案例是对华为的敌视。美国没有任何证据,就断定华为对美国构成了安全威胁。甚至英国人也曾问“到底谁在怕华为?”“为什么要怕华为?”美国这样极端地扼杀华为,是毫无道理和极其蛮横的,是中国公众最看不懂的问题!中国人认为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命题”。

中美两国都需要在此关键时刻努力把握历史发展方向,应该有能力也有智慧避免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恕我直率地说,美国强硬派对中国的崛起过敏了,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将是一个历史性错误!

近几年来,中美关系跌入谷底,在政治、经济、安全和文化等方面矛盾和冲突不断。即便如此,习近平主席仍多次强调,中美两国谁也离不开谁,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我曾在上海担任副市长,1990年中国宣布了浦东开发,一时间国际舆论认为这只是口号,而非行动。在90年代,基辛格博士以上海作为中国经济的观察点,多次来浦东新区考察。他是第一个说“浦东开发不是口号,而是行动”的西方人士,以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眼前,推动中美关系的改善,也到了需要切实行动的时刻了。

浦东很快由一片农田变成现代新市区。在浦东开发中有很多与美国人合作的故事:浦东新建的三座超高层大楼,是中美合作的“产品”,它们的高度是400米、500米和600米,是浦东开发的标志,也是美国设计公司的高水平设计标志。

通用汽车集团和上海汽车集团的合资公司在1997年一年内建成投产,后又在全国建了几个整车生产基地,很快就达到年产400万辆,成为通用在全球效益最高的工厂。2009年通用遇到重大困难,申请了破产保护,上海合资方以最高的诚信和行动,协同理查德·瓦格纳先生一起挽救了通用。

今年新的故事是特斯拉在上海浦东工厂的装配线开动了。人们问,明天还有新的故事吗?似乎任何人也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如何管控中美关系中敌对的成分是对两国的共同的挑战。我们都是为中美关系做过历史贡献的人士,我们应该有责任帮助两国民众减少误解,增加了解,任何时候良好的民意都是双方政府合作的基础。警觉冲突,减少对抗,我们两国一定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