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总统的“非典型”亚太之旅

2017-12-13
S2.jpg
2017年11月1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越南总统陈光诚,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特·维多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排从左至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泰国总理陈若萼(后排从左至右),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合影留念。(路透社/乔治·席尔瓦)

每当美国总统出访世界某个地区,其目标无外乎安抚现有盟国、推动人权等民主价值观、建设外交关系、促进经济发展。这种访问是总统的职责所在,至少,它有助于美国增进自身利益,维持有利的现状。

然而自打竞选总统以来,改变现状,也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显然成了唐纳德·特朗普的首要议程。从任命专业背景与所辖机构不符的不合格内阁成员,到叫停止奥巴马时代的各项政策,再到退出TPP和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协议,全世界都感受着特朗普的所作所为。

唐纳德·特朗普上月的亚太地区之行也是如此,它使美国在该地区持续而稳定的存在亮起了红灯,并引起人们的关注。美国在该地区的每一寸退让,最终都有可能成全地区内的霸主中国。

在习近平和中国人眼里,特朗普可谓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进一步扩张和参与的天赐之物。特朗普对向他发起挑战的人(包括盟友)出言不逊,并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推特风暴,发布的新政策连他的政府也措手不及,这些导致美国的政治体制出现功能障碍。其结果是,随着特朗普减少对海外事务的介入,转而把重点放在国内,中国有机会进阶,并可能填补历来由美国占据的空间。

随着习近平至少未来五年地位的巩固,他让中国处在了加大力度参与国际事务、增进国家利益的有利位置。扩大中国在邻国和地区的势力范围,制衡美国的存在,自然成为第一要务。

中国向南海扩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导致中国与包括美国传统盟友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地区邻国的关系日益紧张。同样,特朗普退出TPP为中国潜在的经济扩张提供了更多余地。另一个例子是中国更坚定地承诺应对气候变化。随着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中国开始与欧盟通力合作。这么做让中国不仅把自己定位为潜在的地区领袖,而且也是潜在的全球领导者。

这些例子,加上习特之间表现出的亲密关系,以及特朗普访华期间说的恭维话,制造了一种不确定的气氛,让人怀疑唐纳德·特朗普是否会对付中国,是否确保美国不仅继续留在该地区(并发挥全球影响力),而且能让盟国放心。自从竞选总统以来,特朗普总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为此,亚太地区许多国家似乎已经在为最坏的情况、即美国缩减对该地区的承诺而作准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断致力于修改日本宪法,使之在军事上更加积极主动。虽然其中有很多原因,包括允许日本援助自己的盟国,面对朝鲜进一步加强自卫,但无疑,中国在南海争议地区的军力提升和扩张也是原因之一。

此外,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美国主要盟友在内的11个国家已开始推动TPP进程,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多边贸易协议之一。

特朗普上任不久宣布美国退出这一协定,认为它会伤害美国工人,导致更多美国公司迁往海外。由于美国不再参与,协商与谈判迅即瓦解,不过,在最近越南的APEC会晤期间,这一进程再度复活。与先前的协定一样,中国不是参与国。

之前,美国的参与可以令协定成为制衡中国的手段,因为美国的经济会与该地区其他国家日益融合。但如果没有美国的参与,这个协定的经济规模就大为缩减,从而为中国继续兜售其16个成员的经济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制造了空间。

况且中国仍在继续推进其“一带一路”倡议。这个战略性经济发展计划将通过各种基础设施项目和经济政策,把60多个国家连在一起。如果这一倡议从空想变成有形的、可持续的东西,那么中国的影响力将远远超出亚太地区。果真如此,就连自诩交易大师的唐纳德·特朗普也不可能提出让本地区国家接受的建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