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让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因素发挥作用

2019-06-26

由于美方挑起贸易摩擦,以及两国经贸谈判陷入僵局,当前中美关系中的消极因素突出,积极因素受到压制。但两国关系中的积极面仍然存在,而且将长期起作用。所谓积极因素,从美国方面来说,主要是秉持自由主义理念的美国知华派的理性看法,以及美国地方与中国交往的需求。从中国方面来说,主要是继续实行改革开放。

美国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对各种问题都会有不同看法,更何况中美关系这样的重大问题。一年多来,美国知华派,包括前政府官员、长期从事中美关系和中国研究的学者,他们对现政府的对华政策提出了许多批评。前国务卿赖斯、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前财长鲁宾和萨默斯、前副国务卿佐利克、前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和约瑟夫·奈、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事务主任韦德宁和贝德、前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前助理国务卿帮办谢淑丽和柯庆生、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和鲍卡斯、学者史文等纷纷发声,认为过去40多年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基本是成功的,反对断绝与中国的接触,反对与中国脱钩。他们主张在当前形势下,两国学者、艺术家、游客、商人等各方人士更要加强交流,以对冲国家层面不信任感的上升。一些论者认为“利益攸关方”提法仍是对中美关系的一个正确定位。他们认为美中之间不会有冷战,但要防止针对中国的“红色恐慌”。约瑟夫·奈和傅立民等还提出美国要调整心态,不要认为我们是别国“之上”的大国,而要认为我们是与别国“一起”的大国。

在华盛顿非理性主义当道的情况下,我们仍然可以看到理性之光、智慧之光在闪烁,这些理性、客观、冷静的看法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我们对中美关系不必过于悲观。

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对一些事情联邦层面和地方层面可能持不同主张,联邦层面不做的,地方层面仍然可以做。一年多来这也表现得相当明显。有几位学者告诉笔者,当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主要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问题,如果走出华盛顿,到美国地方上去,尤其到加州,情况可能大不一样。比如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特朗普当政后迫不及待地把原先奥巴马政府提出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措施统统废除,还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美国许多州仍然坚持实行控制温室气体的措施。2018年9月加州政府主办了全球气候行动峰会,来自全球六大洲的4000多名代表出席了此次国际会议,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峰会共同主席解振华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并介绍了中国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举措。2019年5月,第五届中美省州长论坛在美国肯塔基州举行,来自中国甘肃省、江西省、陕西省、重庆市的省(市)长或副省长,美国肯塔基州、田纳西州、华盛顿州、科罗拉多州、密歇根州的州长或副州长以及两国商界人士等约400人出席,参会人数之多显示出美中双方在地方层面建立和维系紧密联系的强烈意愿。论坛探讨了包括文化教育、先进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电子商务与跨境贸易等问题。双方地方政府、企业、院校等机构签署了加强友好省州关系以及农业、能源、教育等领域一系列合作协议。也就是说,两国地方之间的合作关系仍然在克服困难,排除障碍,向前发展。

中美关系最大的积极面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宏伟战略的重要环节,正常化是服务于改革开放,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的。反过来,改革开放也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发展。冷战结束、东欧剧变给两国关系带来冲击,而使两国关系摆脱困境、实现重新正常化的主要动力是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和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上个世纪末中国加入WTO,这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阶段,也大大推动了中美关系的发展。中国为了与WTO规则相衔接,在入世过程中从中央到地方废止、修改和制订的法律法规就有3000项之多。中国在关税减让、消除贸易壁垒和完善国内贸易法律体系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持续的改革,从而又使中美关系跃上了新的台阶。现在,中国处在深化改革的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和具体举措,这些举措的落实将为中美关系的发展提供正能量,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困难时期,但从历史的长过程来看,这只是一个转型时期,一个过渡时期。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给中美关系蒙上阴影,但中美关系不仅仅是贸易摩擦,还有其他许多重要的领域。就经贸来说,征收高关税是不可持续的,美方这样做损人不利己,最后还是要谈判解决问题。中方一再表示,仍然愿意在平等、互利和诚信的基础上与美方进行认真的对话和磋商,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定。而充分发挥两国关系中的积极因素,将有助于克服眼前两国关系中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