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我们处在“后美国时代”吗?

2017-11-03
S2.jpg

2017年9月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的主题是“'后美国时代'来临”。皆属外交决策圈的各位中方作者认为,虽然美国是且在一段时间内依然是世界最强国,但中国时代已经到来。“G2”,即美国和中国,就是对这个新时代的简单概括。中美两国无论合作还是竞争,都是当今世界的共同推动者。可能是前总统吉米·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几年前第一次使用了“G2”,如今它已经被许多中国人所接受。但我想说的是,这种评估为时过早,并且不一定受欢迎。

中国分析家常常喜欢用“时代”来给国际事物分类。他们说,美国例外主义和“美国世纪”时代已成过往,我们现在处于“后美国时代”,它的特征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中国的大国崛起。中国是代表主权平等的领袖,利用的是非军事力量,是经济发展楷模,是国际合作的推动者。他们指出了中国在节能技术方面的进步、对巴黎协定的支持、在全球化下取得的经济成就,以及拥有众多战略合作伙伴,这证明当特朗普政府背弃全球契约和环境保护之际,中国在国际上已趋成熟。

显然,这些自我宣称的背后,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北京不满美国鼓吹(暂且原谅这种表述)“美国优先”和周期性地讨论用贸易报复和对台军售影响中国对朝鲜的政策。但肯定也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完全可以理解,中国人普遍觉得美国的实验已经失败,而中国的实验获得成功。中国领导人杜绝了社会问题的爆发,避免了对一党制国家进行激烈改革。与此同时,特朗普的美国却出现严重分裂,且逐月加剧。立法障碍、种族关系紧张、官员腐败、攻击媒体、暴力、阿片类药物危机、推特治国……凡你说得出,美国都有。特朗普政府实际上已经沦为各国政府的笑柄。

但美国百弊丛生并不代表世界期待中国成为新的领导者。我和其他几位中国问题观察家曾多次论及中国面临的严重国内问题。部分专制政府可能会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因为它们渴望获得中国的援助和投资。但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缺陷的广度和深度无法用花言巧语掩盖,事实上,中国最好的分析家是承认这些的。引述习近平对中国梦的最新布道,或声称中国拥护民主与法治,都不足为凭,因为在习的“思想”与毛、邓一样被写进中共党章的同时,律师、学者和人权倡导者正不断遭受要求他们顺从的压力。

此外,在国际舞台上宣扬中国的领导力也难让人信服。不错,习近平接受全球化、气候变化和各种区域贸易安排,而特朗普一是嘲讽,二是拒绝(“中国骗局”,我们记得),三是退出(TPP)。但在另外许多方面,中国的领导力又何在呢?中国有效应对了乱伐林木、荒漠化、水源保护和空气污染问题吗?它在国内农民工、减贫、移民、人权(妇女、少数民族、宗教自由和公民自由)或尊重国际法(如在南海)方面树立了积极榜样吗?中国一再吹嘘的“一带一路”欧亚发展项目是真的有利于人民而不是为了国家经济,还是会像中国在非洲的一些发展项目那样,因为伤害当地企业并取代当地工人而受到批评呢?从也门到叙利亚,中国对和平解决中东地区的冲突做过什么贡献吗?甚至在朝鲜问题上,尽管中国的安全已岌岌可危,它对金正恩扩充军备的批评也没有发展成为缓解美朝紧张关系的严肃外交活动。

如果愿意,尽可以把现在这个时代称作“G2”。但客观的看法是中国的崛起还没有让它跨越美国。(正如中国著名分析家贾庆国所写,“由于中国在许多问题上有双重国家利益,所以它发现自己无法实行一致的对外政策”。)也许更重要的是,两个国家都不值得被当成国际领袖。除东亚以外,中国在重大国际事务中向来回避挺身而出,即便有,它的强势行为也让人恐惧与敬畏并存。和美国一样,它对多边主义的标榜与它对“核心利益”的维护是相抵触的。简言之,全世界没有多少政府期待中国的领导。

美国的地位变得复杂,因为现政府似乎并不在乎盟国及世界各国怎么看待它的行为。欧洲人显然得出结论,他们在环境、商业和政治挑战面前只能靠自己。如果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和墨西哥很可能会投身TPP。韩国人担心,一个不可预测的美国总统的“炮火与愤怒”言论会引发与平壤的战争。而日本人则担心与朝鲜摊牌的时候美国是否靠得住。在日韩两国,拥有自己核武器的说法越来越常见了。

除了东京和特拉维夫,很少有国家支持华盛顿用武力而非外交手段解决问题(最好的例子是朝鲜和伊朗)的倾向。美国不断在军事上捉襟见肘,卷入无数大大小小的战争,让自己和无辜百姓付出了非同寻常的代价。“美国优先”大约意味着美国将不再扮演维持世界秩序的角色,但事实上它还会是世界警察,按《纽约时报》的说法“至少在172个国家和地区部署着24万现役和预备役军人”。

美国和中国对共同安全的原则和实践都不感兴趣,因为它要求在核武、气候变化、减贫等全球最紧迫问题上协调一致。与其关注“时代”,两个大国不如考虑两个基本问题:怎样管控分歧避免对抗,怎样以真正有利于人类安全的方式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