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郑羽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美俄关系近期难以真正改善

2019-06-04
b.jpg

特朗普总统似乎对未能改善美俄关系一直耿耿于怀。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关于“通俄门”长达数年调查的最终报告,报告有利于特朗普的结论为他进一步贯彻其对俄政策原则拓展了新的国内政治空间,使他敢于在5月3日的美俄元首对话中再次对俄罗斯伸出缓和与合作的橄榄枝。随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14日在俄罗斯黑海东北岸的索契先后与俄罗斯外长和普京总统本人进行了长时间会谈,美俄关系全面缓和似乎呼之欲出。然而,就两国关系的主客观形势看,尽管确实存在着若干领域的利益共同点,但双边关系的全面改善仍然具有难以克服的障碍。

其一,美俄经贸合作问题。特朗普提出的美国方面将大力开展对俄贸易只是一种主观设想,或者是为了缓和双方关系气氛而开出的空头支票,根本不具有实施的可能性。

2017年7月下旬美国国会两院在以压倒多数通过的新对俄制裁法案中明确规定,永远不承认俄罗斯以武力改变领土现状的行为,总统在做出解除制裁的决定前需要向国会提交报告,国会有权否决总统的决定。在此条件下,美俄贸易的产品种类和信贷手段都受到严格的限制,不具备快速扩大的条件,而且特朗普本人没有权力解除这些制裁。

其二,乌克兰问题。应该说,2014年以来美俄关系的新一轮恶化,最主要根源是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半岛的占领和在乌克兰东部支持俄罗斯族的武装分离主义行为。反俄,在美国已经成为一种两党具有共识的“政治正确”。因此,特朗普在2018年6月G7峰会期间关于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因为那里的居民讲俄语,以及在2018 年7月芬兰G20峰会期间与普京会谈时表示,俄罗斯没有干预美国大选,都受到美国朝野一致的猛烈批评。不仅如此,为了防止特朗普在乌克兰问题上放弃原则,背弃北约欧洲盟友的孤立主义倾向演变为现实政策,2019年1月2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7票支持,22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禁止特朗普总统让美国退出北约的法案。

就当前形势看,在俄罗斯拒绝在乌克兰问题上做出实质性让步的背景下,特朗普无法撼动美国建制派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既定政策,美俄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对立构成了美俄关系改善的最大障碍。

其三,叙利亚和委内瑞拉问题。2018年底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去职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内部在叙利亚政策上的分歧,政府和国会内部的建制派担忧“孤立主义是伤害美国及其盟友的软弱战略”。如果特朗普继续坚持其孤立主义政策,而只是在叙利亚谋求遏制恐怖主义势力和伊朗的影响,美俄两国也是矛盾重重,充其量只是有限合作。特朗普本人曾经强硬表态,3月末进入委内瑞拉的俄罗斯军事力量必须撤出。但目前为止美方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于在多大程度上卷入委内瑞拉问题还没有最终下定决心。俄美在此问题上的政策和利益矛盾现在处于冻结状态。

其四,朝核问题,俄罗斯与美国对于半岛必须无核化的立场是一致的,但俄罗斯在朝核问题上无实质影响力,美国方面对俄并未有多大的依赖,双方在此领域的有限合作对双边关系改善不具有实质性影响。

其五,核裁军和《中导条约》。进一步裁减战略核力量,确保美俄之间的战略稳定,避免出现新的核军备竞赛是双方目前共同利益最多的领域。但此类谈判一贯费时长久,对改善关系难有直接助益。

总之,特朗普从反建制主义、孤立主义以及集中精力对付中国这个美国最主要战略挑战者的原则出发,力图稳定美俄关系,减少双方的矛盾与冲突对美国国力和关注力的消耗。但由于美俄矛盾很深和美国已有的立法限制,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充其量也只能达到冻结美俄矛盾的结果,美俄关系全面缓和进而联手对付中国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