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21世纪国际格局不是中美“新两极”

2020-01-22

对于21世纪的国际格局,现在学界有多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认为是中美“新两极”格局,并称这种结构已经“呼之欲出”。如果是“新两极”,那就是美国向中国交权,或者是中国向美国要权,那么“两极对抗”就是很可能的了。但笔者认为,21世纪的国际格局不再是重复这种权力在两个国家间转移的旧模式,因此我们也要跳出这种“权力转移”的旧思维来观察中美关系。

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加快发展,21世纪也仍然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带来的一个效应是国际间权力的分散化,而国际间权力的分散化又催生了多极化。

如何理解国际间权力的分散化?

首先,全球化销蚀了主权国家的部分主权。在全球化过程中,每个主权国家都让渡了一部分主权,但也都享受了别国让渡的主权。举例来说,在旧中国,中国对列强出让的最重要经济主权是关税自主权。1842年的《南京条约》和1844年的《望厦条约》规定,中国只能对进口商品征收“值百抽五”的关税,如要调整,需与各国领事协商。一直到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后才宣布收回了关税自主权。而现在,各国都加入了WTO,那就必须遵守它的相关规定减让关税。但这种减让是相互的,有的国家利用别国的减让权力比较有效,这就是趋利避害的问题。

其次,联合国、国际组织、国际条约都对国家权力形成制约。一个国家既然成了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成员国,就要遵守其规则,履行其义务,这就对国家权力造成了限制。但这对各国也是公平的。特朗普当政后退出了那么多国际组织和条约,称其“损害美国主权”,跟他的“美国优先”理念不合。但他的所作所为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批评。

第三,主权国家仍然是主要的国际行为体,但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的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到国际关系中来。这些非国家行为体对国家权力也形成制约,如跨国公司、恐怖组织、无国界医生、无国界记者、国际犯罪组织、毒品卡特尔等,成为全球化和国际政治中不可忽视的因素。全球化过程中世界产业链的形成主要是企业行为,企业是真正的主角。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后,呼吁在华投资的美国跨国公司回迁美国,但应者寥寥,许多公司还准备扩大在华投资,这是他的权力受到限制的一个生动例证。

第四,技术进步也对国家权力造成冲击。互联网给予人们获取信息的自由程度是以往世纪不可想象的。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太空探测等新科技对社会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现在还难以预测。

由于上述种种权力分散化的趋势,国际间的权力再要像过去那样集中在一两个国家手中是不现实的,这也是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主要原因。但同样清楚的是,美国失去的那部分权力不会完全转交到中国手中。当前的国际格局还不是成熟的多极格局,但这种格局已经“呼之欲出”。

从经济方面说,中国的崛起是全球化和世界经济增长的突出事例,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是超10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似乎是“两极'。但中国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6,在世界上仍然大致排名在第70位。就经济增长的质量来说,中国在世界产业链中仍然处于中端或中端偏上一点的地位,大有改善的余地。中国的金融全球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安全方面看,冷战结束近20年了,国际军备控制方面的主要玩家仍然是美国与俄罗斯,双方仍基本处于“确保相互摧毁”的态势,中国拥有的战略核武器与两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这个差距很难在短期内缩小。

在科学技术方面,据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赵刚介绍,有关部门选了10个高科技企业,1149项技术,请了8000多位专家评估,中国处在世界领先水平的占15%,跟世界先进水平同步的占30%多,落后世界先进水平的50%多,也就是说一半以上的技术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跟美国相比整体差距13到15年,跟韩国相比整体差距8到10年。中国显然也还够不上两极中的“一极”。

在应对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方面,欧洲值得中国学习之处甚多。中国承诺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峰值,然后绝对减排,并正在为此而竭尽努力。欧洲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生态环境方面走在世界前列。中国为过去40年的快速发展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生态修复的任务相当艰巨。

在社会生活方面,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由于人口基数,这个世界性难题在中国尤显突出,我们在全民医保、养老保障等方面面临的挑战很严峻。我们的东邻日本社会安定,生活富足,在应对老龄社会的挑战方面有许多成功的经验。

中国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确在不断增长,但主要还是在东亚地区。在其他地区,欧洲、非洲和拉美,中国的影响力还是选择性的。对中东这样重要的地区,中国的主要利益在于油气资源,在一些重要的热点问题上,中国的影响力远逊于俄罗斯和欧洲国家。

一些地区的中等国家甚至较小的国家,结成地区联盟后已经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欧盟和东盟是突出的例子。有的国家和地区,如印度、非洲和拉美,有着强劲的增长和发展潜力,是绝不可以小看的。

总之,就当前的国际格局来说,除了美国还在较多方面占有相对优势外(这种优势也处在削弱之中), 没有一个国家在各方面或较多方面占有优势,称得上是两极中的一极。自然,多极世界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一个发展变化的形态。笔者认为,21世纪总体说来会是:由于权力的分散,有的国家或有些国家在某一方面或某些方面起到引领作用,而另一些国家在其他方面占有优势,但不会是国际间的权力高度集中在一两个国家手中。

总之,正如前两年傅莹、王缉思等学者所说的,21世纪的国际政治不是美国衰落、中国崛起、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新霸权国家的简单故事。霸权兴替是既往世纪的历史,到本世纪已经过时了,这是我们对中美关系不必过于悲观的根本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