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包道格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

特朗普在亚洲的机遇

2017-11-10
S1.jpg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当选一年以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式出访亚洲。12天内到访五个国家,这是特朗普迄今为止最长一次出访。官方介绍说,此行重点在于打消人们对美国及其领导人可靠性的怀疑。鉴于美国在亚洲面临的挑战和可能,这算是一个胸无大志的目标了。

特朗普将从加强美日韩联盟开始他的行程,这个联盟曾被他贬低轻视,尤其是大选期间。日韩之行目的是支持其欲求,到达北京后他也会重申这一点,即中国要履行在联合国安理会作出的加强制裁朝鲜的承诺。

接下去,特朗普将前往越南和菲律宾。与这两个国家保持密切关系,是支撑美国继续挑战中国在东南亚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所必需的。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政府与中国争夺影响力,结果好坏参半。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最近暗示,美国或许会在某种程度上为整个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制定一个新战略。

除了对外政策,特朗普的亚洲之行还应推进一些经济目标。一批商界领袖将随商务部长威尔伯·罗伯前往中国,在那里他们将达成交易,推动市场开放,处理双边贸易中的侵权问题。中国官员已经表示将宣布新的协议,并考虑开放一部分中国至今对外关闭的市场。

一切皆好。但还远远不够。

与地区官员的对话表明,美国的朋友和盟国并没有获得事先通报,而这种通报一般是用来为重要的、新的政策与承诺做基础性准备。更根本的是,行前的简报和声明显然并未考虑目前主要的政治与战略总体趋势,而这些趋势必须是美国全面对亚洲政策的基础。

首先一个趋势,就是冷战结束后占据上风的以美国为首的单极世界秩序的衰落,大国对抗再度出现。中国、俄罗斯、欧洲和中东都朝新的方向发展,美国对它们不再有当初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必须放弃自满,在竞争中进行联盟建设。

这就要求特朗普对美国主导但面临中俄两国挑战的自由国际秩序充满自信,并在促进国际合作尤其是贸易领域合作方面展现领导力。

就像特朗普已经不再诋毁美国的欧洲和亚洲盟友一样,他还应该抑制自己对保护主义和单边行动的嗜好。从政治上说,对特朗普更有好处的是带头促成一个新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而不是奉行孤立主义和让中国在亚洲充当贸易领袖。

而且特朗普有付诸实施的黄金机遇。虽然他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TPP,但其余11个合作伙伴还在努力维护协议的绝大部分内容。为什么不重新站到队伍前列,在变革时代展示领导力呢?

同时,特朗普政府必须更有魄力地迫使中国在市场准入和竞争上提供更多互惠。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称赞中国在这方面作出了承诺,尽管它也曾向奥巴马政府作出同样的承诺,并背信弃义。

美国希望进入中国金融服务市场,但看来至少现在它愿意接受信用调查服务或许还有信用卡营销的开放。与此同时,中国在颠覆性金融技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它用移动支付取代了信用卡。

第二个特朗普政府亚洲政策应该参详的重要趋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巩固了权力。最近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没有指定习的接班人, 从而为他的第三任期打开方便之门。

没有多少政治资本的习近平现在有了为中国长远利益及其自身利益调整对国内敏感问题立场的空间。经过一年多的敌对,中国最近同意恢复与韩国的正常关系,这也许是习近平不再受困于政治交接的结果。

十九大召开前,中国坚持惩罚韩国,因为它允许美国在其境内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但这种做法对中国无益,相反损害了中国在韩国的声誉。如今中国已在退让。

特朗普应该抓住这个时机,争取获得中国更多的合作,与韩国一道应对朝鲜的威胁。中国并不能阻止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计划,但它可以与美国合作让朝鲜无计可施,减少朝鲜半岛燃起战火的可能,譬如进行隐蔽合作,以及为朝鲜的未来制定官方应急计划。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北京会面时,应该为这种战略妥协提供一个路径。

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似乎希望用那些实则是微不足道成就的新闻头条,给评论家留下深刻印象。但历史机遇就在前方,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就是开始抓住这些机遇的理想时刻。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rump's Opportunity in Asia》(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