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所长

盘点2016年世界乱局五大看点

2017-01-11

2016年的国际形势异常复杂多变,不确定性不稳定性与颠覆性戏剧性格外突出,“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其背后则是世界秩序深刻重塑以至失序无序。

S7.jpg

一是欧美国家反体制、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泛滥,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惊人。

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乏力,致使贫富分化、中产萎缩、民众不满。加之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市场竞争加剧,发达经济体倍感不安,对经济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立场倒退,保护主义抬头。其中,欧盟面临中东北非难民潮冲击,排外思潮与极右势力得势,“反欧盟”民意壮大;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政治外行”特朗普在11月8日的对决中凭借选举人票击败行家里手希拉里。他以“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为口号,鼓吹仇视穆斯林、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使得世界深感不安。

二是英国“脱欧”公投意外过关,影响国际格局演变。

英国于6月23日举行“脱欧”公投,投票赞同“脱欧”者竟然超过“留欧”,英国“脱欧”已难逆转。其深远影响是:英国的实力地位恐因此削弱,内部分化乃至分裂难以排除;欧盟的实力被削弱,其他成员国的效仿与欧盟的进一步分化难以排除。

三是叙利亚多年混战出现转机,大国角逐中东呈现“美退俄进”。

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出兵叙利亚并加大投入,叙政府军在俄军支援下不仅遏制住了“伊斯兰国”的蔓延势头,而且在与西方资助的反政府武装的较量中占据上风,12月份全面收复北部重镇阿勒颇。而土耳其7月发生未遂军事政变,政变被指与居住在美国的土耳其宗教领袖居伦有关,美土同盟出现严重裂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加强反恐向普京靠拢,土俄关系明显改善。不久前,俄罗斯驻土大使遇袭身亡,这将助推俄土接近。中东格局重组加快,美国影响力大不如前,俄罗斯后来居上。

四是“伊斯兰国”狗急跳墙,加剧恐怖主义在全球蔓延。

“伊斯兰国”由于遭多方围剿,生存空间被一再压缩,便利用难民危机等加紧对外渗透,在法国、比利时、德国、土耳其等地不断制造严重恐袭,导致欧洲“谈恐色变”。受“伊斯兰国”扩散及煽动影响,北非、西非、东非各股恐怖组织肆虐,美国“独狼”接连作案,阿富汗塔利班等组织也一再实施恐袭。

五是亚太热点此起彼伏,美国竭力喧宾夺主。

朝鲜接连进行两次核试验并发射“卫星”,加速推进核武器导弹化,引发半岛形势再度紧张。安理会先后通过两份严厉对朝制裁决议,中方提出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谈判思路。而美国却趁机塞私货,以朝鲜导弹威胁为借口,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将直接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中国对此坚决反对。就在此时,韩国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干政门”东窗事发,朴被迫于12月交出大权,韩国内政外交变数增大。

美国炒作菲律宾的所谓南海仲裁案,软硬兼施围堵中国,结果弄巧成拙。美国以“维护航行与飞越自由”、“遵守国际规则”、“反对将南海军事化”等为幌子,企图抹黑与孤立中国。不料该仲裁案的始作俑者阿基诺三世下台,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强调独立自主,抵制美国对菲内政外交的干涉,转而主张与中国开展互利合作,美国的如意算盘由此破产。

S8.jpg

展望2017年世界大变局,四大变数值得关注:

一是西方大国自私自利可能导致经济全球化裂变、停滞乃至逆转。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推崇经济民族主义与贸易投资保护主义,不排除对外搞贸易摩擦甚至贸易战的可能。意大利“五星运动”、法国“国民阵线”、德国“选择党”等极右翼政党也试图在各自的大选中脱颖而出。

二是大国关系重新洗牌。由于特朗普对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不满,认为美国“吃亏”,其本人及其团队有“亲俄、疏中”色彩,预料美俄矛盾趋缓,而中美竞合博弈的竞争面将更为突出。

三是中东战乱持续与格局重组。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不同于奥巴马,其执政团队中不乏主张加大对中东投入以优先解决“伊斯兰国”威胁的人,同时又对伊朗核协议表示怀疑。美俄角逐呈现新态势,不排除两国联手打击“伊斯兰国”。

四是全球治理迎来复杂新气象。葡萄牙前总理、联合国前难民事务高专古特雷斯即将于元旦正式履新联合国秘书长。由于美国新政府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持消极甚至否定态度,美国可能推卸减排责任,甚至变卦、食言和开倒车。