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所长

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六个方面

2018-08-22

在当今国际战略形势与中外互动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下旬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他强调,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对外工作具备很多国际有利条件。习近平关于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观点,其本质是世界秩序的重塑,其核心是世界权力在国家之间、政府与社会之间的重新分配,其发展态势呈现为如下六个方面:

首先,主要大国之间力量对比步入多级化新阶段,彼此关系组合更多呈现为新兴与西方大国之间的集群、竞合博弈,大国关系竞争面显著上升,对抗性增大。

当今世界的主要力量可谓“一超六强”,其实分别属于三个层级:第一层级仍是美国,第二层级包括中国、欧盟、俄罗斯,第三层级为脱欧后的英国、日本、印度。其中,中国的综合实力坐二望一,其GDP世界第二的地位更加敏感,易被聚焦乃至前后夹击。而世界力量对比东升西降、新升老降,特别是“中进美退”,也使得美国的危机感加深。美国不甘示弱并加紧反制,重点施压围堵中俄两国,导致中美、美俄战略博弈加剧,博弈领域涵盖军事安全、地缘政治、经贸文化等,较量手段包括舆论战、外交战、贸易战、网络战等,乃至由此引发了某种程度的“新冷战”。与此同时,美国特朗普政府极力分化新兴大国以免两线作战,企图拉俄以全力打压中国。

其次,经济全球化、多边主义与全球治理遭遇“特朗普逆风”。美国民粹主义甚嚣尘上,特朗普政府一味强调“美国优先”和所谓的“公平贸易”,大肆推行贸易与投资保护主义等反全球化的倒行逆施,重点针对中国乃至盟友发动贸易战,致使以WTO为核心的自由贸易多边机制备受冲击,中国的经济安全和发展利益也因此面临新挑战。

再次,社会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势不可挡,新科技与新工业革命的双刃剑效应凸显。互联网将全球“一网打尽”有利有弊,网络安全脆弱敏感,人工智能与“无人化”等新技术应用加快,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方式与国家安全潜伏着异化突变的风险,与此同时大国之间尤其是中美高科技竞争日趋激烈。

第四,文化多样化进一步走强,“模式之争”加剧。中国一贯倡导践行文明对话与交流互鉴,独立自主、对外开放、改革创新、行之有效的“中国模式”影响力增强,导致西方发达国家对华政治偏见与意识形态焦虑加重,故而大肆炒作与翻新“中国威胁论”。

第五,国际关系行为体的多元化影响深远且复杂。非国家行为体五花八门,大行其道,借助全球化与信息化发展壮大。高科技跨国公司的能量尤为惊人,美国企业优势明显,中国企业迎头赶上,政府权威及国家安全面临侵蚀,以主权国家为中心的当代国际体系经历着深刻转型。

第六,国际危机趋于常态化,“黑天鹅”与“灰犀牛”层出不穷。IMF警告全球过度举债,指164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务规模超过了十年前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高达全球GDP的225%。国际金融危机可能改头换面、卷土重来。中东北非危机看不到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俄罗斯与西方角力不已。欧美族群矛盾与社会分化酝酿内部政治危机,外溢效应堪忧。美国特朗普“推特治国”、决策任性,不排除其为摆脱国内执政困境(如“通俄门”调查等)而对外逞强,以转移国内公众视线。西方政治“民粹化”尤其是“特朗普变量”加大国际形势的不稳定与不确定性。全球气候变暖加剧与生态环境危机频发,特朗普为美国一己之私悍然退出巴黎协定,2018年夏北半球异常高温为世人敲响警钟。

综上所述,当今世界正处于新旧秩序交替的过渡期,世界秩序重塑存在着失序乃至无序的风险,国际环境不稳定与不确定性大增,中国“新时代”遭遇世界“大变局”,外部挑战更趋复杂多变。展望未来,中国对外工作仍将弘扬义利兼顾、刚柔并济的“务实王道”,趋利避害,稳中求进,以占据世界秩序重塑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