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俞邃 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且看下一步俄美关系如何发展

2017-01-19

特朗普竞选总统过程中和当选总统之后,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彼此示好,都表示了改善关系的意愿。特朗普提名任命普京的“挚友”、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出任新政府国务卿,被认为意味深长。据悉特朗普还将俄罗斯从“重点防卫”中除名,俄已不被认为是美国的首要威胁。另一面,12月29日奥巴马总统下令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以此作为对俄罗斯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报复措施。普京总统却回应,“我们不会驱逐任何人”,将“以特朗普总统所推行的政策为出发点,制定未来恢复俄美关系的措施”。

这一切信号表明,美俄关系势必发生某种变化,问题是变化会在哪些领域,变化的进度和限度又将如何。也许是在释放试探气球,对于美俄关系改善,俄官方发言人表态谨慎。例如俄总统新闻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12月14日称:“现在对未来做任何预测都根本不合逻辑,更不要说沉湎于幻想,认为一切一下子就会变好了。”12月21日他又说,俄方希望特朗普政府帮助改善冻结的俄美紧张关系,但不指望立即取得突破。

回顾冷战结束的20多年,俄美双方既在较量中合作,又在合作中较量。合作,举其大者:一是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尽管2009年搁浅。二是反恐,尽管当前在叙利亚合力打击“伊斯兰国”各怀打算。三是共同参与解决伊朗核问题和商讨处理朝鲜核问题。四是双方接受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达成的历史性协定。较量,主要围绕北约东扩。北约席卷中东欧国家,还想进一步把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原苏联版图国家拉进北约。乌克兰危机后对俄罗斯实行经济制裁,源于北约东扩。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也属于北约东扩范畴。

看来,特朗普上台后最有可能与俄合作的领域,无非一是在叙利亚反恐协调合作步骤,但要有一个磋商过程。11月16日《华盛顿邮报》引证美官方人士言论称,美国当选总统在就职典礼后,可能恢复与俄罗斯在去年9月达成的联合空袭叙利亚境内恐怖分子及设立联合执行中心的协议。二是美国部分解除对俄经济制裁,但要受西欧大国制约。哈佛大学教授、国家管理教研室主任蒂莫西•科尔顿认为,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后,对俄经济多个领域实施的制裁可能被部分解除,但这将是复杂的过程。三是逐渐恢复原先的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关系。双方可能在该组织框架内就如何修正欧洲安全进行对话。不过,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特朗普可以通过说服北约减缓扩张步伐或是从俄边界附近撤军,来提升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的信任氛围,但俄罗斯不指望即将上台的美国政府会迅速放弃扩大北约。与之相关,美国可能低调处理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但不可能立即放弃已建设施。此外,还可能恢复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谈判。至于有人说特朗普要拿克里米亚问题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做交易,即便如此,特朗普也难以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公然袒护普京。总之,鉴于俄美之间结构性矛盾根深蒂固,两国关系的改善是有限度的,跌宕起伏仍将是不可避免的。

值得一提的是,人们纷纷议论特朗普怀有“联俄抗中”意图。特朗普的口号是“让美国再度强大”,让美国成为全球最强劲的经济体。他看重中国,却怀有防范中国快速崛起之心。不过,美国自身的利益岂能容许他把精力与资源都用于与中国格斗?美国商界高层人士已在表示担忧,认为美中若打贸易战,首先受伤的是美国民众。至于怂恿俄罗斯一起对付中国,普京当然心中有数。俄罗斯在国家振兴途中长期受外部压制,唯有从与中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获得最有力支持。俄罗斯不可能以牺牲中国作为换取与美国改善关系的筹码。况且,上述俄罗斯可能与美国合作的领域,也都触犯不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俄罗斯专家较普遍认为,特朗普上台为俄美缓和关系提供了新机会,可能竭力把俄纳入遏制中国轨道,但俄不会与美联手。俄与美国关系无论好坏,中国对俄来讲都有其自身价值,极为重要。12月12日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网站文章也指出:“有些人说,对美国最大的挑战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不过,华盛顿的机制也许不会让特朗普随心所欲。” 至于中国,那必定会始终不渝地力求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同时将与俄罗斯更紧密协作,根据时局变化,寻找更多、更灵活的利益契合点,共同应对全球化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