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贾春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中美首次外交安全对话开启两国关系未来之门

2017-06-30
S1.jpg

6月21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防长马蒂斯在华盛顿共同主持首次中美外交安全对话,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等参加。这是美国首次同时派国务卿和防长与中国进行机制性对话,也是中美元首今年4月确立两国四个对话机制后双方首次举行高层对话,因而意义重大,值得关注。

首先,新对话机制是对中美先前高层对话机制的延续和升级。中美高层定期对话机制始于2006年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该对话主要聚焦经贸议题,在小布什任内双方共举行了五次。奥巴马上台后,两国将战略经济对话升级为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对话范围扩展至重大战略问题。此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涵盖议题不断增多,涉及军事、战略安全、经贸、执法、气候变化、朝核等众多议题。随后,两国2010年启动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2015年启动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高级别联合对话。今年4月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会晤后,双方宣布启动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四个全新对话机制,以取代先前的高层对话机制。与之前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等相比,四个新对话机制不仅涵盖面更广,而且每个对话的议题也更加聚焦,有利于双方进行更专业、更深入的交流。两国舆论也评价较高,认为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涵盖一系列双边、地区和全球性议题,类似于美国与其部分盟国的“2+2”对话机制。

其次,新对话机制为中美管控分歧、加强合作提供了更好的平台。中美关系近年来的一个突出特点便是竞争与合作面同时突显,两国在开展高层机制性对话的同时,围绕南海问题、网络黑客、“萨德”入韩、中美邻关系等进行了激烈的博弈。从2015年初开始,美国战略界还掀起一场对华政策大辩论,且对华持负面态度的言论渐占上风。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发表了一些不利于中美关系的言论,上台后其本人及执政团队更是先后在台湾问题、南海问题等方面做出一些出格言行,为中美关系蒙上一层阴影。随后,经双方密切沟通,两国领导人先后进行电话通话、直接会晤,中美关系也峰回路转。中美关系的起伏以及美国国内的对华政策大辩论表明,中美关系是一种既合作又竞争的复杂关系,双方的共同利益在推动着两国合作,双方的分歧甚至矛盾又不时引发两国摩擦。面对这种现实,两国需要做,且唯一能做的是在大力推进合作的同时,积极管控和化解分歧,至少确保两国关系“不脱轨”。要管控和化解分歧,必须有固定的对话机制。包括外交安全对话在内的四个新机制涵盖诸多领域,可以说是中美管控和化解分歧、加强合作的有利平台。在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Swaine)看来,与先前的战略与经济对话相比,外交安全对话机制规模较小,双方可集中围绕真正的战略问题进行讨论,因此会更有效。

第三,新对话机制象征着中美关系未来之门的开启。今年3月访华时,蒂勒森对习近平主席表示,特朗普总统期待尽早举行两国元首会晤,并有机会访华,为中美关系未来50年的发展确定方向。习主席则表示,双方要本着对历史、对子孙负责的精神把握好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中国外长王毅随后对蒂勒森的话作出积极回应,称美方表态令人鼓舞,中国历来以长远眼光看待中美关系,愿从战略高度推进中美关系。6月14日,蒂勒森在国会作证时称,中美关系正处于一个拐点,美方正在讨论两国今后50年会发展什么样的关系。在6月21日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蒂勒森对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及其他三个对话机制赞赏有加,称“中美关系过去40年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些对话机制为我们考虑两国未来40年如何接触和共存创造了机会”。凡此表明,中美高层均开始谋划中美未来几十年的相处之道,愿为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确定积极的方向。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及其他三个对话机制,则为这种长远规划提供了平台,奠定了基础,可以说是中美关系的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