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岳立 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2020年文在寅的南北政策会失控吗?

2020-01-13
Yue-Li.jpg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任期在颠簸中进入2020年。回顾过去两年半的历程,文在寅想凭一己之力稳定南北关系并非易事。这位上任之初曾信心满满的总统,难以调和朝鲜与美国在去核路径上的巨大分歧,时至今日,面对双方日益尖锐的争吵似乎一时失去了方向。

首先,朝鲜对韩国的作为并不买帐。朝韩关系在经历2018年初的迅速回暖之后,再次掉头跌回冰点。由于迟迟收不到美国对取消制裁的正面回应,沮丧的朝鲜将一腔怒火发泄到韩国头上,13次密集火炮试射和两次液体发动机试验,再度引发韩国方面的安全焦虑。更糟糕的是,朝鲜已然拒绝跟韩国直接对话,并威胁研制新的战略武器,这使文在寅政府极度担心朝鲜会重走封闭和对抗的老路,“阳光政策”再遇阴霾。

其次,美国并不关心韩国的苦衷。2018年6月美朝领导人历史性会面前后,朝韩双方在缓和南北关系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但由于担心这一趋势对极限施压产生释压的副作用,美国很快对韩国采取了叫停措施。不仅如此,美国还“趁火打劫”地向韩国提出了五倍于此前的“保护费”要求。在事关韩国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韩日军情保护协定》问题上,美国实质上站在了日本一边。这些都使韩国很受伤。

所以,尽管朝鲜批评韩国在对外关系上过份倚重大国的说法有些情绪化,但韩国也认识到,应当引入新的力量,以对冲“非此即彼”的极端做法和想法。2019年11月25日到27日,文在寅政府举办了自其就任以来最大的主场外交活动,东盟十国领导人(柬埔寨首相洪森因私人原因临时派副首相代替)悉数应邀出席韩国-东盟特别峰会和第一届韩国-湄公河峰会。会议标志着文在寅“新南方政策”正式进入2.0阶段,为韩国与东盟未来30年合作做出了机制性安排。

东盟在文在寅外交布局中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充当防止朝鲜与国际社会最终脱钩的“双保险”。东盟十国与朝韩双方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是朝鲜主要的劳务输出目的地和外汇收入来源国。2000年朝鲜正式加入东盟地区论坛,这是朝鲜迄今为止唯一参加的次区域国际组织。2008年,朝鲜还加入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同时实现了朝韩外长首次会晤。

然而,挑战与担忧并存。面对联合国及美国对朝鲜重重施压,东盟国家也不得不遵守相关决议,将本国内的朝鲜务工人员限期内遣返。此时指望东盟国家在调和朝美对立中有所作为,恐怕也是有心无力。此外,尽管韩国很小心地避开大国博弈的漩涡,但却无法忽略东盟国家地处印太地区核心位置的客观事实。由于印度和斯里兰卡也是“新南方政策”的伙伴国,文在寅政府要避免“火中取栗”,还需更加谨慎。

朝鲜问题上,究竟谁能负责导航?韩日关系的历史纠葛终于演进为今天双方在贸易和军事领域的相互报复。对于半岛问题,日本多数时候冷眼旁观,虽然从未放弃渔利之心,但避免殃及池鱼是其政策底限。只要不再出现新的战略导弹和安全威胁,日本都不会反对缓和大势。

中国是“双暂停”和“分阶段去核”的积极倡导者,俄罗斯与中国保持高度一致。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基于朝鲜已经在近两年内没有再次试验和试射远程核武,中俄两国共同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一份针对性取消对朝制裁的决议草案。这将美国专家的设想向现实大大地推进了一步。

不久之前,著名美国朝核问题专家西格弗里德·赫克提出了对朝“量体裁衣”取消制裁的设想,旨在通过缩小朝韩在经济发展上的差距,为两国进一步缓和创造社会条件。

2020年文在寅的外交表现很重要。新年伊始,文在寅政府就表示将变压力为动力,把握机会,坚持并实践对半岛零战事、零核武的履职誓言。鉴于韩国五年一届不得连任的总统任期制度,文在寅总统是时候为本届政府和所属政党考虑一下卸任后的政治遗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