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朝核问题 全球治理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奥林匹克精神与南北朝鲜

2018-03-20
S1.jpg

奥林匹克精神能否开启外交进程,从而有效促进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发展?希望答案是肯定的,但仍存在诸多挑战。

在韩国最近举办的热情的冬奥会上,全世界都看到南北朝鲜人站在一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派他有影响力的胞妹金以正出席,展现出意味颇深的个人积极姿态。

睿智乐观的韩国领导人文在寅看似完美的东道主,金以正看似完美的客人。无疑双方举行了实质性对话,为外交进程指明方向。韩国方面随后对朝鲜和美国的访问,有可能逐步推动这一进程。

当然无核化是首要议程。国际社会强烈地把不扩散视为一项基本的国际准则,这反映在联合国的一贯行动中。朝鲜开发核武器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担心它导致国际不扩散制度的崩溃。这种崩溃可能促使例如伊朗和日本发展其核武能力。

朝鲜无核化面临的挑战既包括这一概念本身,也包括美国外交政策精英中盛行的冷战思维。这一概念错在哪里呢?把问题狭隘地定义为单纯的无核化,回避了必须加以全面解决的更广泛问题。全面的解决方案本应关注地区和平与发展这个更广泛的问题,而区域背景中除了必须解决的无核化,还包括了若干因素。

结束朝鲜战争的正式和平条约怎么办?朝韩或朝美之间没有这类和平条约。当前的外交形势依然冻结,虽然南北朝鲜眼下的临时举措有可能让局面开始解冻。

作为全面解决方案内容之一的地区经济发展怎么办?当然,随着外交取得进展,朝韩之间的双边经济关系会有所改善,但也必须考虑整个地区情况。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的经济利益在东北亚紧密相连,蒙古国的经济利益也是如此。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应该涵盖经济层面,以促进和平与发展所带来的稳定。

中国肯定要在全面解决方案中发挥重要作用。北京与平壤之间自然有外交互动,但除了外交互动,双方一直在学术层面有不事声张的交流,其中一些专注于东北亚的区域经济发展观。有报道说双方已经取得共识,即区域经济一体化是重要的目标。

能源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作用非凡。朝鲜参加“东北亚安全乌兰巴托对话”,该对话也包括对经济问题的讨论。与朝鲜关系良好的蒙古国拥有可以投入经济融合体的能源资源,而能源上的务实合作能刺激基础设施和其他地区项目的发展。

如此一来,由半岛(南北朝鲜)、中国、俄罗斯、蒙古国和日本组成的地区图景便开始显现出来。在能源合作主导下,这些国家间的经济一体化将加深它们对地区稳定与合作的关注和承诺。

在美国所有关于朝鲜问题的讨论中,都不存在东北亚及区域一体化把朝鲜包含在内的概念。白宫和国务院都没有提及这一区域背景,对平壤近乎歇斯底里的美国媒体也忽视了这个区域背景。很难理解美国为什么会明显无视具备建设性地区愿景的全面解决方案概念。美国已经在亚太地区存在两个多世纪,中国曾在19世纪末主动促进了美国与朝鲜的关系。

特朗普政府、国会和媒体都没有讨论全面解决方案这个问题。华盛顿是否已经丧失了40年前展现出来的对中国敞开大门或对俄罗斯缓和关系这种开展创造性外交的能力呢?

华盛顿如今充满对冷战思维的沉迷,以至官员们似乎无法想起当今外交的历史背景。对于各种鹰派人物和新保守主义者来说,历史似乎始于二战后的必胜叙事。华盛顿很难跳出框框从概念上进行思考。一些大胆的新思维或许有助于达成有效的全面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朝鲜半岛中立的概念,其配方是“两个朝鲜,一个半岛”。中立是要创造出一个亚洲的瑞士,它要求北方去核、南方不能有核武器、撤走“萨德”系统、美军撤离,同时大国和联合国要为半岛中立提供保障。

善变莫测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外交中新的、有争议的因素。作为一个务实的商人,他偏爱涉及谈判的交易关系,这与政府中鹰派的意识形态思想(特别是冷战思维)背道而驰。人们或可预期特朗普会倾向于使用交易手段,而鹰派精英们拖他的后腿。

要解释华盛顿对冷战思维的执着并非易事。当然,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上个世纪警告的军工综合体在这中间起着关键作用。批评人士称,亚太和东北亚局势紧张成为实行霸权政策和地区军事化的借口,这其中涉及数十亿美元有利可图的武器销售。

人们不太了解的是,奥巴马政府所谓的“再平衡”政策源于2008年大选前两党精英达成的共识。无论哪一方赢得选举,共识是不变的。结果就是,奥巴马政府按照共识行事,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也萧规曹随。

特朗普这位曾经大胆妄为的搅局者能打破削弱美国外交的冷战桎梏吗?也许在中俄领导人的帮助下,朝鲜局势的全面解决方案能够达成。时间会证明一切。

奥林匹克精神似乎鼓舞着朝韩两国认真努力地在原来的双边基础上寻找建设性前路。对它们来说,不受外界过分干涉地进行直接对话是合乎逻辑的。从目前平壤和首尔发出的建设性语气判断,计划于下月举行的朝韩对话有可能取得有限进展。分阶段逐步推进,这种外交方式是稳妥的。

美方似乎已经搁置了对话之前朝鲜应弃核这一长期坚持但适得其反的先决条件。当然,美国的这种立场对拖延亟需的外交互动具有可预见的效果,尽管双方保留了沟通渠道。备受尊重的资深美国外交官、朝鲜问题专家尹汝尚大使的突然辞职令人遗憾,希望他过去在国务院的同事能继续他的事业。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目标是在商业上取得成功,这个目标现在转移到了他在外交领域的新角色上。他在商业生涯中培养出的个人偏好显示,他更愿意在国家首脑层面与别国打交道。尽管表现得剑拔弩张,但他也一直表示愿与金正恩进行务实的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