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与美国软实力的衰落

2018-02-12
S2.jpg

证据明摆着,唐纳德•特朗普出任总统让美国的软实力受到了侵蚀。盖洛普最近调查的134个国家中,只有30%的人认可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比奥巴马时期下降近20个百分点。皮尤研究中心发现,中国的支持率有30%,这几乎与美国持平。而英国的一项指数——“软实力30”显示,美国已经从2016年的首位掉到去年的第三。

特朗普的拥护者回应说,软实力无关紧要。特朗普的预算主任米克•马尔瓦尼削减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30%的资金,并标榜其“硬实力预算”。对鼓动“美国优先”的人来说,世界其他国家的想法是次要的。他们的想法正确吗?

软实力靠的是吸引力,而不是胁迫或者金钱。它邀人合作而不是一味对他们用强。在个人层面,聪明的父母知道,要有更强更持久的权威,他们就得以身作则,有健全的道德价值观,而不是只靠打屁股、给小钱,或没收车钥匙。

同样,政治领导人很早就了解具备设置议程和确定讨论框架能力的力量。如果能让你想我所想,我就不必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如若美国能够代表其他国家想追随的价值观,它就能节省大棒和胡萝卜。与硬实力相配合,吸引力可使力量倍增。

一国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对别国有吸引力),它的民主人权等政治价值观(自己亲身实践),它的政策(因为谦恭和考虑他国利益而被认为具有合法性)。一国政府如何行事,如在国内(保护新闻自由)、在国际机构(与别国咨商并奉行多边主义)、在对外政策上(促进发展和人权),都可以作为榜样影响他国。但在所有这些领域,特朗普把美国有吸引力的政策全给颠覆了。

所幸,美国不是只有特朗普或政府。与硬实力资产(如军队)不同,许多软实力资源与政府是分开的,仅部分响应政府的目标。在一个自由社会里,政府无法管控文化。事实上,没有官方文化政策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由。像《华盛顿邮报》这种展示独立女性和新闻自由的好莱坞电影,就可以吸引别人。同样的,还有美国基金会的慈善工作,和美国大学的研究自由所带来的好处。

事实上,企业、大学、基金会、教会及其他NGO都会形成自己的软实力,也许推动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标,也许与之相悖。但在全球信息时代,所有这些私人软实力资源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更有理由让政策确保其行动和政策能创造并强化、而不是削弱和挥霍它们的软实力。

国内或外交政策的虚伪、傲慢、漠视他人意见或基于狭隘的国家利益观会削弱软实力。例如,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后进行的民调中,美国的吸引力急剧下降。这是对布什政府及其政策的反应,而不是整体上针对美国。

伊拉克战争并不是第一个导致美国不受欢迎的政策。上世纪70年代,全世界许多人反对美国的越南战争,美国的全球地位折射出该政策不得人心的程度。而当政策改变,战争记忆消退,美国重拾失去的大部分软实力。同样,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在世界多数地区恢复了它的软实力(尽管在中东地区不明显)。

怀疑论者可能依然认为,美国软实力的兴衰无关紧要,因为各国都是为了自身利益才合作。但这种看法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合作有其程度,而程度受吸引力或排斥力的影响。此外,一国软实力的影响会延伸到非国家行为体,如协助或阻止恐怖组织的招募。在信息时代,成功不仅取决于谁在军事上获胜,还取决于谁讲的故事胜出。

美国软实力的最大来源之一,是其民主进程的开放性。即使错误政策降低其吸引力,美国具有的批评和纠错能力,也让它在更深层面上对他人有吸引力。当海外的抗议者游行反对越南战争时,他们通常唱的是美国民权运动歌曲《我们会胜利》。

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也会胜利。按照以往经验,特朗普之后美国是大有希望恢复其软实力的。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Donald Trump and the Decline of US Soft Power”(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