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总统候选人在中国问题上保持沉默

2019-09-09
e.jpg
美国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于2019年3月23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中心举行的集会上发表讲话。路透社/露西·尼科尔森

尽管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十分紧张,但迄今为止,美国民主党2020年的总统候选人对有关北京的看法仍然保持着缄默,他们似乎不愿与人分享自己对中美关系的总体构想。不过难题依旧存在:如果当选,各位候选人会如何处理中美之间存在的问题?

由于美国选民的优先关注点是经济、医疗和教育等国内民生问题,而不是外交政策和全球贸易,因此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通常不会重视国际事务。但今年6月宣布要在2020年竞选连任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却把与中国的贸易战当作其外交政策议程和竞选连任的一大重点。

贸易战和中美关系的趋紧正在影响美国社会的多个方面,从好莱坞到硅谷、农业,再到科技领域。美国外交政策与国内政治之间这种解不开的关系,意味着美国选民无法只关注经济等国内问题,而不考虑美国的对华政策。鉴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性,及其对美国国内的影响,民主党候选人在2020年大选和总体外交政策规划方面加大中国权重是至关重要的。

根据他们在对华立场方面为数不多的信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似乎普遍赞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必须“对中国强硬”的策略。在6月份举行的第一次民主党辩论中,四位候选人表示相信中国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地缘政治威胁,其他候选人也表达出对中国的警惕。

比如,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就声称,中国已经“武器化”它的经济。新泽西州参议员科里·布克称中国政府是“利用美国”的“极权主义政权”。同样,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把中国模式称为“完美的独裁”。另外,民主党候选人领跑者、美国前副总统乔治·拜登今年2月曾表示,中国“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竞争”,但在遭到两党的强烈反对之后,他马上退却,表示“我们正在同中国竞争”,而且“有必要强硬起来”。

虽然大多数候选人支持特朗普与中国对抗,而不是和解,但他们却不赞成某些特定的策略。许多人批评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批评他对进口中国产品征收关税,因为这很大程度上损害了美国农民和工人的利益。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表示他会用行政命令,来禁止美国公司将工作外包,但不会利用关税,或签署贸易协议。同时,前马里兰州议员约翰•德莱尼表示,他支持TPP,认为TPP是一种有影响力的机制,让中国这样的全球参与者遵守国际规则。

除了贸易,对特朗普政府处理他们所说的中国在新疆西部的拘留营监禁100多万维吾尔族人,这些候选人也表达了不同意见。拜登、布克、布蒂吉格和前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朱利安·卡斯特罗表示应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那些管理拘留营的官员,并把修建拘留营和提供相关监控系统的公司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

到目前为止,在民主党候选人中,布蒂吉格市长的观点最为深入,他超越具体问题,比较了美国和中国的两种政治模式。他在首次辩论中指出“投资于美国国内竞争力”的紧迫性,尤其是,当前美国正面临政治上的分裂和两极分化,这使中国的专制模式被当作比美国的民主模式更有吸引力的替代选择。即便如此,他并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来说明他的方案究竟是什么,对两国关系又意味着什么。

虽然民主党候选人提出了一些想法,表示他们在某些涉华问题上,会如何有别于特朗普总统来做出回应,但是,并没有哪个人拿出如何应对中国的完整战略。在本月举行第三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之前,候选人(以及媒体)有机会加大外交政策讨论的权重,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

联邦政府在外交政策制定方面可以行使相当大的权力,而未来十年的中美关系不仅有可能塑造两国的未来,也可能塑造世界的未来。因此,对总统候选人来说,清楚地阐明对中美关系的愿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在那之前,问题仍然是,如果当选的话,民主党候选人最终会继承特朗普总统的政治遗产,还是会全面重新定义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