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特朗普当选对非洲及中非关系的影响

2017-01-17

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爆冷赢得总统大选不仅出乎非洲的意料之外,而且被普遍认为对非洲的未来发展具有负面影响,甚至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大选期间,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大国的知识界和媒体普遍倒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一边,寄希望于这位访问过非洲多次、似乎更了解非洲的前国务卿能够把未来的美非关系带向一个新的高度。其中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尼日利亚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因卡,他在英国牛津大学演讲时愤怒地表示,如果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他就“立马放弃美国绿卡,打包回非洲”。索因卡198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此后长期在美国各大学执教,长期居住在美国。

非洲知识界之所以对特朗普当选感到失望甚至愤怒,一则缘于特朗普此前一贯不留情的“大嘴”对非洲的恶言相向,二则更重要的是担心特朗普强调的“美国第一”和贸易保护主义会使非洲在美国的外交和经贸政策中更加边缘化。特朗普早前曾毫不掩饰其对非洲以及非洲人的负面看法,认为“非洲人是群懒汉和蠢货,只会吃、做爱和偷盗”,“如果你们(非洲人)不喜欢美国,就回到你们非洲去”,“尼日利亚人都应该被驱除”等等。甚至在评价非洲大国南非时,特朗普也在推特上称“南非整个来说相当危险,局势一团糟”,等等。虽然作为地产商的特朗普对非洲的评价是否会成为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制定非洲政策的依据现在还未可知,但可以预期特朗普执政后美国财政、经贸及外交政策的转变几乎肯定带给非洲的是伤害而非福音。

2016年12月19日,英格兰和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ICAEW)会同牛津大学经济研究所共同在伦敦发布了最新研究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将呈现扩展性的财政态势,很有可能通过削减支出以应付骤增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特朗普竞选时一直声称美国对外援助花费过多)。因此,对非洲的援助也将随之削减,而这将影响一系列依赖美国援助的非洲国家,如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尼日利亚和民主刚果等国。由于美国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主要援助国,美国援助以及投资的减少自然会影响到非洲发展的资金来源。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还可能使非洲经济遭受到更严苛的农业和制造业贸易壁垒的影响。另外,非洲国家还普遍担心,强调“美国利益第一”的特朗普政府是否会继续实施其历届前任总统所推出的有利于非洲发展的若干法案及合作计划,如克林顿政府推出的“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AGOA)”、小布什政府提出的“千禧年挑战合作计划(MCC)”以及奥巴马政府启动的非洲能源项目“电力非洲”等。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以及选举获胜后不断在有关贸易和汇率问题上指责中国,甚至还在“一个中国”原则上频频对中国亮剑,但这种涉及中美双边关系的问题对于中非关系发展的挑战极其有限。相反,凭借近十多年中非关系的快速发展以及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不断提高,非洲国家不仅可以在“一个中国”问题上对中国施以援手(如近期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与台湾断交并迅速与大陆复交),中国也可以在特朗普政府削减对非援助和设置贸易壁垒时逆势而上地增加对非援助和加强中非贸易。事实上,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底南非约翰内斯堡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宣布的未来三年总额600亿美元的对非合作计划就是中国坚定开展对非合作和推动非洲发展的一个突出证明。特朗普政府若弃非洲而去或置非洲更加边缘化,并不意味着非洲崛起的故事由此就进入尾声或沦为空谈,相反,非洲国家可能会因此更快和更多地走近中国,通过与中国更紧密的合作弥补美国离开所造成的发展资金短缺和边缘化困境。

2016年10月24日,非洲知名独立无党派调查机构“Afrobarometer”发布题为《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持续加强赢得广泛积极评价》的报告。通过对来自非洲36个国家的5.4万民众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非洲人认为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和政治活动为各自国家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中国对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中国在非洲的商业贸易活动及中国制造的产品均得到积极评价。除了对中国在非洲经济发展方面所起的作用有好感以外,报告还显示,中国是受访者心中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受欢迎的国家发展样板。由此可见,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采取边缘化非洲的对非政策,那么目前在非洲处于排名第一受欢迎国家发展样板的美国恐怕就有可能迅速被排名第二的中国取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